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三十三章蕭家蕭炎

第三百三十三章蕭家蕭炎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三章蕭家。蕭炎!

第三百三十三章蕭蕭炎!

雲嵐宗。加瑪帝國為強大的勢力。一代代的不間斷傳承。已經讓這個古老的宗派。屹立在了加瑪帝國之巔。若非是因為宗派教規所說。不可奪取帝王之權。恐怕。在以好幾次的帝國皇朝更迭之時。雲嵐宗。便是徹底的掌控了整個加瑪帝國。

而也正因為此。每一代帝國的皇室。都對這個近在咫尺的龐然大物極其忌憚。當到了現在的加瑪皇室後。為有著加刑這個守護者以及那神秘異獸的保護。這一代的皇室。於是有了一些能夠讓的雲嵐宗也略微忌憚的實力。所以。加瑪皇室派遣在雲嵐山山腳之下的那支身經百戰的精銳軍團。方才一直相安無事。

皇室將軍團開赴駐紮在這裡許多年。其目的幾乎是任何人都清楚。他們是在防備著雲嵐宗

對於皇室的這種舉。雲嵐宗倒並未有太過劇烈的反映。除了剛開始宗派內一些年輕弟子些氣不過的去軍營中偶爾搗亂之外。宗內高層。對於此事。卻是保持著沉默。因為他們也知道。卧榻之旁。豈容他人睡。帝王之家多猜忌。對此。他們早就已經習以為常。只要雲嵐宗一天未崩塌。那麼。那山腳下的軍團。永遠都不敢有著絲毫的異動。

沒有任何一個加瑪帝國的朝代。敢真正的對雲嵐宗出手。因為他們都清楚的知道。這個超級大馬蜂窩。一捅。可是會翻天的

雲嵐宗建立在雲嵐山之上。而雲嵐山。則距離帝都僅有幾十里的路程。兩者之間相隔近。猶如兩個互相對恃的龐然大物。

雖然為了這一天。蕭炎已經等待了三年時間可他卻並沒有使用紫雲翼急匆匆的趕路。反而是不急不緩踏著步子。對著那視線盡頭處直插雲的雪白山峰行去。一黑袍。身負巨尺。宛如苦行之人。

通暢的大路之上身著黑袍的青年緩緩行走。背後那巨大的黑尺顯極為引人注目。路道中。偶爾來往的車馬之上。都將會投下一道道詫異的目光而對於這些目光。蕭炎卻是恍若未聞。步不輕不重。即使玄重尺的重量足以讓任何初一接觸的人感到駭然。可經過這兩年的接觸。蕭炎對它的重量。已經非常熟悉。故此。被負著它趕路幾乎沒有半點的延遲。落腳之處。也只是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絲毫沒有當年一落腳一個深坑的狼一幕。

一步一個腳印。不急不緩。雖顯單薄的身影卻是透著令人側目的從容與洒脫。

這番靜心而行對於蕭炎。並非是無用之功在剛出城門之時。那因為才突破大斗師不的緣故。絲絲息總是從體內滿溢而出。讓周圍路人不由自主的遠離了蕭炎身旁。那股氣息壓迫。可不是這些斗者甚至斗者都不到的路人可以抵抗的。

一路走來。到的現在。蕭炎體外滿溢的氣息。已經一絲絲的侵進身體深處。再次看去。除背後巨尺之外。已經再無任何有異常人之處。

當那突破了的平線束縛的太陽緩緩攀至高空之時。蕭炎終於是停下了腳步。站在一處斜坡之上。望著視線盡頭處的那龐大山腳。在山腳處的位置。巨大的軍營。綿起伏的出現在平坦的草的上。目光透過那些白色帳篷。隱隱能夠看見一些操練的士兵。

「果然如別人所說。加瑪皇室在雲嵐山之下。駐紮了精銳軍團」收回目光。蕭炎搖了搖頭。行下斜坡。順著大路。緩緩行近山腳。

雖然這裡的軍營。防守極為森嚴。不過對於那些要上山的路人。卻並未有什麼阻攔。所以炎只是被幾個路旁站崗的士兵目光隨意掃視了一圈後。便是極為輕易的順著大道。爬上了山腳。

隨著蔥鬱之色開始出現在兩旁。耳邊的士兵操練聲也是逐漸消散。微微抬頭。出現在蕭炎面前的。赫然是那蔓延到視線盡頭的青石台階。一眼望去。宛如通之梯。

站在山腳之下。蕭抬頭凝視著這不知道這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歲月的古石階。眼眸緩緩上。隱隱間。似乎有著細微的劍鳴之聲。從石階盡頭。清脆傳下。山林間悄然盪。猶如鐘吟。人心神迷醉。

沉默持續了半晌。蕭炎睜開眼來。輕拍了拍背後的玄重尺。腳步輕踏。終於是結結實實的在了那略顯潤的古老石階上。這一刻三年之約。正式抵達!

腳步落下的霎那。蕭炎能夠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都是在此刻吐了一口壓抑三年的氣息。

三年之前。身負一種看上去似乎挺莽撞與幼稚的羞怒與怨恨。少年離家。進深山。闖大漠。刀劍血火中。如蛹蟲一般。迅速的蛻變著自己。三年歲月。磨去了稚嫩。也見證了成長。然而這一切的付出。都是為了今日之約定!

胸膛間充斥著一股莫名的情緒。蕭炎腳步卻依然保持著那般均勻的速度。目光直直的鎖定在那一格一格跳過去的石階盡頭。視線。猶如是穿透了空間阻礙。射在了那山頂之上盤坐的女子身上

「納蘭嫣然」嘴巴微動。平靜而帶著一其他情緒的名字。悄悄從蕭炎嘴中。吐了出來。

漫漫石階盡頭。雲繚繞。雲霧後。是巨大的廣場。廣場完全由清一色的巨石鋪就而成。顯古樸大。在廣場的中央位置。巨大的石碑。巍然而立。石碑之上。記載著嵐宗歷屆宗主以及對宗派有大功之人性命。

環視廣場。此時這上面。足足近人盤坐其中。這些人。成半圓之型而坐。他們無一例的。全部身著月白色的袍服在袖口之處。雲彩長劍。隨風飄蕩猶如活物一般。隱隱噙著許些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