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一十五章三紋青靈丹第四更

第三百一十五章三紋青靈丹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一十五章

「三紋青靈丹,四品丹藥,普通三紋青靈丹能夠助斗師強者突破晉入大斗師的界限,若是大斗師強者服用,則能有少許幾率提升服用者一星的等級,並無藥效反噬。」

「三紋青靈丹分三種品階,每一種品階,都將會在丹身之上形成一圈丹紋,若是能夠形成三圈丹紋,則是最高品階的三紋青靈丹,此種丹藥,大斗師之下者,慎用!大斗師服用此丹,則有著幾率在短暫時間內提升三星實力,同時,也有著一定的幾率造成藥效反噬,受反噬者,實力或許將會降低一星至兩星左右,不過並無生命之危。」

「欲將三紋青靈丹提升到最高品階,則需要三種各不相同的火焰,並且三種火焰轉化之間,必須達到爐火純青之境,否則,失敗率,極高,勿達條件者,謹慎而為!」

「大斗師強者,在此階之中,唯有一次服用三紋青靈丹的機會,若是再服用,則將會因為葯體的抗性,最後做了平白功夫,白白浪費而若是日後再晉階斗靈強者,則是還能再服用一次,不過,此次,就算成功,也頂多只會提升兩星等級,並且,失敗率,也是成倍提高」

「煉製三紋青靈丹所需材料:青焰草,黑天麻」

目光緩緩的掃過捲軸之上所記錄的資料,蕭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眾所周知,丹藥之中,最貴重者,自然是當屬那些能夠直接使得服用之人提升等級實力之類,想當初,僅僅是那能夠使得人度過凝聚氣旋這關的「聚氣散」,便是讓得蕭家幾位長老垂涎不已,由此可見,這類型的丹藥,貴重到了何種程度。

而那「聚氣散」,還只是屬於這類丹藥之中的低級檔次,現在蕭炎手中所拿的這「三紋青靈丹」,方才是真正的能讓得無數大斗師,斗靈級別的強者眼紅得發瘋的貴重丹藥。

一枚最高品階的三紋青靈丹,便是有幾率提升一名大斗師三星左右的級別,想想看,一名修鍊天賦不錯的大斗師,若是光靠自己的修鍊,沒有什麼奇遇等等,想要提升三星實力,沒有個一兩年時間,恐怕是極難辦到的事。

而那一兩年的時間,現在僅僅是服用那麼一枚小小的丹藥,便是能夠徹底解決,可以想像,這小東西,會讓得那些大斗師級別的強者,陷入何等的瘋狂。

雙手緊緊的握著漆黑的捲軸,蕭炎強忍住立刻使用靈魂力量掃描裡面所蘊含的煉製信息的衝動,抬頭望著那微笑的法獁,漆黑的眸子中,掩飾不住自己對這東西的垂涎與喜愛。

「喜歡吧?」瞧得蕭炎地表情。法獁不由得笑道。

「嗯嗯!」蕭炎連連點頭。

「這卷藥方。若是放在市面上。我想。恐怕會有不少人甘願用玄階高級功法。甚至地階鬥技來換取」法獁笑道。

「嗯。」蕭炎點著頭。這三紋青靈丹。絕對值這個價。

「這三紋青靈丹。是我們煉藥師公會珍藏已久地寶貝。你手上拿地這一份。只是拷貝卷。不過光是這一個拷貝卷。便是消耗了我五年地時間。在公會內部。除了那捲被珍藏地主體藥方外。便只有你手上這一份了。」法獁道:「由於是貝卷。所以它只能供閱讀一次。等閱讀完畢。上面所殘餘地靈魂力量。也就會消磨殆盡了。」

「哦。」聞言。蕭炎略微釋然。這種貴重地東西。若說是唯一一份地話。想必法獁也真還會有些捨不得拿出來。

「這三紋青靈丹,即使放在所有四品丹藥藥方中,也能算是出類拔萃,明天你若是能夠將它成功煉製而出,我想一定能夠藝壓群雄。」法獁笑了笑,道:「炎利雖然實力不錯,可卻吃虧在並不知道我們明日的考題是什麼,因此,只要你能成功煉製,獲勝的機會,將會很大。」

「對了」微微一頓,法獁凝重的望著蕭炎,沉聲道:「你有信心煉製成功么?這三紋青靈丹對火焰的操控,近乎達到苛刻的地步,稍有不慎,便會失敗!」

抿著嘴,蕭炎手掌緩緩撫摸著漆黑捲軸,那舒適的手感,讓得他有些捨不得移開,半晌後,沉吟中的蕭炎抬起頭來,認真的道:「如果我說一定能夠煉製成功,恐怕你只會當做是笑話,煉製丹藥,從沒有什麼絕對成功所以,我只能說,若是在你所能選擇的幾個人當中,讓我來煉製它,成功率應該是最高!」

「多高?」法獁輕聲道。

「不到五成」蕭炎攤了攤手,坦白的道,以他如今的實力,煉製四品丹藥是極為勉強的,若不是法獁說了,這丹藥極其考驗控火術,蕭炎還真不敢答應,畢竟他別的什麼

行,可使用青蓮地心火後的操控能力,他卻是有著絕t

「唉果然不是很高啊。」嘆了一口氣,法獁苦笑著搖了搖頭,揉了揉太陽穴,嘆息道:「的確,在我所能夠尋找的人中,也就你,柳翎,月兒有著或許能與炎利抗衡的實力,而在你們三人中,我又看好你,所以,方才打算暗中助你。」

蕭炎默默的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漆黑捲軸輕輕的放在桌上,盯著法獁,道:「我所說的成功率,便是我的底線了,究竟最後如何抉擇,還是得看法老的意思」

「你捨得?」瞥了一眼蕭炎,法獁淡笑道。

「當然捨不得可如果法老不給,難道我還能硬搶不成?」笑了笑,蕭炎戲謔的道。

法獁沉默,乾枯的手指,輕點在桌面之上,細微的咄咄聲響,在安靜的寬敞房間中,極有節奏的響起著。

「唉」沉默持續了良久,法獁忽然輕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