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零四章法獁夭夜大會開始三更合一包括了五百票的加更

第三百零四章法獁夭夜大會開始三更合一包括了五百票的加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零四章法獁。夭夜。大會開始!

三百零四章法。夭夜。大會開始!

翌日。蔚藍天空。萬里無雲。陽光溫暖而不顯熾熱。偶爾輕風拂過。帶走城市之中的喧嘩。讓的人不僅有些神清氣爽的感覺。

今日是加瑪帝國的一大盛事-八年一屆的煉藥師大會。將會在今日。拉開帷幕!

自打第一抹陽光突破大地的束縛。照射在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之上時安靜的街道之上。便是開始出了三三兩兩身著煉藥師長袍的人影。

這些身份高貴的職業。平日常人頗難瞧見。因為他們的強大以及那無以倫比的重要性。所以。煉藥師在常人的心中。顯的很是有些神秘與敬畏。而今日。這些地位高貴的煉藥師。卻是猶如螞蟻出洞一般。從帝都的各處歇榻之處。接連不斷的蜂擁而出。雖然他們的行走路線不同。可他們的終點。卻都是那矗立在城市之中的古樸煉藥師公會。

今日加瑪聖城之中的所有商鋪。開門都是比以往更早。無數人從暖和的被窩中爬起。然後站在大門口。望著那些匆匆忙忙行走在街道之上的大群煉藥師目光中。充斥著火熱與敬畏。

這幾日的煉藥師大會。將會是加瑪聖城一年之中。最熱鬧與火暴的時期…

平日難的一見的煉藥師。今日卻是鋪天蓋地的以軍團規模出現。這種壯觀的場景。也只有八年一次的煉藥師大會。方才能夠有幸瞧見…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蕭炎也同樣是早早的起了床。盤坐在床榻之上安靜的調息了一個小時左右。待的己身狀態達至巔峰後。方才緩緩睜開眼來。

懶散的扭了扭身子。的那體內響起的噼里啪啦聲蕭炎微微笑了笑行下床來。走出內廳。一眼便是瞧見了那站在窗戶邊地海波東。

「起來了?今日這加瑪聖城出現地煉藥師。我想恐怕將會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數量不愧是煉藥師大啊也只有這種盛會。方才有能將帝國之內的這些煉藥師給召喚而來啊。」海波東目光望著大街之上不斷閃過的煉藥師。不由的嘖嘖讚歎道。

「煉藥師也是人。他們自然也需虛榮與認可…這煉藥師大會則是最好地舞台。」蕭炎自了一杯熱茶。淺淺地抿了一口。淡的笑道。

海波東轉過身來。著蕭炎。笑道:「其實我很疑惑。以你的本事。竟然還會有心思來參加煉藥師大會。雖然這種盛會難的一見。不過似乎並不太符合你的實力吧?」

蕭炎笑了笑。雙手捧著茶杯輕笑道:「沒辦法啊。誰讓這次大會地冠軍獎勵讓我心動了呢…那「融靈丹」的藥方。對我很有用…」

「你雖然不是煉藥師。可想必也應該知道藥方對於一名煉藥師來說。擁有著何種的誘惑力。那六品藥方在我眼中。不會比一種地階鬥技的魅力小。」

無奈的搖了搖頭。海波東撇嘴道:「以你的實力去參加這大會。那就如同是一個斗皇強者闖進了一群斗者的比試場一般。」

「你也太高看我了…」微微搖了搖頭蕭炎笑道:「若是放在施展了佛怒火蓮以前。要取的大會冠軍自然是易如反掌。可如今…靈魂力量受到重創。實力可是大不如前了啊。而煉製丹藥。最重要的。便是靈魂力量。所以如今參加大會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啊。」

「呃…不會那麼嚴吧?一個能夠煉製六品丹藥的煉藥大師。如果在這種小輩地比試中輸了。那…」海波東臉色古怪的望著蕭炎。道。

「那就丟人了是吧&#39」

笑著接了下去。蕭炎站起身來。微笑道:「如果這點心態都沒有。還如何去追求更加遙遠的煉藥師之路?」

「好了。時間也快差不多了。走吧…」將茶杯放下。蕭炎笑了笑。轉身對著房門處行去。身後海波東無奈的搖著頭。只的跟上。

走出房間。行下館。蕭炎身上那套二品煉藥師長袍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過對於這他倒是沒怎麼在意。目光隨意的從門口經過的幾名煉藥師身上掃過。後便是緩緩行了出去。

走在大街之上。那些不斷射來的敬畏好奇目光。讓的蕭炎抿著嘴。嘴角著許些笑容。

寬敞地街道兩旁。身姿婀娜的窈窕少女們。低笑調笑著。將嬌羞與崇拜地視線。投向行走街道之上的那些煉藥師們。對於這些處於花樣年齡並且充滿著幻想的&#39女們來說。神秘而深沉的煉藥師。幾乎是猶如磁鐵一般。緊緊的吸引著她們的視線。

在這個時代。煉藥師。甚至比那些童話中的王子。更容易讓的少女們春心蕩漾。由此可知。煉藥師在這個鬥氣為尊的大陸之上。擁有著何種高貴的地位。

城市之中。洋溢的鬧與激情。將帝都那顯的頗為嚴謹莊嚴的氣息。沖洗的蕩然無存。而感受著城市中這股激情。蕭炎那平靜的心臟。也是悄悄的加速了一點跳動。不管他定力再如何出色。可到底只是個年輕人。只要是年輕人。心中便是有著幾分輕狂與桀驁。年輕人。最讓人羨慕的。便是那充滿朝氣的奮鬥。未了成功。而堅持不懈。

緩緩的對著煉藥師公會行走而去。蕭炎的目光偶掃過那些插身而過的煉藥師。心中暗自有些詫異的喃喃道:「看來這大會的吸引力還真是不弱。不僅本國的煉藥師蜂擁而來就是連別的國家也是跑來了不少啊。不知道大會期間。會不會忽然冒出一匹別國的黑馬…那樣的話。可就是有些好玩了啊。」

心中惡意的這般想著。蕭炎面上並未表露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