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七十四章和平鎮

第三百七十四章和平鎮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七十四章和平鎮

帶著奇異波動的吼聲,在山巒之間浩蕩傳播,許久之後,方才逐漸消散,而至此,那忽然變得安靜的山巒,方才悄然的恢復了一些生氣。

山崖之上,蕭炎忽然捂住脖子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然後使勁的咽了幾口唾沫,那喉嚨處猶如火燒火燎的感覺方才減弱了一點。

「正常反應,不用太過擔心瞧得蕭炎這般表現,葯老笑著安慰道。

「咳師,我繼承成功了?」臉龐雖然因為劇烈咳嗽而有些漲紅,可蕭炎卻依然是臉帶興奮,急切的問道。

「嗯,看樣子,的確成功得到了那具有震懾靈魂的奇異龍氣葯老笑著道,笑聲略有些欣慰。

聞言,蕭炎臉龐上興奮更濃郁了許多,雖然這陰陽玄龍丹並沒有讓得他立即便是提升實力,不過這所謂龍氣,倒卻是讓得他多了一種出人意料的攻擊手段,可以想像,日後這東西,恐怕將會給予蕭炎極大的幫助。

「不過你現在然成功繼承了陰陽玄龍丹的龍氣,不過若是光光依靠著龍氣來發出那種聲波的話,對你喉嚨的損傷實在是太大,萬一一個不慎,最後搞成了啞巴,那可就損失太大了。」葯老沉吟道。

「這所謂的龍氣聲波,還配合著那種類似聲波鬥技來使用吧?」蕭炎微微皺眉,聽得葯老的嗯聲後,他不由得苦笑道:「那種鬥技,也是頗為稀少,想要弄到手,談何容易?」

「慢慢吧,當年我倒是有著一本玄階的聲波鬥技過後來因為一些變故,卻是遺失了,所以,這東西,也只能靠你自己去尋找了。」葯老嘆道。

聽得葯老話。蕭炎只得聳了聳肩。看來想從他這裡剮出一本聲波鬥技是別指望了。

順手從納戒中取出一瓶水。狠狠灌了一口。抹去嘴角水漬炎忽然隨口問道:「老師似乎對這陰陽玄龍丹很是了解啊?竟然連如何將隱藏在鬥氣中地那僂龍氣逼出來都知道。」

蕭炎這話出口後。葯老卻是驟然陷入了沉默瞧得他這般舉止。蕭炎也是一怔。旋即想起在拍賣會中藥老初次見到那枚陰陽玄龍丹地反應。不由得有些尷尬。

在沉默了許久之後。葯老淡淡地聲音才再度響起。只不過那說出來地話是讓得蕭炎有些錯愕。

「因為那陰陽玄龍丹地藥方。便是我創製出來地這個大陸上。能夠煉製出這種丹藥地人。只有兩個。一個是我。另外一個話到這裡葯老聲音中忽然多了許些淡淡地悲涼。

清晰地察覺到葯老聲音中地那些情緒。蕭炎明智地保持了沉默沒有插嘴。

「另外一個,便是當年被我視為最完美傳承者的學生在煉藥之上的天賦並不比你弱,而我在他身上所付諸的心血同樣不比你弱,在他尚還是嬰兒之時,我把他從冰冷的廢墟堆中抱了出來,視之為親子,並且把他當做最完美的傳承者來培養」

葯老笑了笑,聲音平淡:「只不過後,為了一些東西,他選擇了背叛呵呵,或許,我會變成如今這幅模樣,還得多虧了他的「福」。」

「他該死。

感受著葯老聲音中的那抹凄涼,那是一種被至親之人背叛傷害後,而由心底深處蔓延而出的寒意,蕭炎緩緩吐了一口氣,袖袍中的拳頭,死死的握著,目視著前方,輕輕的聲音,似乎是在對著那個從未見過面的師兄所說。

「我們不該這麼早離開黑印城,既然八扇門幫那人拍賣了東西,想必也見過他,再者,這般貴重的東西,恐怕他也不會隨便讓人便是送過來,說得,是親自護送

「呵呵,就算在黑印城真找到了他又能如何?」葯老淡淡的道:「我說過,他的煉藥天賦並不你弱,在我那麼多年的悉心培養下,當年的他,曾經是鬥氣大陸煉藥界中,最耀眼最璀璨的一顆明星,而如今又是這麼多年過去,恐怕他也是今非昔比了,並且現在我還得因為那「魂殿」的牽制,不敢隨意出現,光憑你現在的實力,無論是在煉藥或者鬥氣修鍊上,都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葯老的話語雖然平淡,可因為同體的緣故,蕭炎卻依然是察覺到其中的一縷隱藏極深的怒意,那抹怒氣,猶如堅硬地殼之下的火山,久久壓抑,等待著徹底爆發的那一天。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沉默了一會,仰頭看著那蔚藍天空,聲音忽然變得輕柔了許多:「老師,我會超越他,不管是在煉丹上,還是鬥氣實力上,然後,清理門戶我會讓您知道,您的眼睛,不會再看錯第二次!」

「呵呵,好,好葯塵也相信,這對老眼,絕不會再錯第二次!」蕭炎的輕聲,忽然讓得葯老靈魂深處蔓延出一股幾乎令得他落淚的酸澀,當年的那一次背叛,對他的創傷,實在是太大太大,不過好在,老天沒有真正的讓他陷入那種永無止境的黑暗與絕望。

雙手使勁的搓了搓有些泛紅的鼻子,蕭炎咧嘴燦爛的笑道:「看來為了儘快提升實力,是時候趕去迦南學院了啊,不過貌似也得找個時間,把那三千雷動給學會,那樣的

後就算遇見打不過的強者,至少可以用這逃命。」

「三千雷動可是地階鬥技,哪有那麼容易習會?忘記當年你修習焰分噬浪尺時的艱苦了?想要學會這三千雷動,所需要付出的血汗,可不比那次少。」暫時的將那些情緒拋開,葯老對著這個被他再次投注了心血與期盼的小傢伙笑道。

「這些年我吃的苦難道還少了么?」蕭炎輕笑了一聲,順手從納戒中取出在黑印城時,多瑪給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