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七十三章吞服陰陽玄龍丹

第三百七十三章吞服陰陽玄龍丹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七十三章吞服陰陽玄龍丹!

茂密的山林,一道黑影猛然閃掠而過,偶爾間,黑袍碰上橫生而出的樹枝,黑袍掀動,露出了一張清秀的年輕臉龐,赫然是那在擊殺了范凌等人後,取得寶物逃掠中的蕭炎。

似是為了擔心在地面奔掠會被發現腳印等等之類微小線索,所以蕭炎自從離開了下手之地後,便是一直選擇在樹榦之上閃掠,就算偶爾落地,他也會小心翼翼的將腳印等東西塗抹掉。

而藉助著森林中茂密樹叢的掩飾,雖然在逃跑期間,蕭炎也曾經感受到了一股充斥著無比陰寒與殺意的氣息自天空上飛掠而過,不過好在有著葯老幫忙隱匿氣息,所以,這一路拚命的逃竄中,竟然是沒有被那暴怒中的范癆給察覺,實在是萬幸。

整整一天一夜的賣命逃竄,讓得蕭炎遠遠的將黑印城甩了開去,而此時,那范癆即使是有通天之能,也決計不可能再在這幾百里之外將蕭炎給尋出來。

一處陡峭斜坡崖上,黑影忽然從後方的森林中彈射而出,然後穩穩的落在邊緣的一塊巨石上,一襲黑袍經過一整天時間的逃竄,略微有些顯得髒亂,手掌掀開頭頂上的斗篷,露出一張經過一夜休整後而再度恢復了精神的年輕臉龐。

站在山崖邊緣處,蕭炎深了一口那略帶著許些薄霧的空氣,那尚還殘餘的許些疲憊,終於是完全消散,目光望著山崖下方如蚯蚓蜿蜒般的道路,嘴角忽然間忍不住的勾起一抹細微弧度緊接著,弧度擴大後化為一陣痛快大笑,在山崖之上久久回蕩。

這一次的身黃雀,其收穫遠遠超過了蕭炎的預料,原本他僅僅只是想得到那殘破的地圖而已,可沒想到那范凌等人還主動替他將陰陽玄龍丹以及三千雷動這等奇寶給搶了過來種即使是放進整個鬥氣大陸也能帶起一番不小波浪的寶貝,便是這般帶著幾分滑稽性質的落到了蕭炎手中,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幾乎是讓得現在的蕭炎都是有些恍惚的夢境感覺。

笑聲逐漸落下,蕭炎手掌一晃,那朴的殘破地圖,出現在掌心緊接著屈指輕彈納戒,又是一份稍大點的以及兩份那次被海波東一分為二的殘破地圖閃現而出,手掌小心翼翼的將三份地圖拼湊而起,再望得那左下角的偌大缺角,蕭炎不由得輕笑了一聲,沒想到才僅僅三年多時間不知道分散在大陸何處的殘破地圖,便是有三份落在了自己手中得不說,實在是太幸運了。

「還好我最先所得到地殘圖上面有著凈蓮妖火地圖案然地話。恐怕連老師都不會由這份殘破地圖聯想到那異火榜排名第三地凈蓮妖火上去如果我們並不知道地圖地確切底細。就算是在別地地方遇見了相同地殘圖。恐怕也不會像如今這般。冒著被斗皇強者以及一龐大勢力追殺地危險。來搶奪這些地圖啊對著地圖失神了一會。蕭炎忽然有些慶幸地喃喃道。

心中在慶幸了半後。蕭炎便是小心翼翼地將地圖收好。手掌一翻。一個冒著白色霧氣地寒玉盒。現了出來。

眼睛直直地盯著寒玉盒子。蕭炎喉微微滾動了一下。那原本平靜下來地心臟。卻是再度劇烈地跳動了起來。在這等奇寶面前。蕭炎地定力。也是被削弱了許多。

手掌小心地掀開一絲盒縫。一縷金光頓時便是射了出來啊。見狀。蕭炎趕忙將之蓋下。那謹慎模樣。生怕引來什麼強者。畢竟。在陰陽玄龍丹這種天價寶貝地誘惑下。除了極少數等級已經達到某種級別地強者或者無欲無求地人之外。恐怕很多人都會遮掩不住心中地貪婪。進而直接殺人奪寶。而那兩種人。在這黑角域中。似乎可以少得忽略不計

「吃了它吧。留在身上。不安全淡淡地聲音。忽然地在蕭炎心中響起。

「呃?啥?」聞言。蕭炎一怔。一時間竟沒有回過神來。

「我說,讓你服下這枚陰陽玄龍丹!」瞧得蕭炎那愣頭愣腦的模樣,葯老只得無奈的再重複了一句。

「在這裡?」蕭炎滿臉錯愕,這可是七品丹藥啊,就這般在這並算不得多安全的地方就服下?以前他服用三紋青靈丹時,還得找個安全沒人打擾的地方好好煉化藥力呢。

「別廢話了,吃了!」葯老不耐的催促道。

苦笑了一聲,蕭炎只得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掀開寒玉盒子,在盒蓋掀開的霎那,他猛然一把將之覆蓋在了手心,然後手掌上,淡青色的鬥氣涌盛而出,將那即將暴射天空的金光擋了下去。

手掌中,陰陽玄龍丹表面上,金光流轉,兩條細小的金色神龍,在丹內不斷盤旋,淡淡的龍吟聲,透出丹藥,細細聽去,那股細微的龍吟聲,似乎隱隱有著一種奇異的魔力,竟然能夠讓得人的靈魂有著瞬間的失神與顫抖

「呼

使勁的甩了甩頭,蕭炎再度望向那枚陰陽玄龍丹時,眼中不由得多了許些驚異,不愧是七品丹藥,居然有著影響人靈魂的奇異力量,從修鍊到現在,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能夠使得靈魂產生迷幻的奇異聲音

手掌握著陰陽玄龍丹,蕭炎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猛的塞進嘴

還不及嚼動,金便是化為一股熱流,順著喉嚨灌

澎湃的熱流猶如洪水般,鋪天蓋地的湧進身體之內,蕭炎緊咬著牙關,趕忙盤膝而坐,等待著藥力爆發之刻。

然而,在蕭炎盤腿坐下之後不久,預料之中的藥力揮發卻並未出現,那澎湃如洪水的熱流是猶如水流進入海綿之中一般,緩緩沉澱到最後的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