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四十九章雲煙覆日陣

第三百四十九章雲煙覆日陣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四十九章雲煙覆日陣

三百四十九章雲煙覆日陣

天空之上,一道宛如夕陽西斜的火紅光線,猛然浮現,霎那間,火紅的光芒,驅逐了廣場上的日光,熾熱的火浪,讓得眾人如同身處火爐!

火紅光線,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轟然砸在那措手不及的雲棱頭頂之上,猶如悶雷般的悶響,在天空之上響徹而起。

「嘭!」

火紅光線狠狠砸在雲棱腦門,兇悍無匹的勁氣頃刻間爆發開來,劇烈的疼痛在這一刻,從雲棱腦中蔓延而出,猶如即將撕裂腦袋一般。

「啊!」

高空之上,雲棱雙臂抱著血流不止的腦袋,嘴中發出凄厲的哀嚎之聲,身體也是猶如那失去雙翼的鳥兒一般,對著地面之上直直墜落而去。

身體急速下降著,在即將距離地面尚還有十幾米距離時,雲棱雙翼一陣,竟是生生的將身體穩了下來,灰白色強光自其體內暴涌而出,霎時間,強光帶著暴怒的情緒,以一種無可抵擋的壓迫之勢,瞬間便是將那道火紅光線壓了過去,並且將之強行擊散。

斗王強者的含怒反擊,豈是一般?

火紅光線緩緩消散,那自雲稜體內爆發的灰白強光也是迅速收斂入體,強光消退,其中的雲棱,也是再度出現在所有視線注視之中,然而,當下方的視線在瞧見雲棱此時的形象之後,廣場之上,瞬間變得猶如死一般寂靜,再過得半會,一道道吸著涼氣地聲音,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半空之上。雲棱背後雙翼略微有些遲緩地扇動著。胸口劇烈地起伏著。雙手緊緊地抱著腦袋。殷紅地鮮血從指間滲透而出。滴滴答答地落下。幾乎將臉龐染成血色。

雙手緩緩離開腦袋。頓時。一道半寸厚許地深痕。從左額角之處。一直蔓延到了右耳朵之旁。深深地傷痕中。赫然能夠看見森森白骨。這般恐怖地傷勢。若是先前雲棱再反應得慢點。恐怕腦袋將會被蕭炎這一擊給削飛了去!

本來以蕭炎地實力。即使是施展了地階鬥技。也根本不可能將雲棱弄出這般恐怖傷勢。可是後者實在是太過輕敵。若是先前他能夠提早在頭頂上覆蓋上能量膜層。蕭炎地這一擊。最多只能讓得他傷勢嚴重點而已。而類似現在這種差點致命地傷勢。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地。

手掌緩緩顫抖著。雲棱胸口不斷地起伏著。忍著劇痛抬起頭來。那張蒼老地面龐。在此刻變得極為猙獰。雙眼怨毒地盯著天空上地蕭炎。那模樣。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般。

「好。好好小子。倒是老夫小瞧你了!」

咬牙切齒地冷笑著。腦袋上傳來地劇烈疼痛讓得雲棱有些眩暈。然而與**疼痛相比。精神上地暴怒。卻是差點讓得雲棱失去理智。在這雲嵐宗上。近千弟子面前。自己竟然被一個不足二十地小子。差點把這條命給搞了去。這臉丟得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從納戒中快速取出幾瓶療傷葯,然後全部敷在傷口處,感受著那緩緩擴散開的清涼感覺,雲棱這才感到疼痛舒緩了一點,目光怨毒的望著蕭炎,深吸了一口氣,獰然道:「蕭炎,今天,你別想安然離開雲嵐宗!」

蕭炎淡漠的瞥著那滿頭鮮血地雲棱,心中略感可惜,在施展出了地階鬥技後,竟然只是讓得他受了一些比較嚴重的傷勢,原本蕭炎還以為能直接一尺解決這老傢伙呢。

「先前炎施展的鬥技,應該是地階鬥技吧?」巨樹上,加刑天微眯著眸子望著那滿頭鮮血的雲棱,再轉向蕭炎,低聲喃喃道。

「嗯借他大斗師的實力,能夠傷到雲棱,想必鬥技等級不會低於地階。」法獁微微點了點頭,驚異的道:「沒想到他竟然還一直藏著,看來先前他與納蘭嫣然的比試,就算不取巧,想要得勝,也並非是很困難的事啊。」

加刑天嘆了一口氣,皺眉道:「這傢伙究竟是哪裡來的這麼多東西?先是異火,再是斗王級別的寵物,現在又是地階鬥技難道他背後,也有著什麼我們所不知道地強大勢力在支持他?」

法獁搖了搖頭,說實在的,他也覺得蕭炎能夠拿出這種種即使是連他們都感到驚訝的底牌,實在是詭異得有點過分了,至少,以他煉藥師公會地實力,是決計拿不出任何一種異火以及一頭斗王級別的寵物便是。

「難道是蕭家?」這話一出口,法獁便是自嘲地搖了搖頭,憑蕭家的實力,能夠拿出一種玄階鬥技便已是不易,想要擁有地階鬥技,那無疑是天方夜譚。

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是緊皺著眉頭嘆了一口氣,以他們所掌握地勢力情報,卻依然沒有半點信息渠道能夠

於蕭炎這三年間確切的消息,這個當年地蕭家廢物,從納蘭嫣然前去退婚之後,便是猛然崛起了,這,難道說這都是為納蘭嫣然退婚給予他刺激的關係?

兩人苦笑一聲,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納蘭嫣然算不算是自作孽?

天空上,那從雲稜體內散發而出的森然猙獰氣息,即使是下方的雲嵐宗弟子們也是有些察覺,當下面面相覷著,不敢發出絲毫聲音,以免觸暴雲棱這枚正處於臨爆點的炸彈。

「蕭炎這傢伙,這手可真是夠狠的啊。」能量罩邊緣處,海波東也是被場中的變故驚得回過了頭,瞧得那被打得頭破血流極為凄慘的雲棱,不由得搖了搖頭,暗自笑道。

「海老,趕緊打破護罩吧,這裡還是不久留為妙啊。」蕭炎抬頭,望向海波東的方向,開口催促道。

「三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