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第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六十四章生死之局!

雷鳴巨響炸響天空,此刻,雲嵐山頂,猶如是在頃刻間,化為了一座噴發的火山一般,熾熱的青白火苗,化為火浪,成圓弧形擴散而開,這一霎,雲嵐山開始了劇烈顫抖,一道道巨大裂縫,順著山壁蔓延而開,山石滾落,樹木焚毀,儼然一副毀滅末日般的景象。

洶湧的火浪,在雲嵐山山頂形成一幅巨大的火浪蓮花之狀,乃至方圓百里之地,皆是能夠清晰可見。

雲嵐宗方圓百里內,無數人抬頭,滿臉震撼的望著那在雲嵐山山頂綻放而開的火蓮,即使相隔這般遙遠的距離,仍然是讓得人感受到空氣似乎忽然間熾熱了許多。

完美形態的佛怒火蓮,破壞力,竟然恐怖如斯

距離雲嵐宗山頂幾百米外的天空上,海波東等人的身形閃現了出來,望著那橫立在天地間的巨大火蓮,感受著那擴散而出的熾熱氣浪,皆是忍不住的有些感到口乾舌燥,這股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點。

「這東西,是蕭炎施展出來的?」加刑天咽了一口唾沫,臉龐上的震撼難以掩飾,他雖然一直都極為高看蕭炎,可卻依然是沒想到,一個大斗師,居然能夠施展出這般即使是連他都感到心悸的恐怖攻擊。

在加刑天身旁不遠處,法獁苦笑著點了點頭,每一次見面,這個叫做蕭炎地青年似乎都會讓得他們大吃一驚,如今他所施展出來的這般神秘火蓮,更是狠狠的使他們震驚了一把,想到這裡,法獁心中忽然有些惋惜與後悔,按照蕭炎如今所展現出來的隱藏潛力,其實已經不會比雲嵐宗這個龐然大物的價值差上多少了就是說,即使是為了蕭炎得罪一個雲嵐宗,也並非是完全不划算的。

「唉,還是海老頭那老傢伙的眼光毒辣啊。」輕嘆了一口氣,法獁瞥了一眼不遠處懸空而立的海波東,在心中低聲道。

「今天地事。是真地鬧大了啊。不知道雲嵐宗究竟幹了什麼?按照蕭炎地性子。若非是真地被逼急了。是不可能做出這般瘋狂事來地啊。」目光緊緊地盯著火蓮盛開處。海波東臉色也是有些難看。搓著手苦笑道。

「佛怒火蓮威力雖然可怕。而且擊殺雲棱也並不難。可最主要地。還是雲山啊海波東清楚地知道。上一次蕭炎使用了佛怒火蓮後。可是直接昏迷了過去。若非是他出身相救地話。恐怕連蕭炎自己都會被佛怒火蓮地餘波給震死。可如今有雲山在場。就算是他出手。也決計不可能再次帶著蕭炎順利離開地啊。更何況。還有一個雲韻在。那難度。更是成數倍上升。

「唉。小傢伙啊。這次可是真地莽撞了啊輕嘆了一聲。海波東將目光投注向逐漸消散地火蓮處。那裡。火浪已經開始了緩緩消退。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那地動山搖地雲嵐山頂。那裡是火蓮盛開地地方。這般近距離地爆炸。就算是一名斗皇強者。也難以完全抵抗那種恐怖地毀滅力量啊。

隨著時間地緩緩推移。那籠罩著雲嵐山地火浪。終於是逐漸淡了下去。而出現在視線內地滿地狼藉。繞是海波東等人早有預料。可卻依然還是忍不住地苦笑著搖了搖頭。

煙塵消散。巨大地廣場。已經猶如地震一般。裂縫四面八方地蔓延而出。原本高聳地大殿。也是足足被震垮了將近大半。廣場中央處。那聳立地石碑。也是被轟得僅剩一小半還插在石板中。其餘部分。都是被火蓮地恐怖破壞力。摧成粉末。廣場外。一些坐落在周圍房屋以及大廳。則更直接變成了一片廢墟。廣場上。不斷有著雲嵐宗弟子地哀嚎響起。

當然,完美綻放的佛怒火蓮,所造成地破壞力,自然不是僅僅能摧毀一些房屋而已,而之所以讓得火蓮並未取得太大毀滅的原因,還是那半空上,成巨大碗型倒扣而下的能量罩

巨大的能量罩,直接是將整個雲嵐山山頂都是包裹在了其中,看其上所流轉的能量水波,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強者,都難以將之撼動,不過饒是如此,火蓮爆炸時,所滲透而下地殘餘能量,卻依然是將雲嵐宗破壞得一塌糊塗。

火浪消散時,天空上的蕭炎也是露出了身形,此時他地情況貌似也好不到那裡去,臉色蒼白,雙掌處一片焦黑,呼吸急促,眼睛赤紅的在那巨大地能量罩上掃過,最後臉色陰森的停在那懸浮在半空中,單手貼著能量罩地雲山,看他的姿勢,這將佛怒火蓮抵擋而下的能量罩,應該便是他的傑作。

當然,雖然成功的將佛怒火蓮抵擋了下來,可雲山似乎也是消耗不小,原本一直悠長平緩的呼吸,也是悄然急促了許些,與其呼吸想比,雲山的臉色,卻是已經徹底陰沉了下來,眼瞳之中,暴怒正在急速醞釀著。

陰森的目光從雲山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他左手拎著的人影身上,蕭炎一怔,旋即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原來雲山所拎之人,赫然便是那最先受到火蓮衝擊的雲棱,不過看他此時的滿身鮮血的模樣以及越來越虛弱的氣息,明顯已是再沒有半點活路。

腦袋忽然湧上一陣劇烈眩暈,蕭炎身體搖晃了幾下,便是咬著牙堅持了下來,從納戒中掏出一枚回氣丹,丟進嘴中,然後雙翼振動,身體急速後退,雲棱已死,那他也必須全速離開此處了。

「好,好啊蕭炎,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將我雲嵐宗破壞成這模樣地人,我真的是看低了你啊。」目光緩緩的在下方滿地狼藉的宗內掃過,雲山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所隱藏的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