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三百五十四章下山

隨著那妖嬈人兒的出現,廣場上,陷入了短暫的窒息。

寂靜持續了半晌之後,終於是率先被一道驚恐的失聲打破了去:「美杜莎女王?」

短短几個字出口,卻是猛然讓得廣場所有人都是打了個冷顫,這個名字,幾乎大多數的加瑪帝國人都是有所耳聞,那個冷艷而心狠手辣的美麗女人,在以往與加瑪帝國的戰爭中,不知道親手斬殺了多少成名強者,在這個帝國之中,也只有那寥寥可數的幾人,有著實力能夠與這個妖艷女人相抗衡。

這個女人,用自己那絲毫不遜色於那些鐵血帝王的狠辣手段,震懾著塔戈爾大沙漠附近的好幾個帝國,不敢輕易發動戰爭。

對於她,很多人都用可怕一詞來形容。

天空上,原本臉色凝重的海波東,此刻卻是已經完全轉換成了驚恐,他或許能夠在雲山面前保持鎮定,可在美杜莎女王面前,卻是始終難以掩飾內心對其的畏懼,當年沙漠的那場戰鬥,至今都是讓得他心有餘悸。

而那足足害得他享受了幾十年隱居生活的封印,更是讓得海波東對美杜莎女王畏之如蛇蠍。

在驚恐之餘,他又忽然打了個哆嗦,看先前那道強光,明顯那條七彩大蛇,便是美杜莎女王的化身,而一想起自己竟然是在沒有察覺的境況下,與這個恐怖的女人相處了不知多久的時間,海波東背後便是一片冰涼。

「蕭炎這個傢伙,有著美杜莎女王在身旁,竟然不和我說蛋啊,想害死我不成?」海波東心中略微有些惱怒的暗罵道。

「嘖嘖。美杜莎女王個小傢伙。不愧是小姐看上地人啊。雖然實力不怎樣。可這護身地強者。卻是一個比一個變態。這次雲嵐宗之行。恐怕就算沒有我。想必他也能順利地離開吧。」凌影讚歎著搖了搖頭。這忽然出現地美杜莎女王。也同樣是讓得他極為詫異。

巨樹之上。加刑天與法獁臉色也是在此刻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兩人對視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卻是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來。這一次地打擊。實在是有點太大了。

「美杜莎女王她不是在晉級中失敗了么?」古河愣然地望著那妖艷美人。目光緩緩掃向一旁地蕭炎。眉頭輕皺。低聲道:「看來並非是失敗了。而是在晉級之後。便是被蕭炎神不知鬼不覺地給帶走了。這個傢伙真是膽大得讓人無語。這個女人。殺起人來。可不比殺只雞麻煩多少啊。他倒是好運。竟然還能活到現在。」

其後。柳翎苦笑。現在蕭炎所展現出來地實力。明顯已經脫離了年輕一輩。即使是那些老一輩。都是望之不及啊。

在古河一旁。納蘭桀與木辰等人。皆是面面相覷著。在美杜莎女王那凶名之下。他們同樣是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蕭炎喉嚨悄悄滾動了一下。身體不著痕迹地移開了一點。目光在身後地美人身上掃了掃。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可心中卻依然是忍不住再度為她地美艷暗贊一聲。

此時的美杜莎女王,身體之上,僅僅披著一條淡紫錦袍,滿頭青絲順著香肩垂落而下,直至挺翹嬌臀,方才止住,那前凸後翹的誘人身材,猶如一枚成熟到極點的蜜桃一般,不斷散發著讓得人心中滾燙的韻味,目光下移,蕭炎忽然有些詫異的發現,美杜莎女王原本那條蛇尾,竟然是不知何時化成了兩隻修長白皙地人腿,雪白的小腳懸浮在離地半寸的位置,晶瑩剔透,不染塵埃。

「美杜莎女王沒想到啊,你竟然便是那條古怪地大蛇,難怪我說總是有些覺得不對。」手掌輕輕震動,一股能量漣漪自掌心中擴散而出,雲山借勢身體退後了幾步,淡然的臉龐上,頭一次出現許些凝重。

修長玉蔥指優雅輕彈,那擴散而來的能量漣漪自動消散,美杜莎女王緩緩前行一步,剛好與蕭炎平行著,那充滿著異樣魅惑的眸子掃了雲山一眼,淡淡地道:「我也沒想到,你竟然還真的突破斗皇障壁,進入斗宗級別了。」

「你不也是進化成功了么雲山笑了笑,目光瞥向蕭炎,道:「只是我還真是挺感詫異,以你的性子,竟然會出手幫助一個人類

「你若是不動吞天蟒,我也就不會出來,他的生死,我倒並非是很在意。」美杜莎女王瞟了蕭炎一眼,輕聲道。

蕭炎攤了攤手,手掌緊握著玄重尺柄,體內鬥氣快速運轉著,隨時準備著若美杜莎女王有何異動,便趕緊撤退,對於這個性子詭異莫測的女人,他同樣是滿懷戒心。

「那現在你出來了,打算如何?」雲山背後白色長發隨著清風飄蕩,似是隨意的問道。

「帶他走。」美杜莎女王把玩著纖細玉指,輕描淡寫地道。

「我可以不動你所化身的那條大蛇雲山皺了皺眉,道,經過先前地閃電交手,他清楚,現在的美杜莎女王,實力並不他弱,若是真打起來了,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我若是不帶他走,那小傢伙利馬就會暴動,我能出來,還是因為他地危機,那小傢伙方才放棄對我的壓制美杜莎女王纖指揉著光潔地額頭,眉宇間有著淡淡的無奈,顯然,讓她出來救蕭炎,明顯是有點不太情願。

對於美杜莎女王這番有些不著頭際的話,雲山倒是聽得明白,當下額頭皺紋更是深了一點,目光緩緩在周圍掃視了一圈,臉色變幻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廣場上,隨著雲山的沉默,也是再度變得安靜了下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