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三十二章託付

第三百三十二章託付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三十二章託付

房間中,大笑聲緩緩消散,感應著體內那股無比充盈的力量之感,蕭炎嘴角噙著一抹滿意的笑容,拳頭緩緩緊握,濃郁的青芒,迅速的覆蓋在拳頭表面,青芒暗蘊,鋒芒漸現。*泡_書_吧*中文網*超速更新最新小說章節*提供在線閱讀

雙腳略微張開,蕭炎腳掌猛然一踏地面,身體猶如移形換位一般,瞬間出現在左面一米左右的位置,拳頭夾雜著一股令人呼吸一窒的強悍勁氣,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的一根巨大的房柱之上。

「嘭!」巨聲響起,木屑橫飛,蕭炎微偏著頭,望著那居然直接從房柱中穿了過去的拳頭,輕聲笑了笑,緩緩的抽回手臂,留下一個空洞以及幾道深深的裂縫在那房柱之上。

手掌略微曲卷了一下,蕭炎手指略彎,淡淡的青芒,在指尖處瀰漫著,片刻後,手指輕彈,青色勁氣猶如利箭一般,脫指而出,旋即嘭的一聲,將桌面上的一個花瓶,震得粉碎。

「鬥氣外放」瞧得破碎的花瓶,蕭炎輕笑了一聲,到了大斗師這個級別,鬥氣,終於能夠離體而出,不再受到身體的限制於束縛,與人戰鬥,更是大佔便宜。

目光緩緩在房間之內掃視了一圈,蕭炎手掌一招,將青蓮收回納戒,手掌一揮,一股勁氣將窗戶推了開來,望著外面那將近下午的天色,略微有些詫異,沒想到竟然消耗了這麼久的時間。

站在窗口,蕭炎沉吟了一會,剛欲打算出去,門口處,卻是傳來海波東的笑聲:「完了吧?」

聞言,蕭炎笑著應了一聲,以海波東的實力,自然是能夠清晰感覺到房間中逐漸回復的能量波動。

在蕭炎應聲之後,房門便是被海波東推了開來,他笑眯眯的環視了一圈房間,旋即目光停在了蕭炎身上,眉宇間略微有著詫異,道:「看你地氣息,似乎到達大斗師了?」

蕭炎微微點頭。他此時剛剛晉階完畢。氣息收斂還略有些不完美。因此。在海波東這種強眼中。自然是一眼便能瞧出深淺。

「看來應該才是你地真實實力吧?」海波東摸著鬍鬚。目光來回地掃視著蕭炎。眼神忽然變得有些怪異。眉頭偶爾緊皺。如此片刻之後。他方才緩緩地說道。

心頭輕跳。眼眸不由自主地虛眯著。蕭炎盯著海波東。並未說話。

「呵呵。我就一直覺得有些奇怪。以你不到二十地年紀。就算是從娘胎中開始修鍊。也不可能在這麼短地時間內便能夠與斗皇強抗衡啊。」海波東擺了擺手。示意蕭炎不用緊張。道:「我想。你地體內。或許是應該存在或封印著某種極為強大地力量吧?而你之所以能夠與斗皇強戰鬥。想必。也正是依靠地這股力量吧?」

「放心吧。我並沒有其他地意思。只是每次都覺得你表面所顯示地實力在逐步地增長著。方才有這種猜測。呵呵。不過現在看來。我地猜測似乎有些準星。」海波東沖著蕭炎笑了笑:「雖然那並非是真正屬於你地力量。不過你能操控它。那麼即使是斗皇強。也會對你有所忌憚。這個世界上。只要你擁有力量。那麼便能獲得強地尊敬與平等對待。沒有人會管那股力量。究竟是來自何處以及是否屬於你。所有人。都只注重一點。那便是。你究竟有沒有力量

蕭炎默默點頭。地確。不管這些力量屬於誰。可只要誰能夠操控它。那麼他便是這些力量地主人!而海波東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並不在乎蕭炎力量地來源。他在乎地是。蕭炎在使用那股力量之後。能夠與他相抗衡。

「呵呵,剛才出去,收到個東西望著蕭炎的表情,海波東明智地將這個話題跳了過去,忽然從懷中取出一張作工古樸大氣的雲白色信函,在信函表面上,繪有一朵白色雲彩,一把長劍,正插在雲彩之中,劍氣凌厲。

「雲嵐宗的?」瞧著那特殊的圖案,蕭炎眉尖一挑,詫異的道。

「嗯。」海波東點了點頭,揚著手中的信函,道:「這是雲嵐宗邀請帝都一些勢力腦以及強的請帖。」

「邀請?」

「你應該能猜到,這是因為明天你與納蘭嫣然那所謂三年之約的緣故,雲嵐宗現在正大肆邀請有聲望之人明日到雲嵐宗,我想,這恐怕是在為納蘭嫣然這個未來的少宗主增勢吧,畢竟如果她勝了,不僅在雲嵐宗,就算是在外面,聲望也會大幅度提高。」海波東笑眯眯的道。

「雲嵐宗也未免太過狂妄了吧?若是納蘭嫣然輸了?丟臉地是誰?那雲韻腦門被夾了?」蕭炎冷笑道。

「或許這不怎麼關雲韻的事,據我所知,雲韻此時恐怕並不在雲嵐宗,一切的事物,都是雲嵐宗長老閣在主持。」海波東攤了攤手,道。

「不在雲嵐宗?這三年之約對於納蘭嫣然來說可是一件極為重要的約定,這種時候,她這個做老師的居然會不在?」聞言,蕭炎一愣,愕然地道。

「似乎自從上次我們在鹽城遇見那兩個神秘斗皇強後,雲韻與加老頭曾經趕了過來,據加老頭所說,當日她在我們戰鬥的地方好像尋找到了點什麼東西,然後便是沒有回過雲嵐宗了,我想,她所尋找到地東西,應該是和那兩位神秘斗皇強有關吧,也只有這種強,才會讓得她如此在意了。

」海波東沉吟道。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心中略微鬆了一口氣,既然雲韻並未在雲嵐宗,那此行的危險,自然是再度降低了許多。

「不過依我猜測,她應該也快回來了,恐怕就這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