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五十一章神秘勢力魂殿

第三百五十一章神秘勢力魂殿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鎮鬼關」的東面城門,一位灰袍青年緩步走出,站在護城河之外,他眺目遙望了一下遠處的重重山巒,然後再轉頭往了一眼這加瑪帝國邊境的最後一座城市,從這裡出去之後,他便是真正的天高海闊任鳥飛了,外面的世界,定然會比這個帝國更加精彩。<>

深吸了一口氣,他終於是不再有所留戀,大踏步的對著遠處行去,削瘦的背影,緩緩消失在大道盡頭。

在灰袍青年消失之後半個小時左右,「鎮鬼關」上空,忽然詭異的湧現出了許些黑氣,這些黑氣繚繞在天空上,猶如是具有靈性一般,猶如鬼魅。

黑氣在「鎮鬼關」先前蕭炎所戰鬥的方向上空處徘徊了一會後,忽然對著蕭炎離開處飄掠而去,沿途所過處,留下一道若隱若現的黑痕。

蔥鬱的林間大道上,安靜的寂靜無聲,唯有鳥兒在樹枝上唧唧喳喳的輕聲,為這空曠的道路,添加了許些生氣。

「老師您剛才?」安靜的行走了許久,蕭炎終於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低聲叫了一聲。

蕭炎聲音說出將近兩分鐘後,方才有著一道低低的嘆息聲響起,葯老苦笑著喃喃道:「唉,沒想到在加瑪帝國附近也是有著這些傢伙的存在他們很少來這裡的啊,為什麼這次

葯老的低低自喃聲讓得蕭炎滿頭霧水,當下只得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師說的「那些傢伙」什麼人啊?」

聽得蕭炎地問題。葯老卻是陷入了沉默。而瞧得葯老這般模樣。蕭炎一怔。也沒有繼續追問。眉頭微皺。繼續沿著地圖所指。順著這條通往那「黑角域」地道路行走著。然而心中卻是有些不安了起來。

「小傢伙。這些事。本來想等你變得更強時再告訴你。可如今卻是出乎意料地被他們現了我地行跡。我原本地計劃也是被打破果你想知道地話。那我只能提前告知你了。」沉默了許久地葯老。忽然開口道:「不過我得事先提醒你。此事背後牽連地勢力實在是太大。遠非雲嵐宗那種宗派可以相比。甚至。連我都是感到極為棘手。你。現在還確定要知道?」

蕭炎手掌不經意地顫了顫。喉嚨緩緩滾動著咽下了一口唾沫。走動地步伐。也是逐漸停下。安靜地佇立在原地。他有種預感。葯老接下來所說地事。恐怕將會讓得他以前那種不急不緩地安穩日子瞬間遠去。

隨著他地沉默。葯老也是沒有再說話。不過似乎蕭炎卻是隱隱地感到一股失望地情緒。從手中戒指內滲透而出

沉默持續了將近五六分鐘左右。蕭炎忽然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目光透過樹葉縫隙。望向那湛藍地天空。手指磨挲著那枚黑色戒指。聲音輕柔地道:「說吧。老師。雖然並不知道那牽連勢力究竟強到何種地步。不過。我只想說一句話。是您地弟子。我地這身本事。是您給我地。」

「哈哈。好。好!我葯塵地這雙眼睛。總算沒有再瞎第二次!哈哈!」

在蕭炎聲音落下後,葯老便是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後,接連兩個好字,帶著極重地顫抖口音,在蕭炎心中響起,因為心情激蕩,他第一次在蕭炎面前說出了這個曾經名震整個鬥氣大陸的名字!

蕭炎那雖然平平淡淡,可卻是自內心地一句話,讓得一直風輕雲淡的葯老,幾乎有種老淚縱橫的激動,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他曾經經歷過,那種痛,幾乎是痛入骨髓,不過好在,這一次,他那失算了一次的眼睛,終於是沒有再一次重蹈覆轍!

「葯塵這便是老師曾經的名字么」腦中念叨著那個陌生的名字,蕭炎的注意力,卻是停在了另外一句話上:「沒有瞎第二次也就是說曾經瞎了一次,唉,看來老師曾經的往事也挺坎坷啊

「小傢伙,我以前便是與你說過,鬥氣大陸很大很大,其中更是強如雲,即使那在加瑪帝國中算得上最強的人:雲山,到了大陸中,也不得不收斂其傲氣,因為在這裡,比他強的人,很多葯老緩緩的聲調中,略微有些蒼涼,將蕭炎的精神吸引得不敢有絲毫分散。

「因為這龐大的地域,所以也是造就了極多的古怪勢力,而其中,便是有著一種名為「魂殿」的神秘勢力,雖然這個勢力幾乎遍布了將近大半個大陸,並且只有類似加瑪帝國這種距離大陸中心頗遠的國家,方才極少有著他們的身影出現,可是知曉他們存在的人,這個大並不多

「魂殿?」嘴中喃喃了一聲這個名字,蕭炎低聲道:「先前在「鎮鬼關」,老師便是察覺到了他們的行跡吧?」

「嗯葯老苦笑著點了點頭魂殿」極為強大與神秘,並且行事方式也很是怪異,連我對他們都是知之不深,不過他們一般並不對正常人出手,他們的目標,是那些因為**死亡,可卻靈魂異樣強大的「活魂」為煉藥師,你也應該知道,在靈魂力量強大到某個界限後,即使是身體被摧毀,可靈魂,卻依然是能夠殘存下來,尋找著再次復活的機會,而對於這種靈魂,他們則稱之為:「活魂」!」

「就是說老師這種吧?」蕭炎抿著嘴,輕聲道。

「嗯。」葯老嗯了一聲,旋即聲音中突兀的多出了許些憤怒與陰沉:「他們就像是大陸上的靈魂清道夫一般,任何脫離了身體的強大靈魂,都會被他們所感應,然後派人神秘截殺,我不知道他們究竟為什麼專門找靈魂體下手可他們似乎對靈魂有著特殊的剋制手段,當年我在肉身損毀之後,不出多久,便是遭到了他們的圍殺,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