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五章重頭戲

第三百六十五章重頭戲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六十五章重頭戲!

隨著「三千雷動」的出場,拍賣場的氣氛便是進入了最火爆的**時段,那些前方的大勢力,也終於是開始了讓得無數人目瞪口呆的赤膊紅臉競價。

「三千雷動」,並沒有設置最初的底價,不過在那拍賣師手中拍賣錘剛剛落下的霎那,價格便是猛然飆上了兩百萬高價,這等恐怖增速,幾乎是蕭炎自出生以來這麼多年,首次所見。

一擲千金,如此豪氣與氣魄,被那些勢力在這地階身法鬥技的誘惑面前,展現得淋漓盡致。

節節攀升的價格,將拍賣場的氣氛一直維持在激動嘶吼聲中,沒有片刻落下過,而在那急速翻倍的天價之下,即使很多人都清楚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打那東西的主意,可能夠親眼看見這般驚心動魄的金錢競爭,倒也是讓得他們感覺到此行不虛了。

急速遞高的價,在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的血淋淋爭奪下,終於是逐漸進入尾聲,而到得此時,「三千雷動」的價格,已經提升到了令人咂舌的八百二十七萬

八百多萬這等龐大巨款,是相當於加瑪帝國米特爾家族好幾年的總收入了啊,這種巨款,想必就算是在黑角域中,恐怕也沒有哪方勢力能夠毫不在意的隨意拿出來吧。

價格到了這地步,終於有一些較弱勢力開始了放棄,而隨著這般不間斷的價格淘汰下,十分鐘後,那屬於黑骷墓勢力的灰袍中年人,終於是臉色抽搐的報出了一千零二十萬的天價,將整個拍賣場,震撼得鴉雀無聲。

地階鬥技,千萬天價!

寂寞無聲的拍賣場在持續了將幾分鐘後終於是逐漸回復,一道道目光互相對視,皆是被那恐怖的天價震撼得渾身發粟以及熱血沸騰,一千萬啊,這種龐大數量,需要一個勢力多久的積累?

黑骷墓竟然會下這種價。明顯也讓得血宗。天蛇府等勢力極感措手不及互相面面相覷之後。皆是臉色難看地縮回了到口地喊價。

血宗少宗主范凌眼神陰冷瞥著那灰袍上繪有骷髏頭地中年人。手掌輕輕顫抖了幾下。微微垂頭。眼眸中閃過一抹獰笑與殺意。

隨著血宗天蛇府等勢力地退縮。自然是再沒有人有資格與黑骷墓相競爭。而至此卷地階低級地身法鬥技。則是在無數人注視下。落進了黑骷墓囊中。

「呼才是真正地廝殺啊。千萬巨款」望著緩緩落幕地殘酷競爭炎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苦笑了一聲。旋即略感疑惑地道:「只是種地階鬥技。真地能夠用金錢來衡量么?」

「呃這話說得你要煉製丹藥。總得購買藥材吧?不然憑你一個人。想要收集齊那些分布在大陸各種區域地奇藥費多少精力與時間?比如你要煉製地靈丹。那四種材料地總價便是不會低於五百萬不需要錢?更何況血宗這些大勢力。手下養著那麼多人買人。培養強者樣不要錢?你是不當家不知辛苦啊。」聽得蕭炎這話。葯老頓時一滯。無奈地替這很少為錢而苦惱地溫室花朵解釋著。

聽得葯老那無奈聲音。蕭炎也是訕笑了一聲。抬頭望向水晶台上。而當瞧得那滿臉紅光地拍賣師忽然臉色一肅之後。不由得一怔。旋即低聲道:「看來壓箱底地東西。要上場了啊。」

瞧得拍賣師臉色變化的有著不少人,他們似乎也是從此發現了什麼,當下嘴中的竊竊私語自動的停止而下,一道道目光,目不轉睛的等待著此次拍賣會的重頭戲出場。

「終於要出來了么蒼白的臉龐上浮現一抹紅潤,血宗少宗主范凌眼睛中異芒閃爍,喃喃道。

另外一旁的天蛇府,黑骷墓,也是在此刻收斂了臉龐上的一些笑容,原本懶散的目光,也是變得猶如鷹般銳利了起來。

「啪啪

水晶台上,拍賣師臉色嚴肅的拍了拍雙手,而隨著他的掌聲響起,水晶台邊緣處,忽然發出一陣咔咔聲響,旋即一圈漆黑色的金屬柵欄,緩緩升起,最後成圓形之狀將檯子圍在其中,甚至,連水晶台上空,也是由延伸出來的金屬條給蓋得嚴實了下來。

「呵呵,請諸位不要太過在意,這只是我們為了保全拍賣品的安全而使用的一點措施。」瞧得那猶如囚牢一般的柵欄構建完畢,那拍賣師沖著場中眾人笑了笑,解釋道。

「這囚牢是由寒鐵所鑄,即使是斗皇強者,段時間內也難以突破而出。」說著話時,拍賣師的眼睛,還特意的從前方血

蛇府等勢力的席位處掃過,言語間的意思,不言而喻

對於他這特別的指明,那些勢力代表也只是淡淡笑了笑,並沒有太過在意,往年的拍賣會中,出手搶奪拍賣品的事情並非是沒有出現過,所以,八扇門會如此謹慎,也是正常,否則的話,在自己地盤上被人把東西給強行奪走了,那還有什麼臉面在黑角域立足?

對於八扇門這太過謹慎的舉動,蕭炎也是怔了一下,不過緊接著便是回復了過來,在這混亂的黑角域中,發生任何離譜的事情,都不用感到太過驚訝。

「嘖嘖,拍賣場中忽然多出了很多隱藏氣息,在二樓的某處,甚至有一道不比海波東弱的氣息,想必那應該是八扇門的門主吧,嘿,看來他們也是很不放心啊葯老戲謔的聲音,突然在蕭炎心中響起。

「呃?」聞言,蕭炎一愣,黑袍下的目光隱晦的從拍賣場四周的一些陰影中掃過,藉助著曾經被火焰洗禮過的眼睛,他能夠隱隱看見其中一些漆黑的寒芒。

「那重頭戲究竟么東西?竟然能讓得八扇門如此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