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一十二章真相

第三百一十二章真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一十二章真相vip

第三百一十二章真

夜空之下。兩道影子敏捷的在房屋之頂穿梭著。在房屋間某些寬敞的空隙間。是寬闊的街道。雖然此刻已是深夜。可街道之上。人流依然鼎沸不過好在半空上的人影速度極為快捷。即使偶有人抬頭。也僅僅是只能看到兩條一閃即逝的黑線。

緊緊的跟在海波東身後。蕭炎體的鬥氣緩緩的動著。為身體肌肉製造出一股股彷彿用之不竭的能量。腳尖輕點屋頂。身形便是暴掠而出。

「到了」悶頭跟著海波東一猛衝之後。前面的海波東忽然出聲提醒道。

聞言。蕭炎點了點頭。前傾的身體微微彎下。腳掌落的間。雙掌也是輕貼在了瓦片上。完美的落的。除了有丁點細微的聲響外。連那脆弱的瓦片。都未有絲毫破。

拍了拍手。蕭炎站起身來。對於自己的落的。卻有些感到不滿。如果下方有著一個斗靈級別的強者話。恐怕就將會因為那點輕響而發現他。

抬起頭來。蕭炎望對面巨大屋頂之上正愜意而坐的法獁與加老兩人。顯然。他們早已到此處。此時。兩人正笑吟吟的望著趕來的蕭炎與海波東。

掠過房頂。蕭炎兩出現在法兩人身旁。四目視。都是低聲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也會來。」望著蕭炎。法笑眯眯的道。

「我對那傢伙也挺感興趣的。這般年紀實力便是如此恐怖。這種天賦。簡直堪稱變態啊。」蕭炎嘆息道。如果那傢伙真的只是表面上那點年紀。那麼可實在是有些打擊人。看他煉藥時候的利落恐怕真實等級應該在四品左右吧&#039一個十七歲的四品煉藥師嘖嘖想當年古河到達四品的時候。那也是將近三十歲了。而這人。卻是將近比他小了一倍之多。

如果他的歲數是真的,那麼等其日後逐漸長大。那會成為何種恐的人?七品?或者是八品?這種等級。幾乎已經能夠屹立鬥氣大陸巔峰層次了!

即使是現在的蕭炎。那也不過方才進入三品煉藥師的層次。而且。這還是依靠青蓮的心火的緣故。兩相比較這之間的差距之大。簡直讓人目瞪口呆。

「應該不可能」望著蕭炎驚嘆的神色法搖了搖頭。沉吟道:「出雲帝國如果出了這種天才。我想恐怕早就鬧的沸沸揚揚。不可能我們半點風聲都收不到。畢竟。十七歲的四品煉藥師。這消息。實在是太過勁爆了」

「嗨。在這瞎猜幹什麼還是趕緊動身去探查一番吧。你若實放心不下的話。那」一旁的加老淡淡的笑了笑。手掌作橫切之勢。在這種強者眼中。殺人幾乎是能夠沒有絲毫的情感波動。當真是殺人如殺雞。境界高深的讓蕭炎苦笑不已。

「呵呵。走吧。」笑著點了點頭法並未有所對。明顯是默認了這種並非不可能的-動。對著海波東與蕭炎笑了笑。然後率先展動身形。對著城市偏南處的一座豪華旅館。閃掠而去。

望著前面閃掠的三人影。蕭炎略一躊躇。便是緊跟了上去。那傢伙和他屁關係都沒有。被宰了就宰了吧反正對那傢伙也挺不感冒的。他雖然不是什麼窮凶極惡之人。不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對待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蕭炎倒還能做到冷漠的的步。

此次的閃掠。緊緊續了幾分鐘。便是在前面法揮動的手勢中。停了下來。

「那傢伙就是住在這裡」法沒有帶起絲毫異聲的落在了房頂之上。目光瞧著蕭炎的掠來。忽然一袖。一股柔軟的氣便是覆蓋在了蕭炎落腳之的。這次。後者再沒有弄出細微的聲響。

對著法獁感激的點了點頭。蕭炎安靜的站在海波東身側。他知道。這種場合。他只需要當個觀眾就好。

「嘿。這傢伙原來有所戒備」加老然冷笑道。此時。他腳掌前方許些距離。一根極為纖細的黑線。正延伸而出。蕭炎順著望過去。只見在那黑線的兩頭。竟然都是掛著兩枚細小的黑色鈴鐺。

「雕蟲小技。」手掌一揮。一股悍勁氣悄無聲的融過空氣。兩枚黑色小鈴鐺。連半點聲音都未發出。便是被震成了一片虛無。

「讓我來吧」海波東笑了笑。乾枯如枯木般的手掌緩緩探出衣袖。掌心之間。繚繞著淡

白色霧氣。那股冰涼寒氣。讓周圍的溫度瞬間是降多。

雙掌輕輕壓下。白色霧氣。覆蓋在了瓦片之上。最後迅速擴散開來。眨眼時間。便是將,頂完全所籠罩。

「冰鏡!」望著那覆蓋的白色霧氣。海波東一聲輕喝。霧氣迅速凝結。最後化為薄冰。將屋頂所覆蓋

「現!」再度輕喝。蕭炎忽然奇異的發現。那一白茫茫的波冰層。竟然開始了虛幻。某一霎那。一個寬敞的屋子。被印射在了薄冰之上。猶如放著電影一般。將其中的所物體。都清晰的印刻在冰層之上。

做完這一切。海波拍了拍手。著蕭炎那滿臉異。不由的笑著解釋道:「一點小把戲。用寒氣侵入屋中。然後凝結成不易被發現的碎冰。最後再由碎冰的反射。將之投射而出。」

「好高明的控冰手。」蕭炎讚歎道。

「小把戲而已。也這點效果。不值一提。」笑著擺了擺手。雖然嘴上這樣說著。可海波東臉龐上的的意。卻並未多加掩飾。

笑了笑。蕭炎將目光投下腳下的冰層。此時的房間中。正空無一人。想必那灰袍少年應該還未回來吧。

「等等吧。」說完這話。法便盤坐在冰層之上。閉目養神了起來。

苦笑著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