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第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五十七章蕭家變故

兩人在距離烏坦城之外不遠處降落而下,落地後,蕭炎並未再理會身旁的美杜莎女王,臉色有些陰沉的對著那大開的城門快步行去。

行近城門,蕭炎抬頭瞟了一眼那城門上方碩大的「烏坦城」三個大字,不由得停下腳步,望著那隱隱順著城門通道傳出來的鼎沸人聲,輕吐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喃喃道:「烏坦城,我蕭炎終於是又回來了」

舉步行進城門,穿過有些陰暗的城門通道,然後眼前陽光驟然大亮,蕭炎微微抬頭,那透著一抹親切與熟悉的交錯街道,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兩年了,也沒變多少啊輕聲笑了笑,歸家的那股淡淡溫情,讓得蕭炎臉龐上的陰沉淡了一些,偏頭望了一眼不急不緩的跟在身後的美杜莎女王,然後轉過頭來,抬腳對著那條曾經走了十幾年的街道,快步行去。

由於心中挂念著族中所發生之事,因此蕭炎途中並未有所停留,一路匆匆對著記憶中的道路快步行走著,期間在路過幾家以前蕭家坊市時,略微停了一下腳步,望著那人氣有些蕭條的坊市,他眉頭輕皺,步伐卻是逐漸加快。

十幾分鐘後,蕭炎輕車熟路的穿過幾條街道,然後腳步忽然頓住,抬頭望著那坐落在街道盡頭處的一處龐大院落,院門上碩大地「蕭家」二字,讓得他緩緩鬆了一口氣。

站在了自家門口,蕭炎卻是安靜了許多,目光在蕭家周圍掃過,當年他離家之時,這裡幾乎是門庭若市,然而如今,卻是顯得頗為冷清,那往日大門口整齊站立,頗具威勢的門衛,現在卻竟然是一個都不見。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眉頭緊皺,蕭炎偏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美杜莎女王,沉默了一下,忽然輕聲道:「能答應我一件事么?」

「不能。」這個女人似乎一直對於蕭炎先前的態度耿耿於懷,因此,聽得他的話,拒絕得極為利落。

「代價是一株煉製融靈丹所需要地藥材。」蕭炎淡淡地道。

「你有?」聞言。美杜莎女王眸子頓時亮了一點。

「有一株八陵魔針果。」在當初離開魔獸山脈地那個小山谷中。蕭炎帶了不少藥材。而那煉製融靈丹所需要地八陵魔針果。剛好在其中。

「什麼事?」

「今天。聽我地話。。

「殺人。。可以。

」美杜莎女王僅僅沉吟了不到兩秒,便是點頭,在她心中,殺人,比其他任何東西,都要實惠。

笑了笑,蕭炎轉身行近大門,然而腳步剛剛踏進,一道有些稚嫩的憤怒聲音,卻是從門後響了起來:「你又是誰?真當我蕭家好欺負是不?」

聽得聲音,蕭炎行走的腳步不由得一頓,偏過頭來,望向聲音響起地,在大門後方處,一個年齡僅僅只在十二三歲左右的清秀小女孩,正瞪著眼睛,怒視著他。

「你目光緩緩的在小女孩身上掃過,那幾年前的記憶,自腦海深處升探而起,蕭炎臉龐略微柔和了一點,輕笑道:「我記得,你叫蕭青吧?蕭媚表妹地妹妹,兩年沒見,竟然都是長這麼大了。」

聽得蕭炎一口便是叫出她的名字,小女孩明顯怔了怔,靈動的眸子先是在那美杜莎女王身上停留了一會,雖然如今年齡尚小,可她卻依然是為這個臉頰蒙著輕紗的妖嬈女人地美麗有所吃驚,吃驚了一瞬,目光便是頓在了蕭炎臉龐上,望著那張隱隱有點熟悉的輪廓,這個小女孩皺起了纖細地小眉頭,苦苦的思索著。

皺著眉沉思了許久,蕭青猛然間終於是想起了什麼,盯著蕭炎的那張小臉瞬間變動漲紅了起來,靈動眸子中,跳動著驚喜與激動,片刻後,忍不住激動的小女孩忽然對著蕭炎撲了過去。

「蕭炎表哥?真的是你,你終於回來了!」

前跨了一步,將那撲過來的小女孩接住,蕭炎微笑著撫摸著蕭青地髮絲,聲音柔和的道:「小妮子,兩年不見,可都快趕上你姐姐了哦,以後肯定也是個大美人。」

「表哥,嗚嗚,你可回來了,族裡出大事了,那些壞傢伙想要趁火打劫,每天都來蕭家,聽媽媽說,他們想要搶我們地坊市,最近我們連家都不敢出。」從蕭炎懷中抬起那張哭得稀里嘩啦的小臉蛋,蕭青紅著眼圈,泣聲道。

微微點著頭,蕭炎微笑地拍著蕭青的後背,低聲道:「好了,小妮子,不怕了,這些事,交給表哥吧,帶我進去看看。」

「嗯嗯蕭青急急地點著小腦袋,由於當初蕭炎助

舉成為烏坦城最大的勢力,因此,蕭炎的聲望,在蕭代小輩之中,極為高大,而且這兩年時間,因為蕭炎遺留而下的療傷葯的緣故,蕭家的勢力,也是在逐步的擴大著,所以,在這些小傢伙心中,那個離家歷練的蕭炎表哥,幾乎是有著神一般的神通。

站直身子,蕭炎望著那因為心情愉悅而在小道上蹦跳前行的蕭青,臉龐卻是緩緩陰沉了下來,手掌輕拍了拍背後玄重尺,那忽然自體內升騰而起的陰冷殺意,讓得一旁的美杜莎女王,都是略感詫異的挑了挑眉尖。

跟在蕭青身後,蕭炎腳步輕輕的踏在那碎石小道上,周圍那闊別兩年的熟悉環境,讓得童年的記憶,也是緩緩的從蕭炎腦中滲透而出。

一路跟著蕭青穿過幾條小道,一座頗為寬敞的大廳,逐漸的出現在了視線盡頭。

「那些壞蛋就在裡面,大長老他們也在裡面,不過他們身上都有傷,不然那些傢伙也不敢這麼放肆。」蕭青對著大廳揚了揚小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