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二十三章扭轉局面

第四百二十三章扭轉局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四百二十三章扭轉局面

「噢。泡~書~吧~超~速~首~發」

場中忽然間出現在吳昊身旁的青衣少女,頓時讓得周圍的那些受傷的新生臉色狂喜的大聲歡呼了起來,薰兒在這種關鍵時刻擊敗了對手,並且抽出手來援助吳昊,這無便是將會在這次的對戰中,給蕭炎一方加上了足以左右勝負的重磅籌碼!

「沒事吧?」目光緊盯著對面的那位臉色難看的「黑煞隊」成員,兒隨口問道。

「還好。」吳昊身體晃了晃,臉色蒼白的咬緊牙關道。

「他交給我來,你休息一下。

」兒怎能瞧不出此時吳的勉強,輕聲說了一聲,掌心中金光越加強盛與刺眼。

「不用,他也我先前那一掌震得受了不輕的傷,你我聯手,用最快的速度打敗他,不然琥嘉與其他新生那邊支撐不了多久。」吳昊深吸了一口氣,蒼白的臉龐湧上一抹紅潤,話語剛剛落下,他便不容薰兒開口,調動起體內為數不多的鬥氣,對著那名「黑煞隊」的成員惡狠狠的沖了過去。

「哎瞧吳昊竟然還敢率先進攻,兒急忙喊了一聲,身形閃動,一個呼吸間便是超過了吳昊,雙掌之間,金光猛然暴涌,旋即一道極長的金色能量長鞭,迅速延伸而出,最後鞭身一陣,清脆的噼里聲響在空氣中傳播而出。

金_能量長鞭之上,似乎還隱隱的覆蓋著一層若隱若現的金色火焰,長鞭甩動,速度快若閃電,那名「黑煞隊」成員感覺得面前金光一閃,熾熱勁風便是從頭頂降臨了下來,當下臉色一變,身體猛然向後狼狽的滾了一圈。

金色長鞭夾雜著熾熱勁風從面前不處落在了地面上。頓時本略有些濕潤地土地。立刻以肉眼可見地速度變得乾枯。瞬間後。一條半米長。被高溫炙烤得猶如堅硬如石地地痕迹出現在了地面上。

眼睛瞟了一眼那被炙烤如石地地地面。那位「黑煞隊」成員嘴角微微抽搐。使勁地咽了一口唾沫。然而其還未來得及站起身來。一道血影猛然自一旁閃掠而來。最後一腳重重地踹在反應不及地前者胸膛之上。

「哼被一腳踹中位「黑煞隊」地成員臉色湧上一抹紅潤。強行壓抑住到達喉嚨地鮮血。喉嚨間傳出一道低低悶哼。經過這連番不停地打擊。他眼中也是掠過些許戾氣。使勁提氣。肚子向後一陣凹陷。旋即一口氣暴吐而出。

隨著其一口氣吐出。其身體之上所凝聚地鬥氣也是猛然自其胸膛處如能量漣漪般暴涌了出去。最後撞上了吳昊地腳掌。頓時。本就是強弩之末地後者。便是在這股反彈鬥氣衝擊波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在倒飛了幾米之後。軟綿綿地倒在了枯葉之中。

「嘭!」

剛剛震傷吳昊。這位「黑煞隊」成員尚還來不及高興。輕盈地青色倩影便是如鬼魅般閃掠面前張淡雅精緻地俏臉此時略噙著些許寒意。右掌之上光大盛。在間隔前者還有半尺距離時。一道金光手印。自其掌心中暴射而出。最後重重地砸在其胸口之處。

「噗嗤!」

結結實實的受了兒一記重轟名「黑煞隊」成員也終於是再支撐不住,一口鮮血從其嘴中噴出身體也是在兒那一記力轟下,雙腳著地面斷的後退著,最後重重的撞在一株粗大的樹榦上從後背所透出的勁氣,竟然還將樹榦震出了幾道裂縫。

這處的戰圈,從吳昊的突然攻擊,到最後的「黑煞隊」成員落敗,幾乎僅僅發生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很多新生都只能看到吳昊衝出,然後被對方反震而退,最後便是薰兒那極具重量的一掌。

不過不管他們是否看清了戰鬥過程,可那名「黑煞隊」成員的落敗,卻是真真實實的,因此,在確定了後者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後,狂喜的歡喝聲,再度在空曠地上響了起來,很多無力參加戰鬥的新生,都是在此刻激動得臉色漲紅,隨著這兩人的落敗,蕭炎他們勝利的幾率,已經不再是低得有些不可能翻身的那種!

到得現在,對方五人,已落敗了兩人,而反觀蕭炎等人這邊,卻僅僅只有得吳昊一個人失去了戰鬥力,這般看來,這場爭鬥,憑藉著薰兒的出色實力,他們已經將對極為不利的局面,提升到了能夠和「黑煞隊」旗鼓相當的界限之上!

這讓那些新生終於是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在空地的一旁樹榦下,蘇笑,棱白,修岩一堆人背靠著樹榦,望著那變幻莫測的戰圈,特

瞧得薰兒竟然以一人打敗了兩名實力與他們相差不多隊」成員時,皆是有些忍不住的一臉驚詫,到得現在,他們方才對這個漂亮得讓人難以移開眼神的少女投去凝重目光。

「蕭炎這個隊伍,真的很強前若是那個叫做薰兒與琥嘉的女孩子選擇圍攻我們的話,我們將會敗得更快。」蘇笑苦笑了一聲,嘆息道。

一旁,棱白與修岩也是苦笑著點了點頭,這兩個看似柔弱的女孩子,竟然也是擁有著這般強橫實力,五名實力在五星大斗師左右的隊伍~想起這個,棱白便是忍不住的有種翻白眼的衝動,這種陣容,就算是放在內院之中,那也能算上中等左右的團隊了。

「若是那個白山不臨陣脫逃的話,他們與「黑煞隊」的火拚,誰勝誰負,恐怕還真不好說修岩緊了緊拳頭,沉聲道,在說起白山名字時,他臉龐上的不屑幾乎是未加絲毫掩飾,他的性子和他所修鍊的鬥氣相同,都是屬於直來直去那種,因此,他對白山,也同樣是沒有掩飾自己對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