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九十七章聚會木戰

第兩百九十七章聚會木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兩百九十七章聚會。木戰

兩百九十七章聚。木戰

從煉藥師公會出來之後。蕭炎便是直接回到了居住的旅館之中。在其中調息了幾個小時。直到狀態回復到巔峰後。這才再度出了旅館。然後一路對著納蘭家族行去。開始今天的驅毒療程。

雖然明知道每替納蘭桀驅一次毒。自己體內的烙毒便是變的越加濃郁。可為了那烙毒中所蘊含的雄渾能量以及七幻青靈涎。蕭炎也只的繼續這般下去。不過不管烙毒如何變態。他倒還不是極為的擔心。畢竟有著青的心火的護體。就算到時候烙毒爆發了。蕭炎也有信心與之抗衡。

經過這幾天每次出門納蘭桀與納蘭肅的親自送行。現在整個納蘭家族的人都認識了蕭炎這個有著冷漠表情的青年。所以瞧的他的身影。不僅沒有任何人出身阻攔。而且在與其肩而過時。還會恭敬的彎身行禮。

此時的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不過納蘭家族中。卻依然是燈火通明。來往的族人在路上穿梭著。宛若集市一般。

輕車熟路的走過幾條小道。納蘭家族那寬敞的大廳又是出現在了視線之內。蕭炎慢吞吞的走近。一陣陣的喧嘩笑聲夾雜著許些音律。從大廳中傳了出來。這讓的喜靜的蕭炎。眉頭微微皺了皺。

緩緩行近大廳。蕭炎抬眼瞟了瞟。卻是瞧見寬敞的大廳中有著不少人坐立其中。互相笑談間。儼然一副歡樂聚會的排場。

站在門邊。蕭炎目光在大廳中掃過。有些驚訝的發現。不僅柳翎以及那小公主在這裡。就是連雅妃。也是在其中。此刻的她。身著一套紅色緊身旗袍。一條雪白的狐裘披肩。為她平添了幾分雍容華貴。優美迷人的曲線。讓的大廳中不少男人的視線偷偷投射了過來。

「看來似乎來的不是時候…」

望著這熱鬧的大廳。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欲轉身回去。女子柔和的聲音。忽然從一旁傳了出來:「岩梟先生。既然來了。便請進去歇息一下吧。」

的聲音。蕭炎偏過頭去。望著那微笑著站在柱子旁的嬌貴美人。淡漠的臉龐不由自主的略微緩了一點。不過緊接著。臉龐便是再度回復冷漠。道:「不用了。納蘭小姐。我這人喜靜。不太喜歡這般場合。」

出現在柱子旁的美人。自然便是納蘭家族的掌上明珠納蘭嫣然。她此時俏立在柱子旁邊。精緻絕倫的俏臉上噙著許些柔和笑意。身體上那套雲嵐宗弟子方才能夠穿戴的寬袖月白色裙袍。在偶爾間。凸顯出其下的曼妙曲線。在身材的比較間。她似乎絲毫不比雅妃遜色。只不過兩人的氣質。卻是截然不同。

瞧著如今的納蘭嫣然。蕭炎不的不承認。這三年來。她的確是從當初那嬌蠻的少女。蛻變成了一個擁有著脫俗氣質的成熟女人。這樣的女人。若說她能夠讓的萬千男人為之追逐。也並不奇怪。

不過不管納蘭嫣然再如何變化。可那猶如烙印一般印在蕭炎記憶中的。始終是當初那個在蕭家強行逼迫退婚。並且讓的他的父親極為難堪的蠻橫少女。所以。蕭炎對她。一直是難以現出什麼好臉色來。

「岩梟先生。聽說這次的煉藥師公會內部測試。你的成績很不錯啊。」這幾日的見面。一直見到蕭炎張冷冰冰的臉龐。所以納蘭嫣然倒是並未因為他現在的臉色而後退。緩緩走上前來。笑吟吟的道:「恭喜了。」

嗅著那繚繞在身旁的香風。蕭炎腳步不可察覺的對著另外一旁移了移。對於納蘭嫣然為何能夠知道煉藥師公會內部測試的結果。他並未感到如何詫異。以納蘭家族在加瑪聖城的勢力。想的到這點情報。倒還不是很困難。況且。那柳翎為了討好她。什麼東西不會說…

「僥倖。」淡淡的搖了搖頭。蕭惜字如金的吐出兩字後。便是再度保持了沉默。說話間。他連眼光都並未瞟向納蘭嫣然。

蕭炎的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讓的納蘭嫣然有些頭疼。這麼多年來。面前的青年。還是第一個對她如此冷淡的男人。苦笑著搖了搖頭。也不再想繼說話。然而剛想退回去時。一道酥麻的讓男人腿軟的輕笑聲。忽然在兩人後面響了起來。

「呵呵。納蘭小姐。裡面的好多人可在等著你呢。你卻是在這裡悠閑的陪人聊天。」

的這道熟悉的笑聲。蕭炎這才轉過頭來。望著那正端著一杯紅酒。懶的斜靠著大門的嫵媚女人。冷淡的臉龐。略微解凍。

「嗨。岩梟先生。我們又見面了哦。」笑吟吟的走上來。雅妃沖著蕭炎揚了揚玉手中的透明酒杯。狹長的美眸。透著猶如狐狸精一般的狡。

「怎麼?岩梟先生和雅妃小姐很熟?」聽的雅妃的招呼聲。納蘭嫣然眉不著痕迹的揚了揚。微笑著問道。

「我與岩梟認識了好幾年。關係挺不錯的。」雅妃嫣然笑道。眼波流轉間。掃向蕭炎。含笑道:「你說是吧?岩梟先生?」

聳了聳肩。蕭炎順手取過雅妃手中的酒杯。然後在後者那略微泛著許些緋紅的俏臉下。將之一飲而盡。笑道:「你怎麼來這裡了?」

一把從蕭炎手中奪過酒杯。雅妃俏臉微紅的嗔道:「你這人。太沒禮貌了…」

蕭炎笑眯眯的望著雅妃那紅潤的臉頰。後者那迷人的風情。實在是讓人心動。難怪當初在烏坦城。無

為了一窺雅妃的容顏。擠破了頭的往拍賣場跑。

「父親當初似乎也有點這苗頭啊。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麼好行為…」手掌緩緩磨挲著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