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六十七章尾隨第三更

第三百六十七章尾隨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六十七章尾隨

緩步走出拍賣場,蕭炎站在門口處,抬頭望著那略微昏暗的天空,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對著拍賣場的一處客廳行去。

「還是先把拍賣的錢以及拍買的東西拿到手吧。

」蕭炎邊走邊自言自語道。

進入客廳,蕭炎將自己的那二級貴賓卡交給了一位侍女,說清了來意之後,便是被後者恭敬的請了進去。

「大人,請您稍等刻,拍賣會馬上就要結束了,到時候主事的人,會幫大人清理拍賣之物。」侍女將一杯溫茶放在蕭炎身旁的桌上,然後便是微笑著退了出去。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將茶捧在手中,吸取著那許些溫度,可卻並沒有喝,在這黑角域中,謹慎一點,並沒有壞處,特別是在這種看似公平,可暗地卻黑暗得一塌糊塗的拍賣場所。

微閉著眸,蕭炎手指緩緩的敲打在桌面上,如此許久之後,幾道腳步聲忽然由遠而近的傳進大廳,手指逐漸頓住,蕭炎睜開眼睛,望向那被掀開的帘子,那裡,一位有些矮小的乾瘦老者正領著兩名侍女,笑眯眯的走進來。

「呵呵,先生應該便是拍賣三枚青靈的人吧?我是這裡的主事,叫我胡管事便好。」瞧得那全身被包裹在黑袍中的蕭炎,老者走上前來,笑著道。

「岩。」淡淡的點了點頭,蕭炎輕聲道:「胡管事,拍賣會結束了?」

「呵呵。圓滿結束了。」胡管笑著點了點頭。目光不著痕迹地在蕭炎身上掃過。卻並未發現任何能夠瞧出後者身份地遺漏。揮了揮手。後面地一名侍女趕忙將手中地銀盤舉了起來。在那銀盤中。有著一張紫金卡片片上。繪著五道顏色不同地波紋。

五紋紫金卡。這在鬥氣大陸。可只有斗靈強者方才有資格辦理與攜帶。當然。萬事無絕對。按照常理來說。一位三品煉藥師。也是夠了這種資格。

「葯岩先生。你地三枚青靈丹拍賣總價格是二百七十萬。扣去百分之十地拍賣會手續費。則還剩下二百五十三萬。」胡管事眼睛眯得猶如一條縫隙。笑著道:「那株地心火芝花費了一百二十萬。八方明火鼎爐。花費了四十萬。那你最後地所得便是九十三萬剩地錢在這張紫金卡中。而你拍買地那些東西。則是在這枚納戒里。」

胡管事一揮手。那名侍女便是將銀盤遞到了蕭炎面前。銀盤中。有著一張五紋紫金卡以及一枚普通納戒。

「好黑地手續費」心中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蕭炎沒想到這忙活了大半天。最後竟然也僅僅還剩下不到百萬資金。

伸手將卡片與納戒取過。蕭炎細細地檢查了一下納戒中地地心火芝與八方明火鼎爐後方才將兩種東西取出。再放進自己地納戒內。

「對了,胡管事,那拍賣會最後的陰陽玄龍丹,被哪方勢力成功拍買到了?」將東西都整理好後,蕭炎忽然似是隨意的好奇問道。

「呵呵,那東西最後被天蛇府的人拍買走了。」聽得蕭炎的問題胡管事也並未遲,直接說了出來,畢竟那拍買可是無數人親眼看著呢,即使他不說,恐怕也就一下午時間消息便是會傳遍大半個黑角域。

「天蛇府么黑袍陰影下的眉頭輕挑了挑,蕭炎心中喃喃了一聲。

「既然東西已經到手在下也就不打擾了,告辭。」得到答案後炎也就不再遲疑,對著胡管事拱了拱手欲離開。

「呵呵,葯岩先生稍等一下,我家門主對先生頗感興趣,若是先生不介意的話,能否與我門主見面聊聊天?」瞧得蕭炎要走,那名胡管事卻是忽然笑道。

黑袍下的眉頭微皺,蕭炎淡淡的道:「算了吧,我只是拍賣點東西而已,有什麼會讓得貴門主感興趣的?抱歉,在下還有一些事,便不多留了,日後若是還需要拍賣什麼東西,定然繼續來找胡管事,告辭。」

說完,蕭炎不待胡管事出言相留,便是快步行出了大廳。

站在大廳中,胡管事微眯著眼睛望著消失在視線中的蕭炎,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

「怎麼?看出他的身份了么?」

淡淡的聲音,忽然在大廳中響起,胡管事一回頭,卻是瞧得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蕭炎先前的椅子上,隨著這名男子的出現,大廳中的氣氛似乎都是忽然間變得具有壓迫一般,讓得胡管事腰桿彎下了許多。

「門主看見這位發須有些發白的中年男子,胡

忙恭敬的道:「暫時還看不出,這人隱藏得太深,~他能一次性的拿出三枚青靈丹,有大半幾率他本身便是一名煉藥師,而且恐怕等級還不弱,畢竟青靈丹這種品階的丹藥,就算是普通的四品煉藥師,也頗難煉出的,可我想盡了我所能知道的那些高階煉藥師,可卻沒有一個與這個人相符的。」

眉頭微皺,中年男子微微嗯了一聲,淡淡的聲音中,卻是蘊含著難以掩飾的陰冷殺意:「派人暗中跟蹤他,搞清楚他的底細,一名能夠煉製出青靈丹的高階煉藥師,那可不多得,想盡一切辦法讓得他為我八扇門效力果實在不行的話,在確保萬無一失的情況下,可以除去然不能為我所用,那自然也不能便宜別人,否則的話,遲早是個禍害。

「是。」胡管事趕忙應聲。

「嗯,你去辦吧,找點隱匿身形比較精通的人,我還得親自去給天蛇府的人辦陰陽玄龍丹的交接手續,那東西太貴重了,如果不是賣主身份太強,嘿,在我這拍賣的東西,哪有拿出去的道理。」站起身來,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