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三十七章一招

第三百三十七章一招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三十七章一招

突如其來的淡淡聲音,直接是讓得剛剛響起一些竊竊私語的廣場,陡然再度安靜了下來,一道道帶著幾分詫異的目光投向了廣場中央的那名背負著足以身高相等的巨大黑尺的黑袍青年,一時間,整個廣場,鴉雀無聲。

「蕭炎哥哥兒望著廣場之上的那道雖然比兩年前挺拔了些許,可也削瘦了一點的背影,精緻俏臉上,頓時流露出一抹讓得周圍男學員滿心垂涎的清雅笑容。

「這個傢伙次都要搞出這般大的動靜,真是愛顯擺美眸緊緊的盯著那兩年不見的背影,蕭玉心中大鬆了一口氣,嘴上卻依然是有些不依不饒的道。

「嘻嘻,蕭玉姐姐,那便是兒口中的蕭炎哥哥么?沒想到竟然在最後時刻趕了過來呢。」在蕭玉身旁,一眾似乎與兒同為一班的少女,眸子泛著好奇的盯著場中那道背影,笑嘻嘻的問道。

「是啊,這就是那得薰兒牽腸掛肚的混小子,你們失望了吧?」蕭玉瞧了一眼一旁抿嘴輕笑的薰兒,不由得道。

「嘿嘿,這可得看實力哦,光貌好看,有什麼用?」少女們嘻嘻哈哈的道,在迦南學院這個同樣以實力為尊的環境下,男人的長相如何,並非是最關鍵,那能夠在比賽中,輕易敗強敵,然後洒然而退,這等風範,方才是她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

「不過就算他在趕了過來,情況也不太好啊,那薛崩可是九星斗師實力啊,而且他所修習的功法,還是玄階低級,槍法也同樣早已煉得爐火純青,一套玄階中級的「疊浪」槍法鬥技擊敗了不少對手啊」一名模樣秀麗的少女,忽然有些怯怯的道。

,蕭玉等人黛眉都是微微一皺,旋即瞥了一眼鎮定自若的薰兒些不確定的道:「那混小子應該能應付的吧,我可不相信以他的性子,這兩年時間會毫無成就」

美盯著場中那背負著巨尺的青年許久琳導師心中也是悄然鬆了一口氣,既然蕭炎已經趕到,那麼就算他輸掉了比賽,那她也只是失去這一年的晉陞玄階導師的機會而已,明年有機會,還可以再爭,畢竟,以蕭炎當初在招生測試時所展現出來的潛力相信,只要他能夠在學院里修鍊一年,定然能夠趕上進度。

「好了。好了。都別發花痴了。既然這小子了過來。那便先留下來為他助助威吧。不管他能堅持多久至少也是我們黃階二班地成員。」轉過頭。橫了一眼一眾少女。若琳導師無奈道。不過聽她話語里地意思。明顯同樣沒有對蕭炎能夠戰勝薛崩抱太大地期望。

「他便是那個炎么?」看台一處襲白衣。身材挺拔得玉樹臨風地白山略感詫異地望著廣場中地黑袍青年。他沒想到在這最後地時刻個傢伙竟然還真地趕上了。

「氣息倒是挺沉穩。或許有著一些本事過。也僅此而已。」望著黑袍青年那絲毫沒有因為周圍地人山人海而有所動容地表情。白山眉梢一挑。淡淡地道。對於這個潛在地情敵。眼光極高地他。並沒有給予太高地分數。

「這就是蕭兒口中地蕭炎哥哥?終於捨得出現了啊不過貌似長得也是很帥啊。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般惦記。」一身紅衣裙地少女。目光饒有興緻地在蕭炎身上掃過。不過旋即便是撇了撇嘴。道。

「長得帥有什麼用?能讓裁判給他加分?」一旁。那名發須皆白地老人翻了翻白眼。一對猶如普通老人般地渾濁眸子停在蕭炎身上。片刻後。眉頭微微皺了皺。眼中掠過一抹驚異。搖了搖頭。淡淡地輕笑道:「一個很有趣地小傢伙

「希望別一上場便是敗在了薛崩手中。不然地話。蕭薰兒地臉。可就真地被丟光了啊。」紅衣少女縴手挽著一僂垂下地淡紅長發。有些幸災樂禍地道。

「看著吧老人笑了笑,將目光與不遠處的裁判台上接觸了一下,發現那裡幾名老友眼中也是有著一些驚詫,想來都是應該看出了那名叫蕭炎的小傢伙一些奇異之處了吧。

「你便是蕭炎?」萬眾矚目的廣場上,臉色冷冽的薛崩手中長槍重重跺在堅硬地板上,目光直視著面前的黑袍青年,冷聲道。

蕭炎微笑點頭。

「你不配她。」見到蕭炎點頭,薛崩的話,直接而不屑。

「或許吧。」聞言,蕭炎頓時有些無奈,又是一個薰兒的追求者,這妮子看來在這迦南學院里還真的是混得風生水起啊。

「迦南學院里有著無數人等著你的露面,從今天後

你的麻煩將會絡繹不絕,我是第一個挑戰你的熱,但是最後一個。」薛崩冷笑了一聲,旋即手中長槍一擺,槍尖直指向蕭炎:「我會在她面前,將你擊敗,那般優秀的女孩,庸人,是沒有資格擁有的。」

「果然還是一群爭風吃醋的小屁孩望著那一見面便是對自己宣戰的薛崩,蕭炎有些無語,嘆了一口氣,手掌緩緩握上玄重尺柄,尺身微震,豁然斜指而下,隨著重尺的揮動,極具壓迫氣息的破風聲響,便是響了起來。

「我也挺討厭那些接連不斷的麻煩,所以,為了杜絕那些,只能委屈一下你了。」巨尺在地面上留下寬大的黑影,蕭炎抬頭沖著薛崩輕笑道。

「哦?想要拿我來殺雞儆猴?」那薛崩也並非傻瓜,聽得蕭炎如此說,便是明白了他的用意,當下眼中閃過一抹隱晦怒意,冷笑了一聲,道:「也不怕大風閃了舌頭。」

「可以開始了么?」蕭炎微偏過頭,目光投向那坐著七八位年齡頗大的老者的裁判席,含笑問道。

「嗯。」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