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第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一十八章失敗

廣場之上忽然出現的這奇異一幕,也是大出了蕭炎的意外,望著那一道道對著自己射來的愕然目光,蕭炎也只得無奈的聳了聳肩,手掌一晃,青色火焰便是被丟進了葯鼎之中,至此,那些參賽手上的火焰,方才回復了正常。{泡書吧}專業提供手機電子書電子書下載

「這傢伙低聲嘟囓了一聲,小公主有些鬱悶,她並未親眼見識過異火的強橫,所以一直以為自己的「乾藍水炎」並不會比之弱上多少,可先前自己火焰的那番靈異表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遠遠比不上異火,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臣服形的模樣。

相較於小公主的鬱悶,柳翎臉色則是略微有些難看,這褐色火焰,是他的老師請了不少強,方才從一頭堪比人類斗王級彆強的五階魔獸體內所取得,沒想到今天剛剛施展出來,還未大露什麼風頭,便是對著別人的火焰拜了過去,這實在是讓得他無語。

「哼,光火焰好又有何用?若不能操縱它,最終只得落個玩火的下場。」將手中的黑色火焰灌進葯鼎之中,炎利低聲冷笑道。

廣場上,隨著奇異場景的消失,眾位參賽也是逐漸將心神拉回到了自己即將面臨的考題之上,手中火焰,灌進葯鼎之中,然後從各自納戒中取出藥材,開始了煉製丹藥的第一步:提煉!

蕭炎目光緊緊的盯在葯鼎之中,偶爾手掌揮動,將石台之上的一兩株藥材丟進葯鼎之中,然後控制著火焰的溫度,按照藥方上所記載的資料,緩緩的提煉著煉製丹藥時所需要的那一份精華。

雖然腦子裡有著極為精細的藥方,可蕭炎卻是絲毫不敢馬虎大意,此次所備的材料只有三份,不管因為失誤而少了那一份藥材,那都會嚴重提高煉製地失敗率,這對於蕭炎來說,是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即使以他操控青蓮地心火時的能力,卻依然不敢一窩蜂的將藥材全部投下去,而是選擇每次提煉兩株藥材的這種保險方式。

與蕭炎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並不少,包括著小公主,柳翎,甚至是那一直囂張狂妄的炎利,在此刻也是臉色凝重的小心翼翼控制著火候,謹慎地提煉這每一株藥材,所有人都清楚,在這種時刻,損失一株藥材,將會有多麼的讓人心疼。

巨大地廣場之上。所有參賽都是保持著寂靜。唯有火焰提煉著藥材時出地噼里啪啦輕聲。在廣場中回蕩著。

在這種安靜氛圍地感染下。原本顯得有些喧鬧地兩邊席位上。也是逐漸地小聲了下來。所有目光。都是徘徊在下方廣場中地煉藥師們身上。

「果然都是留著一手啊。現在這些年輕人」貴賓席之上。納蘭桀望著下方廣場之上升騰而起地火焰。忍不住笑著道:「不過看剛才那種奇異場景。還是岩梟小友地異火更甚一籌啊。」

「異火可是連古長老都從未擁有過地奇物。能量自然是遠非小公主她們那種從魔獸身上取得地火焰可以相比。」一旁地納蘭嫣然微笑道。

「呵呵。是啊。」點了點頭。納蘭桀忽然轉向納蘭嫣然。皺眉道:「今天上午那從雲嵐宗來地人。是催你回去了么?」

「嗯。」納蘭嫣然微微點頭。

「唉嘆了一口氣,納蘭桀聲音有些低沉:「是因為三年之約到了吧?」

聞言,納蘭嫣然那剛欲開額前青絲的素手微微一僵,抿著紅唇,輕聲道:「應該是有些這緣故吧

「蕭炎已經消失了將近兩年時間,我也與你說過,在他離開烏坦城地時候,便已經凝聚了氣旋,成為了一名斗,而這只是一年不到的時間,你也應該清楚,斗之前地那段期間,斗之氣的提升是何種地艱難,而他卻是在不到一年時間便是閃電般的再度崛起,這也就是說,當年他詭異消失地修鍊天賦,已經回復納蘭桀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沉聲道:「這兩年時間,沒有他的任何情報,不過我想,按照他的修鍊天賦,恐怕至少也在斗師級別了

納蘭嫣然點了點頭。

「唉,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說了你也不會聽,不過我希望,不管這次三年之約你們誰勝誰輸,你能開口對他道個歉。」納蘭桀揉著額頭,有些疲倦的道。

「道歉?」聞言,納蘭嫣然黛眉微蹙,旋即有些倔強的盯著納蘭桀:「我沒錯!為什麼要道歉?」

「你明明可以私下前去蕭家,好聲與蕭戰說能否退掉婚約,或許也不會搞出這些事來,可你卻偏偏要藉助著雲嵐宗的勢,去強行壓迫蕭家退婚,你其實也清楚,這對蕭家的名聲,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只是這些年,因為你身份越加顯得顯赫,所以不願,也不想開口道歉納蘭桀淡淡的望著自己的孫女,道:「可你知道,這樣持續下去,只會加深蕭炎與你之間的間隙。」

「就算間隙再深,我與他,也不可能在一起,既然不可能,那間隙再深也無所謂。」納蘭嫣然微蹙著眉,揮手將納蘭桀阻攔了下來,輕聲道:「爺爺,我的事,您就別管了,反正等這次三年之約之後,我與他就永遠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你孫女又不是沒人要,何必總是念著他?好了,您也別說了,安心看比賽吧」

說完,納蘭嫣然便是轉頭將目光投向廣場之上,淡淡的鬥氣覆於雙耳,明顯是不想再聽納蘭桀嘮叨。

瞧得她這模樣,納蘭桀雖然有些怒意,可卻無可奈何,加上此地是公眾地區,所以他也只能狠狠瞪了她一眼,便是無奈的望向了廣場中。

此時,距離考核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