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零七章測驗神秘的灰袍人兩更合一

第三百零七章測驗神秘的灰袍人兩更合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零七章測驗。神秘的灰袍人!

三百零七章測驗。神秘的灰袍!

抬頭望著那枚飛射而出的渾圓丹。蕭炎臉色平靜。手掌一招。★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一股吸力將之扯進了掌心中。

在丹藥入手的那一。巨大沙漏之中的最後許些沙粒。終於是完全的傾灑而下。頓時。喏大的廣場之上。上百道紅色光芒。從那些依然還未煉製出成品丹藥的鍊師面前的石台上。亮了起來。

失望的望著面前閃的紅色光芒。些煉藥師。只的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將各自的葯收回。滿臉頹喪的對著廣場之外行去。

站在青台後。蕭炎望著那些陸陸續續退出的參賽者。目光四處看了看。有些錯愕的發現。這僅僅是第一輪的考核。竟然便是把將盡三分之一的參賽者給淘汰了出去。這實在是讓他不的不感嘆。大會的嚴格與苛刻。

把玩著手中的那枚丹藥。蕭炎轉了轉頭。將目光投向一旁的柳翎。此時這個傢伙正笑眯眯的拋著手中的丹藥。滿臉的的意之色。瞧的蕭炎望過來。他將丹藥穩穩的握在手中。沖著他笑吟吟的道:「岩梟先生。運氣不錯的啊。竟然是在最後一刻把丹藥煉製了出來…你可是內部測試成績的最佳者哦。若是連這關都不過了。那可真是玩笑開大了。」

瞥了一眼柳翎那瑟的模樣。蕭炎淡淡的笑了笑。道:「反正這東西只要是煉製了出來。是過關。第一刻與最後一刻。似乎也沒什麼區別…」

「岩梟先生這話可是有些自欺欺人了啊。能夠在這有著無數優秀煉藥師參賽的大會上。以最快的速度煉製出丹藥。那也是一種無可否認的本事啊。」柳翎笑道他自然是不願意蕭炎一句話便他的成績給消減去了。

「呵呵。或許吧…」聳了聳肩。炎不再與他多費口舌轉過與一旁的小公主笑著拱了拱手。然後便是抬頭望著貴賓席之上的法獁。等待著他的開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呼…」

貴賓席上。奧托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用袖袍抹去額頭上的冷汗。對著一旁同樣滿臉冷汗的弗蘭克苦笑道:「這個傢伙不管什麼事都總是喜歡搞的這般驚險萬分他難道就不知道替我們這些老傢伙著想一下么?這種驚心動魄的事。我們可沒有他那麼好的心。」

弗蘭克同樣是一臉苦笑。當然。苦笑之餘還有著一慶幸:「不過還好總算是趕在後一刻完成了驗。不然的話。內部測試的最佳成績者。竟然是連第一都過不了的話。那可才真的是丟人丟大了啊…」

聞言。奧托也是深有同感的點著。如果真那樣了。那就好玩了。他直接捲鋪蓋回黑城吧…

法獁站在前台位置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巨大的廣場。目光微微掃動著。望著那已經被洗刷了三分之一的參賽者。輕笑著,了點頭。雙手略微虛壓。喧鬧的場的頓時逐漸的安靜了下來。

「恭喜還站在廣場中的你們成功的通過了第一輪的大致測試。不過這還並未完全結束…」法微笑:「大家想必也知道。有些狡猾的小傢伙。總喜歡搞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他們或許也是成功的煉製出了外形看似渾圓的丹藥不過。那種有絲毫療傷效果的丹藥。基本上與丹藥二字。沒有絲毫關係…所以。接下來。我們便是測驗你們所煉製出來的「生骨丹」。究竟是否達到了藥方的要求…」

法獁那略微有些嘶啞的聲音。緩緩的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著:「現在。請諸位參賽者。尋找到你們青石台左下角的一個綠色按鈕。然後按下去。」

聞言。蕭炎目光石台上掃了掃。最後停留在了左下角那個並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有些愕然的發現。在那裡。原來錯落的分布著幾個顏色不同的細小按鈕。手指依言的停留在綠色按鈕之上。蕭炎輕按了下去。

隨著按鈕的按下。潔的青石台忽然一陣細微的顫抖。在檯面上。一個石板。緩緩的凸出。的升出半尺後。表面上的石板。微微凹陷。最後露出一個細小的黑。

「這是一台測驗機。將你們煉製出來的「生骨丹」投入進去。若是達到了要求。台前的玉鏡會亮起綠光。而若是沒有達到。則是紅光。那便代表著失敗。失敗的結局。便是退場…另外。綠光越盛。那則說明他所煉製出來的「生骨丹」最符合藥方所記載的特效。反之。紅光越盛…那就說明…你煉製出來的根本不是「生骨丹」。而是一種毫無半點效用的丸子。當然。如果它能充飢的話。也還是有點作用…」

的那響徹在廣場上空的幽默笑語。觀眾席以及貴賓席上皆是響起一陣笑聲。而那廣場中。卻是有著不少煉藥師臉色忽然的變了變…

「呵呵。好了。諸位。開始吧…」

手指輕輕的捏著渾的丹藥。蕭炎平靜的望著那漆黑的測驗機洞口。可卻並未急著投進去。反而是將目光掃向四周。

此時。已經開始有著煉藥師將手中的丹藥投了進去。在丹藥投入測驗機之後不久。空曠的廣場之上。赫然間變的色彩斑斕了起來。或強或弱的綠紅兩色光芒交織閃爍。互相印襯著欣喜與陰沉…

「媽的。狗屁的驗機…」一名二品煉藥師。臉色陰沉的怒視著那閃爍著紅芒的玉鏡。那裡的紅芒。幾乎是整個廣場上最濃郁的一處。因此。無數錯愕的目光。都是投注在了這個臉色陰沉的青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