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九十四章結束

第兩百九十四章結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靜。

死一般的寂靜,原本熱鬧的大廳,頃刻間,鴉雀無聲,測驗機屏幕上閃爍的紅色光芒,照射在眾人臉龐之上,印射著滑稽的獃滯。

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閃爍的屏幕,奧托原本那因為蕭炎先前的表現而有些無奈的心中,此刻卻是猶如翻江倒海一般,將鐵木靈葉提煉八次,這種能力,幾乎都能夠和一些初入四品的煉藥師相提並論了,要知道,以奧托現在對火焰的控制能力,也不過僅僅只能提煉九次而已…

而蕭炎,在如此年紀,居然便是達到了這一地步,這般修鍊天賦,恐怕唯有兩字可以形容:妖怪!

奧托從沒有看低過蕭炎對於煉丹的天賦,可如今蕭炎所表現出來的,卻是依然讓得他明白,他對蕭炎的高估,還是低了…

「這傢伙,想必應該早就具備了考核三品煉藥師的能力了吧,唉,隱藏得夠深的啊,害得我一個老頭子這般膽顫心驚的…」心中喃喃了一聲,奧托望著面前青年那平靜的面容,苦笑的搖了搖頭。

大廳之中,寂靜的氣氛持續了許久之後,終於是逐漸的舒緩過來,一道道隱含著敬畏,好奇,嫉妒等等各色的目光,不斷的對著那一道單薄的背影射去,現在,終於是再沒有任何人,敢露出先前蕭炎進入時的那般眼神。

小公主貝齒輕咬著紅唇,眼眸中的震撼緩緩褪去,目光掃向蕭炎,想起先前的那番態度,眸子中閃過許些無奈與忿忿:「這傢伙,故意隱藏實力讓人看不起,有受虐病啊?」

當然,以現在蕭炎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小公主這番話自然是只能在心裡說說,她也清楚自己先前的態度,肯定也是讓得蕭炎心中對她有著幾分厭意,所以她也並未選擇什麼立刻上前說著道歉話語的討好舉動,雖然或許蕭炎會是一個隱藏著實力的優秀種子選手,不過這也並不能讓得身為皇室小公主的她,低聲下氣的想要與他結交…不過,說實在的,與一名如此優秀的人失之交臂,這也還是讓得小公主心中有些悻悻。

在小公主暗中嘀咕之時,一旁的柳翎,英俊的臉龐也是變得有些陰晴不定,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閃爍的紅色分數,看他的模樣,似乎很是懷疑那測驗機的真實性,九分,天啊,那可是比他足足高了兩分啊!這對骨子極為高傲的柳翎,有些難以接受。

大廳之中的眾人,在這番震懾性的成績之下,表情各異,頗為精彩。

輕咳了一聲。切米爾將獃滯中地眾人驚醒了過來。眼神複雜地望著面前那容貌平凡地青年。良久之後。輕嘆了一口氣。道:「唉。看來我還真是地老了。居然差點……不過岩梟小友還真是隱藏得夠深啊。以你地這般能力。你胸口上地二品徽章。可是有些不配你地身份了啊。」

經過蕭炎地這般有些恐怖地成績。切米爾對他地稱呼。也是在不自覺間開始有了許些變化。不管蕭炎確切實力如何。光是這手對材料地提煉。那就不是一般煉藥師能夠做出來地。更何況。蕭炎現在地年紀與潛力。才是讓得切米爾真正正視地原因。二十歲左右年紀。便能將鐵木靈葉提煉八次。這就算是當年地古河。恐怕也不可能辦到吧?

而…最最重要地。能夠教導出如此傑出地學生。那麼他背後地老師。將會是何種實力?

清楚地感應到對方語氣中某種態度地隱隱轉變。蕭炎倒是平靜地笑了笑:「副會長大人說笑了。我也只是在控火這一項有點擅長罷了。其他地。不值一提。」

經過這次震懾全場地測驗之後。切米爾等人自然是不會再相信蕭炎地這種話。附和著笑了笑。權當是以為他還想繼續隱藏著實力。

「老奧。眼光很不錯啊…」偏過頭來。切米爾拍著那從震撼中回復過來地奧托地肩膀。笑道。

「這事,也很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僅僅一年時間而已,這小傢伙便是提升到了這般地步,當初他在我公會考核二品煉藥師的時候,距離現在,可還差得遠呢,這進步速度,實在是讓人咂舌。」雖然周圍那些老傢伙的艷羨目光讓得奧托很爽,不過他還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嘆息道。

「算了,還是別管這些了,先公布測驗結果吧。」撫摸著花白的鬍鬚,奧托瞧得蕭炎平靜的臉色,也不再這裡繼續糾纏,提醒道。

「這還用公布希么?岩梟的成績自然是最佳,柳翎其次,月兒排後,除了先前沒有達到要求的人之外,其他的差不多都算是通過了。」切米爾笑了笑,旋即轉過身來,對著蕭炎眾人,正色道:「先恭喜你們通過了公會的內部測試,明日,便是煉藥師大會開始的時候…你們應該清楚,這種大會,除了本

藥師之外,還有其他國家的一些優秀煉藥師也會參加tt實力,同樣不可小覷,你們可要盡最大的力量,壓過他們,不然的話,若是我們帝國的大賽,被別國的煉藥師給拿去了冠軍,那可著實有些丟臉了啊…」

「是!」

為國爭光這頂大帽子扣下來,頓時讓得這些初出茅廬的青年有些熱血沸騰,興奮的應喝聲,整齊的響徹在大廳之中。

雙手懶散的插在袖間,蕭炎淡淡的望了一眼周圍那些情緒高漲的年輕人,這些人中,除了包括柳翎在外的少數幾個人之外,其他的,都是臉龐或多或少的有些激動的漲紅。

眼角斜瞥著柳翎那略微有些陰沉的臉龐,蕭炎嘴角微掀,顯然,這傢伙還在為測驗輸給了他而耿耿於懷。

手指隨意的在袖間輕彈著,切米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