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零六章驚心動魄五千今日九千字到

第三百零六章驚心動魄五千今日九千字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零六章

安靜的站在青石台之前,蕭炎將面前的那尊赤紅鼎爐稍稍推開了一點,現在的他,並沒有和其他煉藥師一樣立刻將火焰召喚出來進行煉製,而是安靜的捧著那張薄紙,微皺著眉頭,仔細的研讀著上面那些寥寥可數的資料。

磨刀不費砍柴功,這點道理,蕭炎還是清楚的明白,機會只有兩次,任何一點疏忽,都將會造成失敗。

這次考核所需要煉製的丹藥是一種名為「生骨丹」的二品丹藥,顧名思義,這是一種用來治療那些傷勢頗重的丹藥,這種療傷性的丹藥,一般來說,都並不算得太過珍貴,這種「生骨丹」,放在市面上,恐怕也就幾百或者上千金幣的價值而已,這與那些能夠提升鬥氣以及其他作用的丹藥來說,這個價值,顯得有些寒磣。

煉製「生骨丹」,總共需要六種藥材,在所有二品丹藥中,倒也不是算極其的繁複,不過這種「生骨丹」,明顯是公會特意配置出來的新型療傷葯,所以即使蕭炎見識過不少療傷葯,可卻依然對這「生骨丹」有些感到陌生。

但是雖然療傷丹藥五花八門,稀奇古怪,不過所謂殊途同歸,這些療傷葯煉製的大致脈絡,倒是相差不多,只是複雜程度不同而已,況且這種丹藥也不是極其的繁瑣,只要煉藥術的實際操作不弱,還是能夠順藤摸瓜的摸索出「生骨丹」的煉製方法。

所以,即使藥方只是給了煉藥時大致所需要注意的東西,可只要順著感覺來的話,想必應該還是能夠成功的…

將薄紙上的所有資料全部詳細的記在腦中,蕭炎緩緩閉目,片刻後,方才逐漸睜開,輕吐了一口氣,將薄紙放在台上,轉頭望了望,發現小公主與那柳翎,竟然已經是在催動著火焰,開始著手煉製了。

兩人葯鼎中所催動的火焰,都是相同的深黃色,這是完全用鬥氣所催化出來的火焰,不過蕭炎卻是相信,這應該並非是兩人的底線,或許,他們都有著隱藏的底牌,以他們的身份,擁有底牌,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這兩人,不管脾氣性子如何,可實際操作的確很強啊…」心中輕嘆了一口氣,自打開始接觸煉藥術以來,蕭炎滿打滿算,也不過方才學習了三年時間,而對於小公主,柳翎這種或許從小就在他們老師身邊接受培養的人來說,某些方面,蕭炎自然是有些追趕不及,畢竟就算他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在這般短的時間內,追趕上別人十幾年的成就。

而也正是因此,所以即使是小公主這般年紀便是達到了三品等級,可蕭炎卻依然沒有絲毫受到打擊的感覺,對方天賦本就不弱,加之接觸煉藥術多年,有如此成就,倒也並不是太過出人意料。

此時。距離考核開始。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時間。而在這短短地十幾分鐘間。巨大地廣場上。便是時不時地有著紅光閃爍。而紅光閃爍地石台後。那些失敗地煉藥師們。則只能面紅耳赤地選擇頹喪退出。對於某些喜歡中規中矩煉製丹藥地煉藥師們來說。這種劍走偏鋒地考核。幾乎是要了他們地命…

淡淡地瞟了一眼從前方耷著腦袋。滿臉哭意地對著場外行去地一名煉藥師。蕭炎搖了搖頭。不再理會。將自己地心神。完全地投入到了即將開始地煉製中。

將暗紅地鼎爐端正地擺放在自己地面前。蕭炎搓了搓手。手指一翻。一枚紫色地藥丸。便是出現在了雙指之間。

屈指輕彈。紫色藥丸徑直彈射進蕭炎嘴中。緩緩嚼動著。片刻後。嘴巴猛地一張。一團紫色地火焰。噴吐而出。旋即被蕭炎握在了掌心之上。

「哇?紫色地火焰?」因為身處全場最受矚目地位置。再加上先前那拉風地出場。因此不論貴賓席以及觀眾席上。都有著無數人在時時刻刻在關注著蕭炎地一舉一動。瞧得他忽然搞鼓出了艷麗地紫色火焰。當下響起一陣陣驚呼聲。

雖然龐大地廣場上。並不乏一些顏色稀奇古怪地火焰。可蕭炎那用嘴巴吐出來地奇異方式。卻依然是將很多目光扯了過來。

「紫色火焰?」望著蕭炎手掌上的那團紫色火焰,法獁微微愣了愣,旋即輕笑道:「這小傢伙果然是有些底子啊。」

聞言,一旁的海波東撇了撇嘴,與蕭炎相處了那麼久的時間,他最是清楚不過這個傢伙的底細了,這種紫色的火焰,僅僅只是他所掌控火焰之中最弱的一種罷了,另外那種陰冷的白色火焰以及輕靈的青色火焰,可是連海波東都有所忌憚的恐怖異火啊。

紫色火焰,在蕭炎手掌之上猶如精靈一般的靈活跳躍,片刻之後,蕭炎手掌輕揮,紫色火焰直接被拋射進了火口之內,頓時,洶湧的紫火,便是在葯鼎之內升騰著燃燒了起來,冰涼的鼎爐,迅速的升溫著…

當鼎內的溫度升高到某一個界限之時,蕭炎手掌貼在了火口處,緩緩閉目,靈魂力量探升而出,逐漸的控制著紫火的升騰。

由於對紫火的控制力,遠遠沒有對青蓮地心火精細,所以此時的蕭炎,也只能用手接觸著葯鼎,方才能夠精確的控制著紫火,若是在此刻也學著青火那般離手操控,恐怕本來就已經很高的煉製失敗率,將會再次暴漲…對於這隻有兩次機會的考核上,蕭炎實在是不敢冒那種險。

紫色火焰,在蕭炎靈魂力量的控制下,極為順從的壓制著自己的溫度,沒有絲毫的反抗,這般過得片刻之後,蕭炎手掌一招,石台上的一株藥材,便是被吸進手中,輕輕捏了捏,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