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二十五章分贓養傷

第四百二十五章分贓養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四百二十五章分贓。泡`書`吧`超`速`首`發養傷

空曠的林間地面上,蕭炎坐在一處岩石上,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個簡易的木頭桌子,此時,在這個桌子上,一疊疊的火晶卡整齊的擺放著,這些火晶卡上面的數字,有著很多相同的數目。

「二」。

顯然,這些火晶卡的主人,都是倒霉的遇見了那些老生,然後火能被搶奪了去。

桌子面前的空地上,幾十名新生盤坐著,雖然他們的外形極其狼狽與萎靡,可眼神中確實極具精神,一道道目光,帶著興奮的盯著桌面上的火晶卡。

在空地的另外邊,沙鐵,蘇笑等人靠著樹榦,臉龐上的表情,頗為鬱悶,那望向坐在岩石上蕭炎的目光中,也是充斥著一種幽怨。

對於他們的目光,蕭炎卻沒有多加理會,左手拿起淡藍色的火晶卡,然後不斷的抽過一些漆黑火晶卡,雙掌一搓,光芒綻放間,漆黑火晶卡上的數字,不僅迅速回復到了在剛剛進入森林時的數目,而且還被蕭炎多加了兩天,最後這些漆黑卡片上的數目,便是從二,變成了七!

現在蕭炎所:的,自然是分贓這一項勾動人心的大事,那些原本被搶到只剩下兩天「火能」的新生火晶卡,蕭炎不僅給他們填補,而且還多加了兩天的「火能」,至於一些好運躲避開了老生搶奪的火晶卡,蕭炎也是慷慨的給他們多加了五天「火能」,蕭炎清楚,能夠吃下蘇笑三支隊伍以及沙鐵這支更加強橫的隊伍,若非是有著這些新生勇猛拚命的話他們幾人,根本不可能完成這項任務。

桌面之上,光芒不斷閃爍,如此許久之後炎方才輕吐了一口氣最後一張漆黑火晶卡放下,然後偏頭對著一旁的薰兒與琥嘉道:「把它們都送回各自的主人手中吧。」

聞,兒與琥嘉皆是微微點頭,旋即一人拿起一把火晶卡,身形輕靈的閃掠在新生隊伍中將標有各自獨特記號的火晶卡退還回那些滿臉興奮的新生手中。

「哈哈。火能終於回來了。

」一些新生雙手抱著自己地火晶卡著晶卡上地數目。不由得笑裂開了嘴。

微著望著那些滿臉興奮與喜悅地新生。蕭炎將目光投向一旁閉目修鍊地吳昊。在戰局結束後。他便是趕緊再度給後者服用了一枚回氣丹。因此在地吳昊。氣色倒是比先前好了許多身體上地傷勢。僅僅只是外傷萬幸沒有傷到經脈骨骼。不然地話恐怕要修養好一段時間方才能恢復了。

從岩石上站起身來。蕭炎看了一眼桌面上地那些淡藍色火晶卡。經過先前地那陣分贓。現在這些晶卡上所剩下地「火能」。大約還有接近兩百七十多。而這剩下地「火能」。分給自己四個人。每人倒也還能分到六十多天地量。這筆收穫。也算很是豐碩了。

將淡藍色卡片上所剩地「火能」暫時地全部划到自己晶卡上。蕭炎這才握著它們。笑眯眯地走向那一堆臉龐幽怨地傢伙。

「呵呵。抱歉了。召集了這麼多新生。若是不給點報酬那也說不過去。所以只能暫時借幾位地一用了。」蕭炎含笑道。旋即手一拋。手中晶卡猶如具靈性一般。射向了各自地主人。

「唉,媽的,這次虧本虧到褲襠里去了。」一手抓過火晶卡,沙鐵瞥了一眼上面的個位數存款,不由得嘴角一陣抽搐,罵罵咧咧的道,這可是他近兩個月在競技場的奮鬥成果啊,結果現在竟然直接是被蕭炎划去了十分之九,他豈能不心痛?

「唉。」一旁,蘇笑等人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心中直直的埋怨著自己的貪心,若非是他們想要從新生手中搶到「火能」,又哪裡會遇見蕭炎這群比強盜還野蠻的傢伙。

「呵呵,沙鐵學長,向你打聽個事,行不?」蕭炎倒是不在乎他們的臉色,笑眯眯的問道。

沙鐵翻了翻白眼,心情正極端不爽的他,根本就沒情緒理會蕭炎。

「二十天的「火能」,告訴我想要知道的消息,如何?」蕭炎把玩著手中漆黑的火晶卡,低聲道:「若你不願意的話,我可以找蘇笑學長他們。」

嘴角微微抽搐,沙鐵咬著牙,惡狠狠的道:「你吧!」

前面一句話倒還很是兇悍,可頓了一下後,沙鐵卻是徹底軟了下來,現在已經成為窮鬼的他,就算是二十天「火能」,對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

「能告訴我關於最後一支「白煞隊」的消息么?」

蕭炎眼眸微眯,輕聲道,現在他們的收穫已經豐碩得讓蕭炎有種沉甸甸的感覺,而他若是想要將這豐碩收穫順利帶進內院,那麼便必須將最後一支白煞隊也打敗,不然的話,最後定然也會落個辛辛苦苦拼了好幾天,可卻是在為別人做嫁衣的悲慘下場。

「白煞隊?」眉梢一挑,沙鐵顯然

白了蕭炎的意思,目光掃過空地上那些虛弱得連起的新生,嘿嘿道:「那白煞隊的實力比我們黑煞隊要強上一些。」

沙鐵的第一句話,便是令得蕭炎眉頭微皺了起來,打敗黑煞隊便是已經令們大傷元氣,那所謂的白煞隊,竟然比他們還要強?

「或許隊員實力相差不多,可白煞隊的隊長羅,可是一名實實在在的斗靈強者,雖然他才進入斗靈級別不到兩個月,可卻總比我這隻進入半隻腳的人強上許多。」沙鐵撇了撇嘴,道:「不是我打擊你,憑你們這些元氣大傷的新生隊伍,就算是全部一起上,恐怕都闖不出去。」

蕭炎緊抿著嘴唇,半晌後,輕聲道:「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