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五十三章雲嵐宗上任宗主斗宗雲山

第三百五十三章雲嵐宗上任宗主斗宗雲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五十三章雲嵐宗上任宗主,斗宗雲山!

猶如巨龍蘇醒般的磅礴氣勢,轉瞬間便是籠罩了整座雲嵐山,一股蕭炎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威壓,自雲嵐山深處蔓延而出,最後瀰漫廣場,頓時,廣場上,所有雲嵐宗弟子,都是忍不住心中的那抹敬畏,對著氣勢蔓延處,雙膝跪了下去,而雲棱以及那些雲嵐宗長老,雖然並未行跪禮,可卻也是恭敬的彎下了身。

「這股氣勢蘭嫣然美眸盯著雲嵐山深處,俏臉上,也是浮現一抹震撼,她沒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是將這位閉關許久的師祖都是驚動了出來。

「糟了個老傢伙竟然真的還沒死!」在氣勢蘇醒的霎那,海波東的臉色便是豁然變了,低低的聲音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震驚。

「是一屆的雲嵐宗宗主,雲山?」蕭炎臉色也是在此刻陰沉了許多,想起那夜海波東說的話,他皺眉問道。

「嗯。」海波東點了點頭,聲音低沉的道:「看這股氣勢是真的突破了斗皇障壁,晉入了斗宗級別啊。」

「斗宗強者么蕭炎手掌輕微的哆嗦了一下,他平生所見過的最強者,也就是美杜莎女王以及那加刑天而已,雖然斗皇與斗宗僅僅是一階之差,可這之間的差距,卻是天差地別,先前的海波東,能夠憑一己之力將三名斗王強者快速擊敗,而那斗宗強者,想要擊敗三名斗皇,卻也同樣不會困難到那裡去

「該死的是這樣麻煩。」抿著嘴,蕭炎心中也著實被這一波三折的事故搞得有些不耐了,每次都以為能夠離開之時,可卻總是冒出一些意外。

「海老...既然雲山真的出來了...那你,恐怕也得退去了吧?」猛然間想起當夜海波東的話,蕭炎低聲嘆道。

聞言,海波東一愣,臉色陰晴不定,好片刻之後,忽然咬了咬牙,道:「雖然我這人不喜閑事,不過做事也得有始有終,今日就算雲山真要阻攔,我也會儘力將你帶下雲嵐山!」

望著那咬牙的海波東,蕭炎怔了怔,旋即心頭微暖,雖說海波東在這種時候都沒有放棄,也是有著一些復紫靈丹的緣故,可不管如何說,在冒著得罪雲嵐宗地風險下,他還願意助自己脫險,這份情義,也是大出了蕭炎的意料,至少,遠遠比某些人要好很多。

「多謝了,海老,今日之助,蕭炎謹記於心,日後,在下必有所報!」蕭炎深吸了一口氣,對著海波東拱了拱手,清秀臉龐,極為認真。

「日後的事,再說吧,現在還是先把那個老傢伙給擺脫吧,在雲山蘇醒之時,這座雲嵐山便是籠罩在了他的氣場之下,此時就算想走,也並不容易了。」海波東苦笑著搖了搖頭,眼角瞟了一眼那懸浮在蕭炎身後地龐大吞天蟒,再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凌影,心中不斷盤算著雙方的戰鬥力。

在兩人低聲商談之時,那自雲嵐山深處散發而出的磅礴氣勢也是越來越濃烈,到得最後,一道清嘯聲猛然衝天而起,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一道白影忽然自雲嵐山深處浮現,旋即腳踏虛空,緩緩對著雲嵐宗廣場而來。

白影並未召喚鬥氣之翼,可在虛空踏步而行的速度卻絲毫不比海波東等人慢,每次腳步落下之處,虛空便是會蕩漾起一圈圈漣漪,漣漪消散,人影卻是早已經出現了百米之外,極為玄異。

如此幾次跨步,僅僅片刻時間,人影便是閃現在了廣場中央那處石碑之頂,淡淡的目光掃過滿是狼藉地場地,眉頭微微皺起,籠罩著廣場的威壓,在此刻也是變得濃烈了許多。

懸浮在天空上,蕭炎掃向那出現的白影,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著這位上一任雲嵐宗宗主。

白影身著一套極為樸素的白色長袍,微風拂來,長袍飄飄,頗有一種出塵飄逸氣息,他年齡看上不並不是很大,臉龐上沒有老人該有地皺紋,反而是猶如一塊散發著毫光的溫玉一般,要不是那一頭雪白的長髮,蕭炎還真的難以將他認為是和海波東一個年代的強者,不過從下方那些雲嵐宗弟子臉龐上所浮現的敬畏來看,這人,正是上一任雲嵐宗宗主雲山不假。

「嘿,這老傢伙突破斗宗後,竟然是變得年輕了一些,看來突破那個障壁的好處,還真是不小啊。」望著雲山的外貌,海波東忍不住的咂了咂嘴,低聲中地羨慕,倒是未加什麼掩飾。

「雲棱,給我解釋吧,你知道的,我說過,若非是極為重大之事,不要打擾我的靜修。」雲山目光轉向下方的雲棱,淡淡的道。

「老宗主,您可是出來啊,若是再晚點,恐怕雲嵐宗就得被人給毀了!」雲山目光掃來,頓時讓得雲棱腳腕一軟,雙膝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老臉上的血痕,讓得他看上去尤為凄慘。

「雲韻呢?」眉頭一皺,雲山問道。

「宗主外出去了,還未歸來。」雲棱急忙回道。

「簡略說說事情吧,這麼多年中,我雲嵐宗還是第一次被人破壞成這樣。」雲山雙手插在袖間,平淡的道。

聞言,雲棱精神一振,手指指向天空上的蕭炎,大聲道:「老宗主,今日之事,全部都是由他所引起!」

說著,雲棱趕忙將蕭炎與墨承之死間的一些嫌說了出來,當然,不得不說,雲棱能夠作為雲嵐宗大長老

著一些不弱地處理事務的本事,所以在說這些事:將那強留之舉,說成了委婉的想要蕭炎在雲嵐宗暫時歇息幾天,直到事情地澄清,而這些話,雲棱也的確是當場說過,不過兩者間挽留地口氣,卻是天差地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