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第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三百八十九章家傳玉片

吳昊嘶啞的淡漠聲音,將全場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黑袍青年身上,這些目光中充斥著幸災樂禍,期盼等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反正不管如何,吳昊的這一句話,再度使得蕭炎成為了全場焦點。

目光緊緊的盯著場中的血袍人影,蕭炎眼眸微眯,旋即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緩緩站起身子,臉龐之上,沒有因為對方的實力強橫而有絲毫怯戰。

四目在半空中交織,淡淡的雄渾鬥氣,不約而同的自兩人體內湧出,細微的能量漣漪,也是從兩人身體表面擴散而出,那些都是因為體內鬥氣在瞬間急速涌動而造出來的場景。

瞧得那隱隱開始氣勢對恃的兩人,周圍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這兩人若是打了起來,那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啊!

蕭炎一旁,薰兒:微蹙了下眉頭,張了張嘴,欲言欲止的模樣似是想勸阻一下蕭炎,可最後又擔心因為她的出口,那些學員又將會認為蕭炎只會躲在女人背後,因此,到口的話語,最終還是沒有說出。

「嘿嘿,打吧,最好弄個兩敗傷,也好讓得我省些力。」看台另一邊,白山冷笑著望著場中對恃的兩人。

「真要打起來,好玩咯,可惜,那老頭子肯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紅衣少女雙臂放在欄杆上,目光在蕭炎與吳昊身上掃過,惋惜的道。

而似也是伴隨著她的所想,就在中蕭炎吳昊兩人氣勢逐漸加劇時,一道蒼老的喝聲,猛然響起,將兩人好不容易提起來的氣勢,轟然間震成了虛無。

「你們兩個,給我安份點:在是選拔賽,不是私自挑戰的地方!」

醞釀而出地氣勢被強行。蕭炎與吳昊兩人身體同時一陣顫抖。旋即各自退後了一步。抬頭目光順著聲音來處一望是瞧見了中央位置處。那位發須皆白。臉上略帶怒容地老人。

「是副院長琥乾。外院中除了院長外。便是他權利最大要與他頂撞。不然留個壞印象總是不好。」兒低低地聲音。忽然地在蕭炎耳邊響起。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先是在場中地吳昊身上停留了一瞬後。便是垂下視線。緩緩坐了回去。

「吳昊。你也退下去日便是選拔賽地最後一天。到時候自有你們對戰地時候!」瞧得蕭炎退回。琥乾將目光轉向場中地血袍人影。喝道。

聽得琥乾地喝聲。吳昊眉頭略微皺了皺。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看台上地蕭炎而後者。也是面不改色地回看著他此對視半晌。他手一晃色重劍便是被收進了納戒。嘶啞地聲音緩傳出:「希望你明日不要讓我失望。我不希望薰兒等待已久地人。是個廢物。」

蕭炎淡笑。沒有回答。而那吳昊在說出此話後。也就不再停留。轉身便是對著場外行去。

瞧得那被副院長強行拆開的一場即將開打的龍虎鬥,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失望的搖了搖頭。

「好了,比賽繼續。」將兩人遣開之後,琥乾手一揮,吩咐道。

隨著他吩咐聲落下,裁判席上,頓時再次將名單念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十幾場比賽中,蕭炎終於是親眼見到了薰兒的出手,不過,在觀看了一會之後,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妮子明顯僅僅只是顯露了一部分實力與對手戰鬥,然而即使是這般,在纏鬥了十幾回合後,便是不出意料的取得了勝利。

望著那滿臉俏皮之色的從場中退回來的薰兒,蕭炎翻了翻白眼,她的這番舉動,讓得蕭炎想要從她的出手間,把其確切實力分析出來的打算給落空了去。

在兒出場之後不久,白山以及那名紅衣少女也是上場了一次,這兩人的確不愧是若琳導師鄭重提醒需要注意的人,兩人的對手,分別是一名六星斗師以及一名七星斗師,與白山對上的那名六星斗師倒還好,在與白山戰了十幾個回合後,便是自動的選擇了認輸,結果安然無恙的下了場。

而紅衣少女的那名對手則是倒了大霉,兩人剛剛把初步的禮節行完,然後等到那裁判的開始聲音還未完全落下,紅衣少女便已經詭異的出現在了後者面前,輕飄飄的一掌,卻是蘊含著令人臉色大變的強橫勁氣,一巴掌將那名有著鬥氣紗衣護體的七星斗師,狠狠扇出了場地,最後還在地面上連滾了十幾米遠,方才狼狽的止住。

坐在看台上的蕭炎,望著紅衣少女那彪悍得有些另人咋舌的舉動,不由得一臉錯愕。

隨著白山與紅衣少女的出場後,接下來的比賽,便是沒有太多的亮點,因此,在再次觀看了幾場後,蕭炎與薰兒等人,便是率先退出了喧鬧的廣場,兩人緩步走在學院之內,享受著這闊別了兩年多時間的單獨相處的溫馨時刻。

在天色逐漸暗下來時,蕭炎與兒便是再度回到了若琳導師的那處雅緻樓閣,這次回到樓閣,卻是見到了一個當年讓得蕭炎記憶尤深的熟人。

廳房中,一位身姿修長的少女,亭亭玉立,一套淡紫色的單衣以及齊腿的短裙,將少女的活潑朝氣展露無,那張在幼時便噙著嫵媚與清純的臉,如今更是顯得頗具魅惑,水靈靈的大眼睛,如同會說話一般。

從少女臉頰上噙著的笑容來看,她似乎在學院還混得不錯,當然,以她的容貌,無論走到哪,都是有著大批的追逐者,不過,此時這平日在別的男生面前極為平靜的少女,卻是在瞧得蕭炎進門後,便是緊張得站了起來,怯生生的叫了一聲蕭炎表哥。

在蕭媚面前站了一會,望著那張比以前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