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九十九章納蘭嫣然的出手

第兩百九十九章納蘭嫣然的出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兩百九十九章納蘭嫣然的出手

兩百九十九章納嫣然的出手

大廳之中。★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眾人滿臉驚訝的望著蕭炎。他們可沒想到。這位看上去應該是擅長煉藥的青年。竟然在戰鬥方面。絲毫不比木戰遜色多少。先前的輪閃電交鋒。時間雖短。可明眼人都知道其中的兇險。

木戰在帝都年輕一代中。戰鬥天賦幾乎可以說是名列前茅。而加瑪聖城中。也少有同齡人能夠和他戰的不分上下。特別是經過這兩年軍營歷練。現在的木戰。無疑是比以前更加強橫與兇悍。然而在先前的那番交戰中。他卻似乎並未佔多少上風。

雖說這次的戰鬥。木戰並未動用全力。甚至連鬥技都未曾施展。然而眾人也並不會忘記。那位長相平凡的青年。同樣是完全在憑藉著身體本能在戰鬥。

「沒想到這岩梟戰鬥力竟然還這般不錯…」驚愕的望著蕭炎。小公主訝然道。她最是清楚不過木戰在戰鬥方面的天賦了。然而在剛才。他卻並未將岩梟揍的極其狼狽。反而兩人是以互不分上下而結場。

柳翎嘴角微微抽了抽。沒有見到想像中蕭炎被揍的落花流水的場景。他此時的心情跟並不是如何的好。聽的小公主話語中的詫異。他心中略有些不愉。淡淡的道:「若木戰真的是放開手腳全力來戰。我敢說。岩梟絕不是對手!」

「呵呵。或許吧。」小公主不置可的笑了笑。身為女性。她的觀察自然是要比心懷芥蒂的柳翎要仔細許多。在木戰退後之間。她分明的瞧見。這個傢伙的腳。退後間。略微有些不自然。看來。在先前的那一擊對轟間。木戰似乎受了點暗創。

「岩梟。你沒事吧?」

心焦望著退後的蕭炎。雅妃急忙上前。擔憂的問道。在說話的同時。縴手已經拉住了前者的衣袖。顯然是不想他再上去戰鬥。

「沒事。」蕭炎微微笑了笑。袖袍下。拳頭縮進袖袍中。微微顫抖著。將拳頭上的那股疼痛感緩緩驅逐。

「這傢伙。實力果然很強。看樣子。應該在斗師八星甚至九星間…」感受著拳頭上傳來的一波波痛感。蕭炎在心中暗自猜測道。

「不過…想必他此時也不好受吧…火克木。青蓮的心火的那一次灼燒。可讓的這傢伙吃了個暗虧。」蕭瞟了一眼木戰的腳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木戰一臉凶氣的死盯著蕭炎。腳掌傳來的劇痛。讓的他嘴角不斷抽搐著。體內鬥氣迅速流轉。然後包裹上了腳掌。將之渲染成淡淡的綠色。

木戰的鬥氣。是屬於木屬性鬥氣。這種鬥氣。有著一定的療傷作用。因此。隨著鬥氣的繚繞。木戰那受傷並不算太過嚴重的腳掌。又是逐漸的恢復了過來。

「小子。很不錯嘛…沒想到你一個養尊處優的煉藥師。居然還懂的如此凌厲的戰鬥方式。」木戰沖著蕭咧嘴一笑。猶如一頭呲牙咧嘴的猛虎。凶氣盎然。這個傢伙。若是放在戰場之上。定然是一名難的一見的凶將。

蕭炎冷笑不語。青色鬥氣依然繚繞在身體表面。沒有絲毫的放鬆。

「不過…。不管你是誰。都不要動我喜歡的女人!」

臉龐上的笑意。驟然消失。木戰一聲厲吼。雄渾的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鬥氣翻騰間。一套有些模糊的鬥氣鎧甲。竟然逐漸的出現在了他的身表面。

望著木戰身體表面的鬥氣鎧甲。蕭炎眼瞳微縮。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能夠召喚出大斗師方才能夠具備的鬥氣鎧甲。雖然他現在的鎧甲僅僅只是初具雛形。不過防禦力。卻是遠遠超過了斗師的鬥氣紗衣。

「這傢伙要動真格的了…」心中喃喃了一聲。蕭炎臉龐逐漸凝重。心神運轉間。一縷縷青蓮的心火被從氣旋之中的納靈內扯了出來。然後在經脈間飛速穿梭著。隨時準備著爆發出屬於它的恐怖能量。

「木戰。你個瘋子。住手!」望著那還不肯罷休的木戰。雅妃氣的俏臉鐵青。

沒有理會雅妃的怒喝。木戰身體表面上的鬥氣越來越濃郁。一股強橫的氣勢。從其體內升探而出。將大廳中一些實力稍弱之人。壓迫的臉色微變。

「我說過。誰敢碰你。我就殺了誰!」

腳掌轟然落的。一道道裂縫。猶如蜘蛛網一般。從落腳之處飛速的蔓延開來。木戰的身體略微前傾。然後咻的一聲。化為綠色影子。對著蕭炎暴射而去。沿途所過之處。一道一尺深的溝壑。一路蔓延而來。

整個大廳。在此刻變的一片狼藉。

感受到木戰身體之上繚繞的兇悍氣勢。蕭炎臉色凝重的將面前的雅妃拉扯在身後。袖袍中

處。青色火焰開始了詭異的跳躍…

木戰的速度極為迅猛。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蕭炎面前不遠。高高的舉起拳頭。拳頭之上。赫然布滿著尖銳的綠色木刺。看上去極具攻擊力。

「青木刺!」

一聲壓抑的低吼。木戰那布滿綠色木刺的拳頭。夾雜著一股尖銳勁氣。狠狠的對著蕭炎砸了過來。

漆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視著越加接近的拳頭。那股壓迫勁風。將蕭炎身體上的衣袍。壓的緊緊貼在皮膚之上。

袖袍之中。青色火焰。在這般壓迫下。也是翻騰的越加歡快。熾熱的能量。急速凝聚著…

就在蕭炎即將使用青蓮的心火反擊之時。眉頭忽然有所感應的微微皺了皺。旋即略微前傾的身體。停頓了下來。在同一時刻。一道清冷的嬌喝聲。在大廳之中響了起來。

「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