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一十七章大戰起求聲月票

第四百一十七章大戰起求聲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四百一十七章大戰起

「嘭!」

空曠的林間空地之上,六道人影如閃電般撕破空間的阻礙,瞬息時間,便是在空地中央相撞,頓時間,鬥氣如火山噴涌般,瀰漫半空,鬥氣彼此對撞,形成強烈的鬥氣罡風,將地面之上的枯葉,盡數震成粉塵!

蕭炎的對手,便是那位名叫蘇笑的青年,他的體型或許是三位隊長之中屬於最纖弱的級別,然而從先前的那番調配中,蕭炎能夠知道,這個傢伙,應該要比另外兩人要強上一些,不然的話,以棱白和修岩所表現出來的傲氣來看,根本就不會過多理會他的話語,然而剛才,蘇笑的種種建議,兩人卻皆是沒有出口反對,儼然是一副以蘇笑為頭的模樣。***提*供@閱@讀**

「嗤!」

巨大的玄重尺裂了空氣,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帶著一團漆黑陰影以及極具壓迫氣息的勁風,直直對著出現在面前的蘇笑重重掄砸而下。

巨尺在間隔蘇笑頭頂僅半尺距離時,後身體卻是猶如被輕風吹拂而起的葉子一般,輕飄飄的後退一步,而巨尺則是帶著勁氣,貼著蘇笑面門半寸處了過去,其上面所蘊含的勁風,將蘇笑的頭吹拂得盡數後仰而去。

「很強的力量。」險的避開蕭炎重尺攻擊,蘇笑笑了一聲,旋即腳尖一點地面,身體猶如沒有重量一般,猛然前沖,瞬間便是欺進蕭炎,袖袍輕震,只見得兩把約莫兩寸左右的漆黑匕,從袖袍中滑進蘇笑手掌,旋即手臂如風輪般舞動,漆黑的匕無聲無息的帶起道道殘影以及繚繞在匕之尖的淡淡風旋,徑直對著蕭炎身體一陣讓得人眼花繚亂的猛刺。

揮舞兩把匕的攻擊速度快得很是有些驚人攻擊速度這一項上,蕭炎自認是達不到他那般速度,不過雖然達不到,可要防禦卻並非太過困難,玄重尺雖然體積大,份量重同樣有著難以掩飾的優勢。

重僅僅一退,便是宛如盾牌一般出現在蕭炎面前,而蘇笑那近乎連綿不絕的匕狂攻,則是盡數落在了尺身之上,當下只聽得一連竄的叮噹聲響與火花濺射,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蘇笑便是近乎瘋狂的揮動了將近二三十次的匕,然而這些迅猛如奔雷的匕攻勢依然是被蕭炎那固若金湯的重尺防禦,全部抵禦!

從繚繞在蘇笑周身地淡淡風旋來看。所修鍊地鬥氣。應該是屬於靈動敏捷地風屬性一類。因此。他地速度敏捷之上。很是讓人驚嘆。在瞧得一輪猛攻毫無成效之後並未就此退去。反而是藉助著那如飄葉般地身法。不斷地在蕭炎周身閃掠。手中匕時不時地划起森冷弧度。對著蕭炎偶爾露出地空隙暴刺而去心中清楚。蕭炎手中地尺子極具殺傷力是讓得對方拉開距離來施展地話。對於他來說會是極大地威脅。因此不能給予蕭炎徹底舒展尺子攻擊地任何機會!

要打。那就必壓著對方毫無反擊之力!在內院中與人戰鬥時。蘇笑憑藉著自己引以為傲地身法以及攻擊速度。不知道讓得多少挑戰他地人在未能徹底施展實力之前。便是被壓得完全落入下風

「六星大斗師地實力內院地學生。果然實力極強!」身體偶爾間細微地移動著。蕭炎手中地重尺幾乎是像一面盾牌般。不斷地繞著身體四處閃掠。眼角餘光不斷地掃過周身。雖然蘇笑地攻擊速度以及身法有些出乎他地意料。可對於有著靈魂感知力當眼睛地蕭炎來說。不管他在何時出手。都會被他第一時間收入心中。然後採取防禦反擊措施。因此。雖然場面上看似蘇笑處於猛攻之中。可對蕭炎卻並未造成半點威脅。

而從先前地那番接觸中。蕭炎卻是已經大致摸清了蘇笑地實力。心中不免有些驚嘆。蘇笑地年齡。或許也就僅僅是在二十五左右。雖然這種修鍊速度與他比起來依然有些差距。可這等年齡便是有此實力。卻是已經能說是頗為了不起地了。想當初。蕭炎在加瑪帝國時。所遇見地那些大斗師強。除了納蘭嫣然等特殊情況之外。大多數都是屬於那種步入中年地年齡。而且。這其中。還包括了蕭炎地父親。蕭戰。由此可見。以蘇笑地這般成就。放在加瑪帝國任何一處。恐怕都會被人稱之為天才。然而這種級別地天才。在內院之中。卻並算不得是如何珍稀。

「不愧是迦南學院地核心所在啊。這內院。真是越來越讓人好奇了」蕭炎心中喃喃了一聲。手臂振動。巨尺猛然向後揮動。最後將兩把閃電刺來地匕彈射而回。

在蕭炎這邊展開激戰之時。其他地方。也是轟然間進入了讓人熱血沸騰地戰鬥之中。一時間。原本僻靜地空曠林間。嘶吼聲。刀劍碰撞聲。鬥氣炸涌聲。接連不斷地響起。猶如鞭炮一般。極為熱鬧。

面對著那位實力與自己相仿的棱白,白山也不敢有絲毫怠慢,手中銀色長槍猶如一條雷電

般,猛然甩動間,雷電劃破空氣,帶起嗤嗤聲響,<人。

對於白山所展現而出的這般實力,那棱白也是有些感到意外,臉色逐漸凝重,手中一柄寒光閃閃的鬼頭大刀,力劈,上撩,刀身之上,寒氣凌厲,偶爾刀鋒划過白山衣袍,便是會讓得其皮膚上泛起一些小紅點。

與蕭炎白山兩人的戰局相比,吳昊那一邊,卻是最讓得人心驚肉跳,那位叫做修岩的青年,並未使用武器,只不過在戰鬥時,他的渾身上下都繚繞著一股灰白鬥氣,而在這股鬥氣的覆蓋下,他那本就灰白的皮膚,更是變得猶如一塊塊山岩一般,給人一種極為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