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第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三十六章斗宗強者間的大戰!

隨著周身一道道狂風的凝聚,雲山手指處的那道白光也是越來越刺眼,到得最後,幾乎是猶如一輪天空上的耀日般。

「風之極,隕殺!」

某一刻,雲山周遭空氣瞬間凝固,手指豁然指向蕭炎,一聲厲喝,手指處,白光暴閃,一道極為纖細的光線,暴射而出。

光線速度快捷得有些恐怖,其所過之處,空間震蕩,一道漆黑的痕迹,遺留在蔚藍天空上,顯得極為刺眼。

這恐怖的鬥技,當年雲韻在與紫晶翼獅王對戰時,也曾經使用過,那一次的攻擊,直接是將同為斗皇實力的紫晶翼獅王全身最堅硬的獨角給居中切斷,由此可見,這神秘鬥技的洞穿力,將是何種恐怖,而且如今這鬥技由雲山施展出來,不管氣勢以及勁氣強橫程度上,都是遠遠超過了當初雲韻所施展時的強度。

而風之極一出,那遠處場外的加刑天等人臉色幾乎是同時微變,旋即猶如逃難一般,趕緊後退了老長的距離,看來,他們似乎是早就清楚這一鬥技的恐怖,甚至,說不定要親身體驗過。

在那天空上,也就唯有蕭炎以及美杜莎女王還能面不改色的就地停留。

淡淡的望著那破空瞬間襲來的白色光線,「蕭炎」手掌輕抬,那繚繞在指尖的森白色火焰,猛然騰燒而起,眨眼時間,便是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其中,右手微張,巨大的玄重尺再度浮現掌心,猛的緊握,漆黑的尺身,爆發出刺眼強光。

尺身之上強光越來越烈,到得最後,幾乎是猶如一輪耀日般,讓人不敢直視。

臉色略現凝重。蕭炎一聲低喝。手中重尺猛然對著不遠處地雲山狠狠劈下。

「焰分噬浪尺!」

喝聲。響徹天空。一道足有三丈寬大地彎月形狀地白色能量刃。自玄重尺頂暴射而出。

巨大地白色火焰能量彎月刃。飆射天際。一閃而逝。那股驟然而來地熾熱之感。幾乎讓得場上地人猶如處於火浪之中一般。

彎月刃帶起一道道刺耳地音爆之聲。劃破天際。那股一往無前地強悍威勢。甚至是有種要將天空橫劈為兩半地勢頭。

同樣是施展同一種鬥技。可這一次地焰分噬浪尺。卻是比上一次蕭炎在雲嵐宗所施展地。強橫了將近十倍不止!而這。便是本身實力所早就而成地差距!

彎月刃劃破長空,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與那道閃電而來的白色能量線條,轟然撞擊在了一起,霎那間,雷鳴般的巨響,在蔚藍的天空上炸響而起,恐怖地能量衝擊波,自碰撞處暴涌而出,那股龐大的壓力,竟然是將廣場上一些站立的人,直接給壓爬了下去。

「這就是斗宗強者地實力么?果然非同一般啊即使是相隔甚遠,可那迎面而來的能量衝擊波,卻依然是讓得加刑天等人臉色微變的再度退後了一段距離,在穩下身形後,加刑天抬頭眼神熾熱的望著兩人交戰處,不管如何說,他也是半隻腳踏入斗宗級別地超級強者,可即使如此,在面對著真正斗宗強者時,卻依然感覺到那般難以跨越的巨大差距。

「此時的蕭炎,怕是也有斗宗實力了吧?不然是絕不可能將雲山的風之極阻攔而下,要知道,當年雲山尚還是斗皇時,便是憑藉這招,擊殺了出雲帝國兩名同等級的強者啊。」法獁臉色凝重的道。

「不知你是否發現,自從蕭炎實力忽然大增之後,所使用地異火,僅僅是那種森白色那青色火焰,則是半點未用。」法獁忽然道,他身為煉藥師,自然是對火焰最為關注。

「嗯是現在蕭炎操控那白色火焰的手法,可比先前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啊。」加刑天點了點頭,道。

「這傢伙,真是讓人琢磨不透。」法獁沉思了一會,卻沒有半點頭緒,只得搖頭苦笑道。

加刑天深有同感地點頭,旋即抬頭望著那能量漣漪逐漸消散處,待得他看見那依然安然無恙的站在半空中地蕭炎後,道:「看來今日雲山想要留下蕭炎,還真是比較困難啊,而且,在那一旁,還有個不遜色於蕭炎的美杜莎女王在虎視眈眈,若是這兩人一聯手,就算是雲山,也唯有暫避鋒芒啊。」

「現在雲山也是騎虎難下啊,宗門大長老在這麼多人地面前被人擊殺,不管對方實力如何,他都必須出手啊,不然的話,這傳了出去,雲嵐宗臉就丟大了,畢竟,這事,可不比上次了啊。」法獁嘆息道:「而且,雙方梁子已經徹底結下,以雲山的性子,斷然不會讓一個潛力這般恐怖的未來敵人順利離開。」

「這事,也是雲棱自找啊,沒事竟然跑去烏坦城對付蕭家,這不是逼得蕭炎發瘋么?以為借著雲嵐宗名頭便可為所欲為,可卻是沒想到這次遇見了個狠角色。

」加刑天淡淡的道。

法獁苦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為這事發表什麼意見,抬頭望著現出身形的蕭炎以及雲山,低聲喃喃道:「唉,希望別搞出什麼傷亡吧,不然的話,那對加瑪帝國,可是大損失啊。」

「嘿,雲嵐宗宗主,也不過

已。」天空上,蕭炎袖袍輕拂,將那擴散自面前最衝擊波擊散,清秀臉龐,浮現一抹冷笑。

雲山臉色冰寒的望著那竟然毫髮無損的蕭炎,半晌後,緩緩吸了一口氣,冷聲道:「此時的你,的確很強,不過我相信,透支的力量,總是會有著代價,我的力量是屬於我自己的,而你的力量,卻是藉助或者透支,今日只要拖住你,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將這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