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三十九章黑夜中的對碰

第三百三十九章黑夜中的對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三百三十九章黑夜中的對碰

三百三十九章黑中的對碰

望一頭撲進炎懷的衣&#39女。★geiliwx中文網更新迅速╰→geiliwxzw),小說齊全★整個廣場都是陷入了一片寂靜。隱隱間。似乎有著無數心碎的咔嚓聲響。隨之響起。

兒身旁的若琳導以及蕭玉等人。都未曾料到平日一向矜持淡然的少女。竟然會在大庭眾下做出這等大膽舉動。當都是一臉錯愕。半晌後。苦笑了一。

望著那撲進蕭炎懷中的薰兒。再瞥眼臉龐笑容溫醇的如的下深埋的酒釀一般醉人的蕭。蕭玉心中卻是忽然泛起一股莫名的並且不太舒服的感覺。

在看台另一邊。白山那一直噙著淡淡微笑的臉色。終於是在此刻變陰沉了下來。

「這蕭薰兒。怎變的如此,大了?就為了那個男人么?」紅衣少女此時也是柳眉倒豎了起來。若非是一旁的老人見狀一把將她拉在了身邊。恐怕她都是忍不住的衝過去強行將那如膠如漆的兩人給分開了。

手臂緊緊的環著那纖細柳腰。蕭低頭輕嗅著少女泛著清香的青絲。既然她都能夠在這大庭廣眾下。做出這等宣布著人間關係的大膽舉動。那身為男人的他。自然是沒可能選擇什麼退縮。即使那從周圍射來的熾熱目光。讓他如處火爐。

「咳」兩的擁持續了將近一分鐘後。一旁的若琳導師終於是忍受不了那從周圍射來的熾熱目光。當下輕咳了一聲。

聽咳嗽聲。那如鳥依人般依偎在蕭炎懷中的薰兒。終於是徹底從初見到心中想念之人的幸福與激動間清醒了過來。頓時。淡雅如蓮的俏臉上飛上一抹醉人緋紅。當下趕忙從蕭炎懷中退出然後猶如一顆含羞草般。縮進了蕭玉身後。

的薰兒難的出現的那小女人嬌羞模樣。蕭炎也是輕笑了一聲。轉頭將目光投向一旁的若琳導師。訕笑道:「嘿嘿。抱歉了。若琳導師。」

&#39的她這副表情態度。蕭炎苦笑了一聲他也知道。自己這次的確是惹惱了這個性格如水溫婉的女人。不過因為理虧。所以他倒並未頂嘴。只是硬著頭皮承受她的批判與怒火。

「哼。別以為不說話就沒事逃一年的課。你也真算有本事你知道這一年為了你那事。我和院方磨破了多少嘴皮?」若琳導師忿忿不平的道。

「導師這事的確是蕭炎這混小過分了。不過如今他也趕了回來。並且還將薛崩打敗了去。只要接下來薰兒和他能夠保持著在選拔賽中不被擊敗那您便是能夠升級成玄階導師若是您還是覺不解氣的話。可以等他將選拔賽打完後再處罰也不遲啊。反正如今他來了學院。還怕他會跑了不成?」瞧的無奈苦笑的蕭炎。蕭玉雖然在心中暗自嘟囔了一聲活該。可嘴上說出來的話。卻是在替蕭炎開脫。

的蕭玉的話。若導怒的臉色這才略緩了緩。瞥著蕭炎道:「好。拔賽完了後。我再找你秋後算賬!」

見到若琳導師終於暫時放棄了批判。蕭炎心中輕鬆了一口氣。抬頭對著蕭玉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不過後者卻是賞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輕哼了一聲。

「嘿。蕭玉表姐。兩年不見。越來越漂亮了啊。有沒被人追到手?」也不顧蕭玉的臉。蕭炎笑眯眯的道。「你管我!」聽的那與幼時幾乎如出一轍的語氣。蕭玉心中頓時泛起一股奇異感覺。與此同時。那修長性感的長腿。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微微揚起。作勢欲踢。

好了。別在這打罵俏了。今天的選拔賽已經快要結束了。先跟我回去吧。明後兩天。還有更加劇烈的戰鬥。想要進入內院。可不是什麼太過容易的事。」若琳導師揮了手。也不理會那因為她的話語。而俏臉一片羞紅的蕭玉。轉身帶頭對著廣場之外行去。其後。蕭玉狠狠的了一眼幸災禍的蕭炎。拉薰兒快步跟了上去。

背著巨大黑尺走在隊伍最後面。在即將出廣場之前。蕭炎腳步忽然一頓。微皺著眉頭迴轉過頭。將目光向了廣場另外一。在那裡。一位一身白衣的青年。臉色陰沉的將帶著敵意的目光投過來。

「這人是誰?貌似挺強的」收回目光。蕭炎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是微微搖頭。轉身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快步跟上了即將出廣場的若琳導師等人。

一路出了喧嘩的廣。若琳導師那些圍在周圍滿眼小星星的少女&#39驅逐了開去。然後帶著蕭炎。薰兒。蕭玉三人。轉過幾條綠蔭小道。最後進入了一所別緻清雅的樓閣房屋。

進入房屋。若琳導師讓的三人隨意找位置坐下。這才將目光轉向蕭炎。笑吟吟的道:「小傢伙。看不出嘛。這兩年時間。竟然進步的這麼快。」

「&#39幸而已。」蕭炎聳了聳肩。笑道。

「算了。也不和你胡攪蠻纏了。既你如今已經來到學院。而且我又將你的名字報進了內院選拔賽中。所以。接下來的兩天。你與薰兒。可要進入前五十。那樣的話。便是能夠獲的進入內院修習的機會。而我。也是能夠從黃階導師。晉成玄階導師」揮了揮。若琳導師認真的道。

「進入那內院有啥好處?」蕭炎背靠著椅子。十指交叉在身前。抬頭問道。

眸子緊緊盯著那張微笑的年輕臉龐。半晌之後。若琳導師忽然嘆了一口氣。道:「看來你請兩年的假期。對你來說。的確是最好的。現在的你。哪還有當年在烏城的青澀?樣一眼看去。任誰都不會把你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