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三百一十一章詭秘的黑袍人

順著街道。蕭炎一路對著所住旅館行去。★泡書吧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沿途之上。周圍那些指指點點的崇拜目光。讓的他有些頭疼。不的已加快了腳步。轉過幾條街。最後竄進了旅館。直奔己的房間。

推開房門。蕭炎將房門關好。背靠著房門。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揉了揉額頭。臉龐上略微有些疲倦。兩輪考核。雖然看似簡單。可暗藏的玄機卻是讓的蕭炎大為傷神。加上最後與那灰袍少年比拼速度。更是的疲憊加深了一些。控制異火。本來就是一件極為耗神的精確工作。

甩了甩頭。蕭炎行進屋子。在臉拂了一些冷水。讓的自己清醒了許多。然後快步進入內廳。在床榻之上盤坐坐下。強忍著一頭倒下就睡的衝動。眼眸微閉著。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深吸了幾口氣。努力使自己的氣息平穩而下。最後緩緩進修鍊狀態。

經過這些年的歷練。炎早已清。在精神疲憊之時修鍊。能取的事半功倍之效。雖然這種狀態並不如何稀罕。可不管天賦再如何超凡。但想要成為強者。那都是需要經過日積月累。葯老曾經說過。只有厚積才能薄發。這才是強者統之道。而對此。蕭炎也是深以為然。

隨著蕭炎逐漸的進入修鍊狀態。略微起伏的胸膛。也是悄悄變安穩而下。好半晌之後。方才有著細小的起伏。而此。周圍天的微微波動一縷縷肉眼可見的能量氣流。順著蕭炎的呼。灌注進入身體最後經過煉化。化精純的能量。侵潤著身體之內的經脈。骨骼。細胞

在能量的侵潤下。蕭炎能夠清晰的察覺到。精神上的疲憊正如潮水般的退卻。

當修鍊。持續了將兩個小時之後猶如木樁一般坐在床榻之上的蕭炎手指忽然輕輕顫了顫。眸子緩緩睜開。漆黑的眸間。精芒閃逝。

嘴巴微張一口略微有些偏黑的氣。被噴吐了出來。略微含著淡淡的刺鼻味道。

蕭炎扭了扭脖子。低頭望著左手那顯的隱隱發黑的中指。眉頭微微皺了皺。低聲道:「該的東西。簡直如同骨之蛆一般。這次的驅毒。不知道究竟是賺了?還是賠了?」

雖然蕭炎有著異火護體可任誰體內存在這種幾乎能夠讓人間斃命的致命毒藥。想也不可能真正做到無視它的的步吧?

「唉。只能等到老師蘇醒後。或許才能有辦法解決這東西了」苦笑著搖了搖頭。蕭炎一倒在溫暖的床之上。喃喃:「等明日的大會一結束再給納桀驅最後一次毒想必他便痊癒了。而到時候」

「到時候便是三年之約到達的時間了啊。」微抿著嘴唇蕭炎忽然輕嘆了一口氣。三年時間。當初那個嬌蠻無禮的少女。如今也已經蛻變成熟了許多啊。

在以前。蕭炎原本以為等自己再次見到納蘭嫣然。定然會憤怒的難以掩飾自己的情緒。然這一次的見。或許是因為此刻使用的是岩梟的身份的緣故吧。他發現自己竟然是冷靜的幾乎與她從未相見過一般。這段時間。他猶如陌路人。冷眼旁觀著她的舉止談吐。

三年時間。同樣也使的當初那個稚嫩的少年。變的成熟穩重了起來。當年蕭家退婚的那場鬧劇。在他現在看來。的確很滑稽。很好笑。可偏偏的。卻並未再有著多少當年的憤怒。

當初少年會有那般激烈反應。或許是因為正處於廢物之名下那顆敏感的&#39的緣故吧。在家族中飽受嘲諷與白眼。而納蘭嫣然的強勢退婚。也正好在那顆脆弱敏感的心靈之上。狠狠的砍上了一刀。而在這般高強度的踏之下。不堪忍的少年。終於是爆發了開來。於是。方才有了這幾年的故事

至少在蕭炎現在想。如果當初他依然一直沿承著自己的天賦。沒有經歷變成廢物的挫折。那恐怕即使當日納蘭嫣然前來退婚。他也不會感到有多少憤怒

不過。他也同樣能夠肯定一點。若是沒有那幾年的廢物經歷以及納蘭嫣然的退婚之舉。他蕭炎。也絕對可能以二十不的年齡。走到今天這令無數人刮目相看的一步

想著那些幾乎能夠改變日後走向的某些事。蕭炎略微有些失神。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假設始終只是&#39設。所以。不管如今他對納蘭嫣然是何種心態。可那雲嵐。卻是必須上的

雖然現在的他。對納蘭嫣然已經並沒有太多的憤怒情感。可當初她的強勢退婚。卻是的蕭家以及那在他心中的位極高的父親。顏面蕩然無存。這種事。在加瑪帝國的社會圍中。幾乎是著無數人的面。被狠狠的扇著耳光這對一個家族來說。堪稱恥辱!

雖然自從退婚後。為害怕刺激到蕭炎。所以蕭戰一直沒有提起這件事。可蕭炎清楚。不如何。他心中。始終都是有著芥蒂。蕭家這麼多年來。他是第一個被人強行上門。並且以不容拒絕的強勢語氣。退掉了自己父親當年所許下的婚約的族長。

而且。當年在那蕭家大廳。背負

之名的少年。也倔強的對著自的父親。許下定恥辱的承!

為了這個承。於。少年開始苦修。乃至最後離開家族。猶如苦行者一般。遊歷著帝國。`磨著身上的年少稚嫩

離家的近兩年中。蕭炎走了將近大半個加瑪帝國。然後。兜兜轉轉的終於來到了這座城市為的。就是所謂的三年之。他現在對報復她的興趣並不是如何的大他只想帶著這消息。將父心中的芥蒂解去。然後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