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零四章獅虎碎金吟

第四百零四章獅虎碎金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四百零四章獅虎碎金吟

隨著透明能量團的射出,一股尖銳的聲波,化為實質漣漪,以能量團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

望著這突如其來的動靜,白山等人皆是一怔,旋即快速明白了過來,當下各自臉色不同的瞧著蕭炎那化為黑影狂射而出的身形。

在房間內幾人的注視下,將速度施展到極限的蕭炎,幾乎是在兩個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那股透明能量團面前,手掌微曲,猶如鷹爪一般,閃電般的對著能量團抓去。

似是察覺到蕭炎的舉動,那處本來是對著前方急射的能量團,卻是猛然一滯,旋即一晃,竟然是對著後方躲避了開去。

「哼。」感覺到那股明能量團近乎條件反射般的閃避,蕭炎卻是冷笑一聲,袖袍一震,手臂在此刻猶如忽然間延伸了一截般,手爪一撈,便是將那透明光團緊緊的抓在了掌心中。

東西到手,蕭炎身形沒有毫遲疑,閃電般的後退,而也正是此時,那房間之中的能量罩,卻是猛然爆發出巨大的吸力,在這股吸力吸扯下,那盤旋在房間之中的漫天光華,卻是源源不斷的被吸扯回了能量罩,一時間,只見得漫天光華穿梭,無數先前被能量罩吐出來光團,除了兒白山等人手中已經破除了能量罩的物品,此刻卻是再度被能量罩給盡數吞了回去。

感受那股從能量罩中傳出的吸力炎知道,這是時間即將到達的緣故,手掌緊緊的抓著手中不斷震動著想要逃出去的透明光團,這東西也是受到了吸力的牽扯,開始想要掙脫蕭炎的束縛。

「蕭炎哥哥,試能不能取到裡面的東西!」瞧得蕭炎那被吸扯得向前揚起的手掌兒急忙提醒道。

聽得兒的話,蕭炎這回神,右掌緊握著光團,左後猛然插進。

「嘭

蕭炎地手掌。在幾人&gt中。插進光團中。瞬間之後。一股巨力猛然湧出。竟然是直接將蕭炎反彈了出去。而且這股反彈勁道之大足讓得蕭炎退後了好幾步方才將之抵消。

「該死地。竟然不!」手掌被阻。蕭炎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而此時那從能量罩所釋放而出地吸扯力也是越來越強。整個房間中。還在盤旋地光團已經寥寥可數。

望著蕭炎那被光團彈開地手掌。白山臉龐上忍不住地浮現一抹幸災樂禍地冷笑。

「蕭炎哥哥。抓緊了。讓我來試試!」一道青色影子閃掠身旁兒玉手也是飛快地對著能量團探去。

瞧得薰兒與光團越加接近地距離。蕭炎心也是陡然提了起來。若是兒也行地話。那麼這到手地聲波鬥技。恐怕就得長翅膀飛了。而到時候。他蕭炎還真只能拿著先前地那一卷黃階聲波鬥技湊合著用了。

在房間中幾人目光緊緊注視下,薰兒的手猛然插進光團中,瞬間後,如同蕭炎先前的那種抗拒卻並未出現兒臉頰浮現一抹喜悅,手掌僅僅是在光團中停留了一瞬,便是迅速抽回而隨著其手掌的抽回,一卷類似水晶般透明顏色的捲軸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中。

望著那被薰兒成功抽出來的捲軸,蕭炎那提起來的心才徹底放了下去,臉龐浮上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

「蕭炎哥哥。」兒抹了一把光潔額頭上的汗水,她也很怕自己失敗而導致蕭炎失望,不過還好,預料中最遭的事情並沒有出現,她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透明捲軸遞給了蕭炎。

「多虧你了啊。」接過捲軸,蕭炎猶自有些心悸的道,若非有兒在這裡,恐怕今日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到手的東西再度被吞回去了,舔了舔嘴,蕭炎將目光轉移到手中捲軸上的字跡處,先是一怔,旋即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

「獅虎碎金吟,聲波鬥技,等級:玄階高級,獅虎齊嘯,萬獸臣服,有碎金震魂之大威能

將捲軸上的字跡看了一遍,蕭炎心中大感滿意,如今他最需要的,便是這個級別的聲波鬥技,低了看不上,太高了,則是太過難以修鍊,沒有個長久時間,怕是難以真正修鍊出威力,畢竟越高級的鬥技,修鍊起來的難度也是成幾何倍升高。

「終於到手了」長長吐了一口氣,蕭炎將先前獲得那捲黃階高級的聲波鬥技隨意的拋開了去,而後者在離手之後,便是被一團光芒所包裹,最後射進了能量罩中消失不見。

「走吧。

將這卷玄階高級的聲波鬥技收進納戒,蕭炎

兒揮了揮手,旋即便是率先轉身對著來時的通道行山之時,腳步停了一下,沖著他淡笑道:「看來要白山學長失望了,我所需要的東西,到手了。」

說完,他便是不再停留,與薰兒轉身行進漆黑的通道之中。

「哼。」瞧得蕭炎那笑眯眯的神色,白山冷哼了一聲,臉龐陰沉的跟了上去,其後,琥嘉與吳昊兩人也是緊隨其上。

隨著五人的離開,這所巨大的房間周圍的那些猶如漩渦狀的能量罩,也是開始緩緩變小,片刻後,能量罩化為一個小點,在一道細微的咔嚓聲響中,完全消散,而此時,整個巨大的房間,便是變得空蕩蕩了起來,任誰也想不到,先前的這裡,曾經被無數足以在外界掀起轟動的寶貝所充斥。

「嘎吱。」

緊閉的古老大,忽然間輕輕被拉了開來,溫暖的陽光順著門縫傾灑而進,在漆黑的通道中印射出一條長長的光痕,直至光線盡頭

大門開啟,蕭炎五人陸續出,站在台階處,望著谷中那蔥鬱的顏色,心中不由得都是鬆了一口氣,那藏書閣中的氣氛實在是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