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一十九章冠軍我要了

第三百一十九章冠軍我要了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一十九章冠軍,我要了!

聽得那道刺耳的悶響,那一直沉侵在融丹步驟中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三人,也是略微一愣,旋即偏過頭將目光投向了蕭炎所在的方向,望著那從葯鼎中灑落而出的黑色灰燼,臉龐上的表情,也各自有些不同。該章節由{泡書吧}提供在線閱讀

「唉小公主低低嘆息了一聲,蕭炎本來是這次大會中與那出雲帝國的灰袍少年最有力的爭奪,可看如今這出人意料的狀況,似乎

「既然你退了么接下來,還是看我的吧,我會代表著加瑪帝國煉藥界贏了那傢伙的,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沒有你,那傢伙也拿不走冠軍的位置!」柳翎緊緊的抿著嘴,拳頭緊握著,心中雖然有些遺憾,可更多的卻是竊喜,自從蕭炎上台之後,他與那神秘灰袍少年,無疑便是成為了此次大會最受矚目的參賽,這對於向來性子高傲的柳翎來說,的確是有些感到忿忿不平。

「嘿,虎頭蛇尾的小子,既然你已敗,那這大會,再無人能阻我!這冠軍,歸我了!」嘴角挑起一抹得意冷笑,炎利手掌一揮,葯鼎之中的黑色火焰再度洶湧而上,各種材料,在火焰熏烤中,逐漸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失敗了?」高台之上,海波東臉色也是微微變了變,轉頭望著法獁,低聲道。

「嗯。」點了點頭,法獁輕嘆了一口氣,旋即又是強作振作的笑道:「不過沒關係,他還有著機會」

雖然口上這般說著,可法獁心情卻是一片低沉與苦澀,身為經驗極其豐富地煉藥大師,他非常地明白,在這種場景下,蕭炎如果想要再取勝,將會有著多大的難度,從他先前轉換火焰的手法來看,明顯還對兩種火焰的轉換使用,感到極為陌生,如果這便是他的極限,那麼後面僅剩的兩次機會,恐怕結果也並不會好到哪裡去

再,因為只有三次的機會,所以蕭炎所承受的壓力本來就已經不小了,而且如今再加上這一次的失敗,他背上的壓力,無疑將會倍增在這種高強度地壓力壓迫之下,就算是一些擁有著豐富煉藥經驗的高級煉藥師,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回復自己的狀態

然而。這是比賽。並非是尋常煉藥。此時地時間。極為寶貴。根本難以容下任何地奢侈浪費。所以。若是蕭炎沉侵在這個失敗之內太久。那麼也代表著。時間不夠地他。將會失去那對冠軍角逐地權利

因此。現在地法獁。也只能在心中祈禱著。這個一直表現得不錯地青年。能夠有著讓人刮目相看地抗打擊能力。自然他能夠快速地從失敗中拉回自己地巔峰狀態。那麼。他地機會。也不會完全喪失。至少。如果上天保佑地話。說不定有著一些奇蹟生。雖然這個幾率小得幾乎能夠讓人無語。可至少能夠猶如黑夜中地一縷微弱火光一般。給人一種期盼與希望。

「唉。小傢伙。現在。可真地是要全部靠你自己了啊。而且。這也是你在煉丹之路上地一次壁障。突破它。對你日後地好處。難以估量。若是如破不了。以後地歲月。說不定。將會永遠止步於現在地境界望著場中央那低頭著頭。目光渙散地盯著石台上地漆黑灰燼地青年。法獁低聲喃喃道。

「是突破脫變。還是沉淪深淵。天堂地獄。全在你一念之間啊」

全場地目光。都是在此刻。望向了場中那不再有所動作地青年。許久後。卻是現他依然沒有絲毫動靜。似乎。這位在眾人心中。最有希望與出雲帝國地神秘煉藥師相抗衡地人。此刻。陷入了自己失敗地牛角尖中。而因此。觀眾席之上。不由得響起了連片地遺憾嘆息聲。

「看來這次的失敗對他打擊不輕啊,唉,不過也難怪,年輕人嘛」聽得周圍響起的噓聲,納蘭桀搖了搖頭,低聲嘆道。

納蘭嫣然微蹙著柳眉,片刻後,輕聲道:「從他平日表現來看,不像是心浮氣躁之人,他或許是有著別的什麼打算吧?」納蘭嫣然這話,明顯連她自己都是有些不太確定,因此幾番停頓,連個肯定詞都不敢用上。

「如果是真的,我倒也希望納蘭桀輕撫著鬍鬚,苦笑了一聲,卻是沒有將話說完。

蕭炎身體僵硬的站在石台面前,漆黑的眸子,盯著那傾灑而出的黑色灰燼,原本靈動平靜的眼中,此時也是略微噙著許些茫然,自從失去了葯老以後,這是他次遇見讓得他措手不及的難題,他沒想到,原來火焰轉換間的那種平衡度,居然是這般難以掌握,以前,他太有些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這次的麻煩了老師現在,我該怎麼做?」嘴唇顫抖了一下,低

聲音,帶著茫然,從蕭炎嘴中低低響起。

可惜,此時的葯老,正在陷入沉睡,蕭炎所遇到的難題與茫然,他並不知道,所以,一切,都得如同法獁所說,真正的必須完全依靠蕭炎他自己了

是蛻變?還是沉淪?

雖然蕭炎沉默了下來,可比賽的時間,卻並未因為他對於比賽的重要性而有所暫停

在不遠之處,炎利,小公主,柳翎三人的爭奪,也是逐漸進入了白熱化,那從葯鼎中一縷縷散出來的丹香,也是將觀眾席上那些原本投注到蕭炎身上地目光,拉了過去。

當比賽時間,走完將近大半之時,小公主三人葯鼎之中,丹藥地雛形,已經逐漸凝固,再過半晌時間,一股濃郁的葯香,率先從小公主葯鼎中散而出,而聞著這股丹香的濃郁程度,廣場上那些還留在石台後的煉藥師們,頓時出一陣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