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四十一章賭注

第四百四十一章賭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新生住宿區內部一處空地,黑壓壓的一大群人圍攏在此,在人群之中,兩方人馬正虎視眈眈的對立著,一方人數偏多,一方則只有將愛十來人,然而場中情勢,似乎人數少的,反而佔據著上風。

「薰兒,琥嘉,不要固執了,我說過,你們這「磐門」在內院是絕對起不來的,新生是內院眾多勢力每年必須的新的新鮮血液,他們不可能會坐視你們將所有新鮮血液都握在手中的。」人數較少的一方,領頭的是一名身著白衣衫的青年,英俊的模樣極容易吸引女人的好感,然而現在對面的薰兒與琥嘉,卻是並未因此而表現出半分好感,鄙夷與不悄倒是未加多少隱藏。

「這些是我們的事,用不著你這個背棄同伴的人來操心。」琥嘉冷笑道。

「你惹是沒有其他的事,便請離開吧,我們新生區並不歡迎你。」薰兒瞥了白山一眼,淡淡的道。

兩人的這番態度,令得白山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原本布滿笑容的臉龐也是陰冷了許多。

「白山,何必再說廢話?對於這些新生,直接先動手把他們傲氣打垮,到時自然會有人選擇跟我們走。」笑聲忽然從白山身旁的一位身材健碩的青年嘴中傳出,這名青年在說話時,眼睛時不時的在薰兒與琥嘉兩人那曲線曼妙的妖軀上掃動。

「呵呵,付敖大哥說的是,不過對面是女孩子,剛來就動手,難免會被人說成沒有氣度是不?」對於這位青年,白山倒是不敢無視,後者可是幫中除了他堂哥之外屈指可數的三位斗靈強者之一,所以當下連忙笑著道。

「嘿嘿,說得也是。」聽得白山這般說,付敖也是嘿嘿一笑,目光再度轉向薰兒,笑眯眯得道:「薰兒學妹,那蕭炎雖然有本事帶著你們在「火能獵捕賽」中獲得勝利,可惜在內院中,他卻是沒這資格,你也不要妄想他有什麼魄力,說不定等過一兩天,吃足了苦頭的他,自己都是會解散你們這所謂的「磐門」

「不牢你多費心。只要蕭炎哥哥未曾開口,這磐門,不會怕過任何勢力,你想強拆,那便試試!」薰兒盾了他一眼,聲音冷漠的道。

瞧得一張清雅精緻的臉頰布滿寒霜的薰兒,付敖臉龐上的笑意卻是更濃了一點,嘖嘖道:「好個倔強的女孩子,不過還真是對我口味。。。這樣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們今天交出五名新生,那我「白幫」日後便也不來找你們麻煩,如何?」

「付大哥,五。。。。」聞言,一旁的白山臉色微變,急忙開口,他帶人來此處,可不僅僅只是想要五個新生而已啊。

手一揮,付敖打斷了白山的話,笑眯眯的望著薰兒,道:「當然,在這五人之中,必須有薰兒學妹。」

付敖這話一落,白山臉龐不由得微微一沉,現在他也是能夠聽出,這個傢伙竟然也在打薰兒的主意,當下眼中掠過一抹稍縱即逝的寒意。

由於目光一直緊緊的盯在薰兒身上,所以付敖倒是未曾看見他這般臉色。

「磐門不會交給任何勢力一個人!」

付敖話語中的那份調戲之意,薰兒自然也是聽了出來,靈動眸子盯著前者,許久之後,臉頰上的寒霜卻是忽然完全消逝,聲音平淡的道。

望著那再度變得淡漠的薰兒,付敖眉頭一皺,他可不喜歡女人露出這般神情,當下臉上笑意也是逐漸收斂,冷笑道:「既然如此,那看來也只能用強了,將你們這磐門的強者全部打敗,我看你們還有威信來留住他們?」

「那你來試試?」琥嘉俏臉冰寒,翠綠色的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一股強橫氣勢,瀰漫這處空地。

隨著琥嘉爆發氣勢,其身後的幾十名新生也是齊齊一聲怒吼,一道道顏色各不相同的鬥氣同時湧出,霎時間,地面上的樹葉都是被鬥氣振動的空氣給掀飛了去。

「喲?這屆的新生果然如同傳聞所說,囂張得有些沒邊了。。。」望著對面湧現的道道鬥氣,付敖不由得譏諷一笑,腳步重重前踏一步,只聽得一道低沉的轟鳴聲響,蔚藍色的鬥氣瞬間覆蓋身體,鬥氣翻滾間,粘稠得猶如海水一般,在周身翻滾涌動。

隨著付敖鬥氣的湧出,一股比在場任何人都要強橫幾倍不止的雄渾氣勢利馬瀰漫空地,居然是憑一已之力,生生的將眾多新生的氣勢壓迫抗了下來。

「今日便要你們瞧瞧,新生與老生間的差距!」付敖腰桿一挺,冷笑道:「白山,帶人動手,讓這些新生明白,在這內院,光是擁有硬骨頭,是生存不下去的!」

白山微微點頭,雙眼複雜的看了對面的薰兒一眼,然後手一揮,沉聲道:「上!」

聽得白山喝聲,其身後將近十名老生,頓時一聲輕喝,旋即身形化為影子,閃電般的對著眾人暴射而去。

「我攔住白山,薰兒,你帶人截住其他人。」琥嘉縴手一抖,一條修長的綠色長鞭閃現而出,鞋子微微一震,便是在空氣中甩出一道霹靂聲響隱隱還帶有一股異樣**。

嗯。『熏兒微微點頭,眼睛冰冷的望著爆射而來的人影,如玉般的小手間,耀眼的金色光芒乍現而出。

嗤!

就在戰鬥即將開啟,白山等人都快與熏兒的等人交鋒時,黑影猛然劃破天際,旋即帶起撕裂空氣的尖銳聲響。轟然射在雙方之間,頓時,一道炸響呆著灰塵,將雙發隔開了去。

眉頭微皺的望向那處灰塵地帶,付傲袖袍一揮,一股略帶著勁風突出現,旋即吹佛而出,將灰塵盡數打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