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零五章修鍊

第四百零五章修鍊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四百零五章修鍊

寬敞的書房之中,琥乾望著那緩緩合攏的書房牆壁,這才轉身對著那站於房中的蕭炎五人笑道:「好了,你們的獎勵也算是領取到手了,接下來便休息兩天時間吧,兩天後,你們便是需要進入內院中,到時候,有得你們喊苦的時候。{p-a-o-s-h-u-8.c-o-m}」

望著琥乾那笑眯眯的模樣,蕭炎幾人對視了一眼,微微點頭。

「對了,再次提醒你們一聲,新人想要在初進入內院時不被那些老生欺負,除非你的拳頭比他們更硬,當然,能夠進入內院的學生,基本都是以前外院中的佼佼,他們的修鍊天賦都是不弱,再加上內院獨有的培養修鍊方式,你們這些新進入的新人想要趕上他們的進度,恐怕還真是有些困難。」琥乾目光在五人身上掃過,道:「所以,奉勸你們,盡量能夠放棄間隙,彼此合作,不然的話,那後果可是有些不太好受。」

「難道還會被那些傢伙廢手廢腳殺了不成?」琥嘉翻了翻白眼,其他幾人也是有些不置可否,能夠成為選拔賽前五名的人,他們誰不是一身本事?

「這倒是不至於,竟我們這裡是學院,不是戰場,但是那種被人用實力踐踏的感覺,總歸是不太好吧?你們這些傢伙,哪個不是一心傲氣?」琥乾笑著搖了搖頭,道。

「好了,沒事的話,便都回去,兩天後,來這裡報道,到時候帶你們進入內院。」見到琥嘉撇了撇嘴又想說什麼乾頓時臉一板,沖著蕭炎幾人揮了揮手,道。

「多謝副院醒了,我們會注意的。」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對著琥乾彎身行了一禮,旋即便是與薰兒兩人一起退了出去,其後嘉三人也是徐徐退出。

「這些小傢伙都是不撞牆不知疼啊,等們進入內院便知道那裡生存的艱難咯,那裡可從來不缺少天才的望著退出去的幾人乾坐在椅子上,手指緩緩敲打在桌面上,無奈的道。

在進入藏書閣得到了所需要地東之後。接下來地兩天。蕭炎則是進入了學院龐大地後山中。費盡心機地尋找了一處偏僻地修鍊之所。開始研習到手地兩種鬥技。

雖然炎對琥乾地話語並不是極其在意可心中地一抹預感。卻是讓得他隱隱有著需要將實力提高地衝動。他如果是單身一人地話。倒也無所謂。可如今薰兒也要跟著他一起進入內院。那麼身為男人。自然是必須將她護衛得不受絲毫委屈。然而琥乾所說地話地確有著一些道理。能夠成為迦南學院每年一屆地前五十名。哪個不是從大陸各地匯聚而來地天才人物?若是沒有點底子地話。即使是蕭炎。也不敢說能夠單憑自己地力量是在那還不知道底細地內院中混得風生水起。

所以。現在地蕭炎須儘快地提升實力。而這般短暫地時間又不可能在鬥氣修為上有多大地進展。因此他便只能寄託於到手地兩種鬥技之上。

「三千雷動。」

「獅虎碎金吟。」

一個地階低級個玄階高級。一個身法閃避。一個聲波攻擊。一閃一攻。若是蕭炎能夠將這兩種鬥技盡數習會。那實力無將會在短時間內暴漲。不過。在兩日時間中。想要將兩種都摸到門路。就算是有著葯老幫忙。那也明顯是件不可能地事。因此。蕭炎在經過一番考慮之後。先是將目光放在了「獅虎碎金吟」之上。這玄階高級地鬥技比起「三千雷動」來說。修鍊程度明顯是要簡單許多。而且加上極其偏門。日後與人對戰。足可取到出其不意地效果。

當然,這裡所說的修習要簡單許多,那是在與「三千雷動」相比較的基礎上,畢竟不管如何說,「獅虎碎金吟」也是屬於玄階高級的等級,這種級別的鬥技,普通的學員,若是能夠擁有一種便是可以藉此從同齡人中脫穎而出,因此,它的修鍊難度,也是極為艱難,特別是對於蕭炎這種次接觸聲波鬥技的人來說,修鍊起來,難度更是倍增。

這裡是一處蔥鬱密林環繞的小型瀑布山峰,一條銀河般的飛瀑從山峰頂上帶著轟隆隆的巨響滾落而下,最後砸在山岩之上,濺起漫天水霧

在飛瀑下方的一處山岩上,一名黑袍青年正臉色漲紅的張著嘴,出低低的吼聲,他的吼聲頗為怪異,似虎嘯,卻又似獅吟,吼聲在小山澗中回蕩不休,然後與飛瀑砸落的聲音互相交疊,將湖面上震出一圈圈擴散而出的漣漪。

「吼,咳」再次漲紅著臉吼出一道聲音,蕭炎終於是忍不住的劇烈咳嗽了起來,使勁的咽了一口唾沫潤著火辣辣

,苦笑道:「這該死的聲波鬥技也太難修鍊了吧?我一上午了,喉嚨都快啞了,可卻依然還是這副要死不活的聲調,這也能用來攻擊?」

此時蕭炎的聲音,細細聽上去,明顯比前兩日沙啞了許多,看來為了修鍊這所謂的「獅虎碎金吟」,他還真沒少受苦。

「一天時間中便是能夠勉強模仿出虎嘯獅吟,已經算是不錯了,只要再勤加練習,遲早能夠掌控好吼聲的力度,而不至於使得自己喉嚨受傷。」葯老笑眯眯的聲音,在蕭炎心中響起。

「我倒是想整日整夜的模仿,可老師不是說過,修鍊這種聲波鬥技,每天有著嚴格的時間限制么?似乎是三個小時吧?一旦超過這個時間界限,便是將會對喉嚨產生極大的負荷,若是一個不慎,搞不好還會變成啞巴么。」蕭炎手掌抓了抓已經開始泛疼的喉嚨,無奈的道。

「那對常人來說,的確是這樣,不過有我在,你還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