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九十一章晉級七星最後的測驗

第兩百九十一章晉級七星最後的測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榻之上,蕭炎正盤腿而坐,此時房間中的天地能量波t些劇烈,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正自蕭炎的體內涌滾而出,而他的衣袍,也是無風自動的被漲得鼓鼓的,凝重的臉龐之上,淡淡的青芒若隱若現。

隨著周圍天地能量一的不斷灌注進入蕭炎身體之內,其臉龐之上的青芒也是越來越濃郁,到得最後,青色光芒幾乎掩蓋了整張臉龐,而他的體內,氣勢也正在逐步的拔高著。

當拔高的氣勢達到某一個地步之時,周圍波動的能量,卻是驟然間猛的靜止了下來,連帶著能量的靜止,蕭炎身體上鼓脹的衣袍,居然也是猶如僵硬一般,動也不動。

這般詭異的靜止持續了將近十來秒時間,雙目緊閉的蕭炎猛然睜開,青色火焰瞬間翻湧而上,旋即迅速褪去,一股凌厲的精芒,在那漆黑眸子中乍然暴射。

身體保持著修鍊姿勢,蕭炎嘴巴微張,一口略微有些黑色的濁氣,被噴吐而出,黑氣繚繞而上,凡是它所觸碰到的東西,居然是被盡數腐蝕,當其一路上升著,將屋頂也腐蝕出了一個洞之後,方才在陽光的照耀下,逐漸化為虛無。

吐出濁氣之後,蕭炎眼中那凌厲的精芒也是悄然褪去,僵硬的衣袍,再度柔軟的貼在了皮膚之上,縈繞在房間之中的那股氣勢,也是被收回體內。

「七星斗師了么…」

微微握了握拳頭,體內那股力量充盈的感覺讓得蕭炎有些陶醉,他雖然知道按照先前的進度,遲早能夠進入七星級別,可卻是依然沒料到,這才僅僅吸收了三次納蘭桀體內的烙毒,便是讓得他自己提升了一個級別。

「斗王強體內的能量,果然是浩瀚澎湃啊,不過是吸收了三次而已,卻是已經足夠了讓我提升級別的能量…」蕭炎低聲喃喃道,身體古怪的扭了扭,聽著那從身體中出的一陣陣噼里啪啦的清脆聲響,不由得滿意的笑了笑:「這筆買賣,似乎挺划算的。」

雙掌撐在床榻之上,微微用力,身體矯健的彈射而出,然後凌空翻滾著輕落在了地面,蕭炎拍了拍手,環顧了一圈,皺眉嘀咕道:「怎麼還沒回來?」

皺眉沉吟了一會,沒有結果的蕭炎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明天便是煉藥師大會開始的時候,他現在需要去公會打聽一下那有關大會的各種比賽的事情以及模式。

出了旅館。蕭炎站在街道上四顧望了望。然後便是舉步對著那幢即使是隔得老遠都能看見高聳一角地煉藥師公會行去。

一路走去。蕭炎有些愕然現。在城市中地一些主幹街道之上。居然已經有著全副武裝地騎士部隊在巡邏著。顯然。這是因為煉藥師大會即將舉行地緣故。畢竟這麼龐大地盛會。萬一騷動了起來。對帝都地各種衝擊可是很大地。所以皇室自然是需要防範於未然。

緩緩走過幾條寬敞地街道。那龐大地煉藥師公會終於是出現在了視線之中。望著那比兩天前顯得更加擁擠地門口。蕭炎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很多煉藥師。都是想在這次地大會上嶄露頭角啊。

雙手負在身後。蕭炎慢吞吞地渡著步子行近公會。腳步一拐。便是擠進了人流之中。剛欲順著人流進入公會。身後不遠處卻是忽然騷動了起來。周圍地一道道目光。都是投射了過去。

前面地人流停止了進入。蕭炎也是被堵在了中間。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微皺著眉頭迴轉過頭。望向那騷動地源頭。

騷動地源頭是一輛極具貴族氣息地馬車。在馬車之前。兩匹渾身毛雪白得沒有絲毫雜質地駿馬安靜地矗立著。馬車周圍地金黃色錦簾之上。繪製著一頭渾身升騰著藍色火焰地異獸。異獸體型不小。整體面貌頗顯猙獰。看上去隱隱有著震懾人心地感覺。

「皇室的徽章…」盯著那頭不知何名的異獸徽章,蕭炎低聲喃喃道,作為加瑪帝國的人,對於加瑪皇室的徽章,他倒是能夠知道的。

馬車的周圍,有著十來名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陪伴著,目光掃過這些黑袍人,蕭炎眼瞳微縮,在他的感知中,這十來名黑袍人,居然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不愧是加瑪帝國皇族啊,實力果然不可小覷。

」心中略微驚嘆了一番,蕭炎將目光投向車簾處。

一名黑袍人舉步上前,恭敬的掀起車簾,在黑袍人掀起車簾之時,蕭炎清楚的感應到,周圍的其他黑袍人,在細微的移動中,已經快速的隱隱結成小圈,將馬車護在中間,同時一道道猶如鷹般銳利的目光,從黑袍中射出,然後來回掃視著周圍擁擠的人群。

在周圍眾人的注視之下,車簾之中,一隻雪白如玉的縴手伸探而出,優雅的握著車門處的把柄,然後,一道優美的倩影,便是徐徐走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出現的人兒,身著一套鑲著銀色紋路的紫色裙袍,精緻的容貌,在那皇室家族之中的熏陶之下,隱隱透著一抹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纖細小腰間,束著一條紫色衣帶,更是將那小蠻腰展現得淋漓盡致,她的年齡似乎並不是很大,看上去和沒易容前的蕭炎相差不多,俏臉上噙著點點微笑,頗顯得有些優雅與寧靜,不過每當她目光掃視過周圍的時候,蕭炎卻是現,這看上去似乎很淑女般的少女,水吟吟的眸子中竟會閃過許些古靈精怪的古怪笑意,顯然,這並非是一個如同其表面一般,喜歡安靜的主。

「女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苦笑著搖了搖頭,蕭炎收回了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