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五十章神秘斗皇出場

第三百五十章神秘斗皇出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章神秘斗皇出場。

三百五十章神秘斗皇出場!

在無數道緊張目光注視下,能量餘波緩緩散去,露出了那被擊中的七彩吞天蟒。

此時的吞天蟒,模樣頗為凄慘,那原本美麗光滑的七彩蛇鱗,被先前的那道恐怖攻擊直接崩裂了將近大半,殷紅的鮮血滲透出破碎的蛇鱗,滴滴答答猶如下著小雨一般滴落而下。

巨大的身體微微蠕動,將其中安然無恙的蕭炎放了出來。

蕭炎抬起頭,望著那蛇瞳中黯淡了許多的光芒,鮮血滴落在臉龐之上,略微有些溫熱。

「嘶

吞天蟒沖著蕭炎吐了吐蛇信,蛇瞳中有著頗為人性化的關切,如今吞天蟒已經晉入五階,早就具有了不不遜色人類的靈智,若非是由於美杜莎女王靈魂力量壓制的緣故,恐怕也早能口吐人言了。

吞天蟒從出世之後,第一眼見到的便是蕭炎,而且加上後面一直貼身相處,雖為畜類,可對蕭炎卻早已有了一些類似親情般的感情。

緊緊咬著牙,蕭炎望著那渾身鱗片破裂的吞天蟒,特別是當瞧得吞天蟒眼中的那抹人性化關切之後,一股憤怒幾乎差點沖走他的理智,不過好在最後,理智壓住了怒火,陰冷的看了一眼下方的雲棱,然後趕緊從納戒中取出一瓶瓶的療傷葯,然後對著吞天蟒身體砸了上去。

瓶子砸在那些鱗片上,便是轟然裂開,溫涼的療傷液體,順著傷口緩緩流淌,替吞天蟒消解著疼痛。

「好運地傢伙。上一次這畜生能救你。不過。這一次呢?」冷笑地望著那受傷不輕地吞天蟒。雲棱手掌一揮。雲海之中。巨大地能量螺旋球。再度凝聚而出。球體表面能量流溢。恐怖地勁氣。將周圍地空氣盡數震成虛無。

「下地獄去吧!」

臉龐上浮現一抹獰然。雲棱雙掌猛然一推。龐大地能量球。再度帶起呼嘯天際地壓迫風聲。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眼睛死死地盯著那不斷在眼瞳中放大地能量球。蕭炎緊緊咬著牙。死命握著玄重尺。體內。鬥氣瘋狂運轉!

「嘿。雲棱。以你雲嵐宗大長老地身份。竟然對一個小輩下這般毒手。虧你還好意思?」在能量球即將射向蕭炎之時。海波東地冷笑聲終於是響了起來。

「萬花冰鏡隨著喝聲響起。一塊籠罩了幾丈空間地巨大冰鏡。猛然出現在蕭炎面前。鏡面之上。布滿著無數細小平面。在日光照耀下。宛如一塊陽光所凝固而成地鏡面一般。

「轟!」

能量螺旋球重重轟擊在冰鏡之上,龐大無匹的能量,頓時被那無數的細小平面將勁力分散而去,待得能量球消散之後,冰鏡雖然是滿目瘡痍,可卻依然還堅持著直到瀰漫周圍空氣中的所有雲氣能量散去後,方才咔嚓一聲,爆裂化成漫天冰晶,緩緩飛落。

「嘿,沒事吧?」人影閃動,海波東出現在了蕭炎面前,背對著他,問道。

「還沒事。」蕭炎搖了搖頭,緊握著尺子,低聲道。

「這下麻煩了啊,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發狠地將「雲煙覆日陣」給弄了出來,這可是雲嵐宗的護宗大陣,發動起來代價看不小,以前的歲月中,不知道幫助雲嵐宗度過了多少次難關。」海波東目光緩緩在下方雲海中掃動著,苦笑道:「只要雲嵐宗弟子體內還有著能量,那我們就相當於是在和雲嵐宗上下近千弟子在作戰,這算是斗皇強者,也不可能強行完全抗下來啊。」

聞言,蕭炎眉頭緊皺,低沉的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海波東抬頭看了一眼籠罩廣場的能量罩,道:「除非能將這東西打破,只要它一破,那我就能帶著你離開,不過現在要護著你,我也分不出心了。」

說到這裡,他瞥了一眼蕭炎身後那龐大地吞天蟒,道:「那能量罩是由上百名雲嵐宗執事所構建,憑它斗王級別的實力,想要打破,恐怕時間不會短,而我們現在最缺少的,便是時間

「我和吞天蟒去試試,海老幫我們防護著那傢伙的攻擊!」蕭炎沉思了瞬間,當機立斷的道,現在沒有任何多餘的時間讓他們消耗。

「唉,也只能這樣了,那雲煙覆日陣,必須需要一名斗皇強者,方才能勉強抵抗啊,還好雲韻不在,不然的話,以她斗皇實力來主持大陣,就算是斗宗強者,也會有所忌憚地啊。」雖然明知道憑蕭炎的實力想要打破能量罩很是有些難度,不過到了這時候,海波東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若是能量罩不破,那麼他們便只能

雲嵐宗近千弟子硬戰。

以一敵千,對於斗皇強者來說,並不困難,可惜,經過雲煙覆日陣的凝聚,再加上那被培養了將近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默契,這近千名雲嵐宗弟子地實力,幾乎是全部疊加到了作為陣眼的雲棱身上,這般懸殊地戰鬥,就算是海波東,也唯有暫避鋒芒啊。

「海波東,既然你執迷不悟,那也就別怪老夫不念舊情了!」冷冷的望著天空上地海波東,雲棱也不含糊,再度從雲海中召喚出一枚雲煙球,這一次球體的體積,比先前幾乎大上了整整一倍。

望著那足有四五丈龐大地能量球,海波東臉龐上也是湧上一抹凝重,雙手間,寒氣繚繞,周身空間,無數細小的冰晶緩緩出現。

「唉,事情看來是鬧大了啊望著那即將展開真正大戰的雙方,加刑天嘆息著搖了搖頭:「為了一個墨承而已,與一名斗皇強者以及一名潛力恐怖的未來強者鬧成這般,值得么?」

「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