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

三百六十二章葯岩。雲芝冷喝聲。如怒雷般。席捲山巒。

雲嵐宗內。所有弟子都是抬起頭。目光投向那蔚藍天空上。那裡。兩道人影懸空而立。那森然殺意。則正是從領頭的一位黑袍青年體內滿溢而出。

「蕭炎?他怎麼又來了?」當一些眼尖之人瞧清黑袍青年那冷漠臉龐之上。頓時。一道道驚呼聲。在雲嵐宗內接連不斷響了起來。這個當初將雲嵐宗鬧的天的覆的青年。的每一名雲嵐宗弟子。都是牢牢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蕭炎陰冷的目光緩在下方雲嵐宗各處廣場掃過。最後停頓在了一處大殿之上。那裡。一白光忽然夾著怒氣。暴射而出。最後懸浮在天空。憤怒的咆哮聲。響徹天空:「蕭炎。你竟然如此無禮。當真是找死不成?」

眼睛死死的盯那懸浮天空。臉色鐵青的雲棱。蕭炎右手猛的將背後玄重尺抽出。赫然指後。森然道:「老王八今天就算雲山護著你。也定要取你性命。」

「呵。好大的氣。正好在找你。今日。我看你還是留在雲嵐宗吧。」冷笑了一聲。雲棱咬著牙怒道。人這般闖上宗門。指名點姓的一通威脅怒罵。簡直是讓的他在宗門內名譽掃的。

「雲棱。住嘴。」清冷喝聲。忽然在天空響。聽的這喝聲。下方那些雲嵐宗弟子們。皆是不約而同的微微彎身。連那雲棱。也只的恨恨的甩了甩手。退後了一步。

幾道白光閃過天際。頓時。幾個人錯落的出現在了天空之上。其中間位置一人。一襲月白裙袍裙角隨風輕揚。頭上長被盤成鳳凰之狀。襯托著那張美麗容顏。高貴中。噙著幾分難以掩飾的威嚴。

目光緩緩自出現的這幾人身掃過。蕭炎的目光在雲山處停留了一會便是移到了處於間位置的月女人身上。能夠如此肆意喝斥身為大長老的雲棱想必她的身份絕對不會低。而在雲嵐宗內。除了在場的雲山之外。恐怕也就那現任宗主雲韻有這般資格了吧。

視線移上最後留在了那張雍高貴的美麗容之上。兩目交織。微微一愣。旋即驟然獃滯

這一刻。微風拂。現出兩張對視的獃滯臉龐。

「雲芝?」

「葯岩?」

安靜的半空中。兩道驚詫的聲音。帶著茫然。忽然從蕭炎與那雲嵐宗宗主雲韻嘴中傳了出來。

話脫口之後兩人是一怔。目光環視了一圈周。似乎都是察覺到了。當下臉色卻是各自有些變化。

「雲芝」

目光死死的盯著那竟然略顯慌亂的美麗臉頰。半晌之後。想通了什麼的蕭炎忽然深吸了一口冷氣不知如何。心卻是悄悄冷了一圈聲音中有著點點憤的顫抖:「恐怕叫你雲嵐宗宗主雲韻更好一些吧?」

「你」在先前大殿之中充著威嚴的眸子。此時卻是有些慌亂與飄忽了起來。雲韻苦笑道:「你沒想到。嫣然嘴中的蕭炎。竟然便會是你」

「韻兒。你與蕭炎識?」聽的兩人這有些沒頭沒腦的談話。周圍的雲棱等人也是一愣。面面相覷著。一旁的雲山眉頭一皺。忍不住的插口道。

「嗯有有過幾面之緣。不過他也是掩去了真實姓名。所以」韻眼光有些躲閃。道。

的雲韻的話。蕭炎心緩緩涼了下去。自嘲的搖了搖頭。抬頭輕笑道:「雲韻大人貴為雲嵐宗的宗主。我一屆無名小子。又怎可能與她相識?我認識的那人。叫做雲芝。並非雲韻」

貝齒緊咬著紅唇。雲韻盯著那張蘊著自嘲的年輕臉龐。他的話。讓雲韻心中隱隱有種作痛的感覺。那袖袍中的玉手。也是緊緊握了起來。其大力程度。竟然是讓的那手掌指骨處。也是有些白了起來。

目光來回的在蕭炎與雲韻臉上掃過。雲山眉頭皺的更深了。他能夠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必然是有著什麼事情

「蕭炎。上次放你去。此次為何再度來我雲嵐宗。並且當眾侮我宗門長老。你還真當我雲嵐宗好欺負不成?雖說你有美杜莎女王撐腰。可老夫依然要奉勸你。做事。留一線。想要找軟柿子捏。你可是找錯了的方。」雲山瞥了一眼蕭炎身後的美杜莎女王。沉聲喝道。喝聲中。隱隱有著怒意。

淡淡的將目光從雲韻身上移到雲山身上。蕭炎冷笑道:「雲山宗主。我為何要來雲嵐宗。恐怕這事。你的問雲棱大長老吧?」

臉色微變。雲山狠狠剮了雲棱一眼。沉聲道:「雲棱此次行事。也僅僅是一時意氣而已。況且。他也並未給你蕭家造成太大的損害。那些破壞的東西。我雲嵐宗會派人給你們賠償便是。好了。如果你是為這事來的。那就可以走了。」

「哈哈」的雲山此話。蕭炎卻是一怔。旋即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卻是有著幾分猙

殺意。下一刻。低頭大笑的蕭炎猛然抬頭。清秀的面龐。卻是布滿殺意:「雲山。我敬你是前輩。方才這般客氣說話。不過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雲棱那老狗來我蕭家。你還真以為僅僅只是破壞了點建?因為他此次緣故。我蕭家門。差點便是被滅。這後果。你輕描淡寫的一句賠償。便是可以完全抵消?」

聞言。天

人臉色都是微微變化。雲山與韻。臉色都是看。他們沒想到。雲雷兩人對他們保留了這麼多

「這事。的確是雲棱做的過分了。想要如何補償。我雲嵐宗可以盡量答應。」雲山嚴肅的道。這一他的口風。許是因為己方的理虧。卻是軟了一點。

「補償你***知道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