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四十八章第二層

第四百四十八章第二層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走出修鍊室,或許是因為先前那道鍾吟聲的緣故,蕭火發現,整個塔內都處於一種人來人往極度忙碌的境況之中不少在來時還緊閉的修鍊室大門,此時都是全部敞開,一大群人從中蜂擁而出,然後對著塔門之處快速行去,從這些人眼中,蕭炎都是瞧見了些許淡淡的紅芒。

站在修鍊室外,蕭炎躊躇了一下,然後便是擠進人流,對著塔內中心位置處快速行去,進入下一層的通道應該便是在那裡,這第一層明顯只能夠逗留一天時間,看來想要繼續修鍊,得到下幾層去才行。

逆著人流擠動,蕭炎身形敏捷的在極小的範圍中閃掠前行,如此僅僅不到十分鐘時間,那阻塞在面前的人流便是逐漸稀疏,身形一拐,便是徹底的擠出了人群之中。

周圍擁擠的感覺忽然消失,蕭炎心中鬆了一口氣,目光剛欲四處掃射尋找進入下一層的通道,一道人影卻是忽然閃掠至身前,旋即一道略有些埋怨的沉聲在蕭炎耳邊響了起來:「你這傢伙,怎麼這麼不知規矩?難道不知道古鐘響起時,塔內嚴禁胡亂闖動么?」

面前出現的人影讓得蕭炎急忙停下腳步,目光一抬,發現對方也是一位年齡和候虎相仿的中年人,而且在他胸口處,同樣也是佩戴著一枚導師徽章,看來,他應該也是和候虎一樣,是管理塔內秩序的導師吧。

「這位導師……」

既然對方是導師,那蕭炎自然是不敢再短痛,然而他剛欲開口解釋,這位面沉如水的導師卻是一揮大手,皺眉道:「別說了,既然修鍊結束了,那便回去休息吧,等明日將隱形火毒化解後,再來塔中修鍊,馬上塔中就要開始檢查程序了,若是發現你還逗留在此地,可是要扣火能的。」

隱形火毒,應該便是候虎嘴中所說的火焰狂暴因子吧,雖然各自稱呼不太一樣,可實質意思都是相差不多。

見到這位導師那嚴厲面孔,蕭炎不由得有些頭痛,不過好在頭痛並未持續多久,便是被一道聲音化解了去。

「咦?蕭炎?你怎麼還在這裡?」聽到這聲音,蕭炎心中頓時一喜,趕忙回過頭,望著那大步走來的候虎,趕緊對著他使了個眼色。

瞧得蕭炎對自己擠眉弄眼,候虎心中有些疑惑,走上前來對著那攔住蕭炎的中年大漢笑道:「秦黎,讓我來吧,你去忙你的就好。」

聞言,那名導師遲疑了一下,目光在蕭火身上掃了掃,旋即點頭道:「那好吧,你得趕緊把他弄出去,不然檢查的時候被發現了,我們也會被柳長老訓斥的。」

「嗯。」候虎笑首點了點頭。

而見到他點頭,那位叫做秦黎的導師方才轉身離去。

目視著秦黎消失在轉角處,候虎這才把目光轉向蕭炎,疑惑的道:「蕭炎老弟,修鍊結束了?那怎麼還在此地閑逛?」

「嘿嘿,候老哥,我有件事,想請您幫個忙。「蕭炎湊近了一點,笑著道。

「何事?」候虎眨了眨眼睛,問道。

「嘿嘿,候老哥,你也知道,以我現在的實力。在第一層修鍊,取不了太大的效果,所以我想去下面幾層修鍊,不知道能否通融一下?」蕭炎低聲道。

去下面幾層?

聞言,侯虎一驚,旋即搖著頭低聲道:蕭炎老弟,我知道以你的實力在第一層修鍊,效果不是非常顯著,可以按照規矩,不管新生勢力有多強,都必須在第一層堅持修鍊一周時間,方才能夠進入下幾層修鍊,那心火灸烤,不管勢力如何,總是會在鬥氣之中滲雜上一絲火毒,著東西,可不能兒戲,內院怎麼多年中,因為火毒累積而對造成難以挽回損失的人,可並不上啊。

再者,著些心火灸烤,也是需要時間來適應,著天焚鍊氣塔,每下一層,其中修鍊室的心火的雄渾以及熾熱的程度,都是會成倍的增漲,你如今第一層的都還未能適應,便是要下去,未免是太過冒險了。

聽得侯虎著一大竄的話語,蕭炎頓時有種頭暈的感覺,半晌後,他方才無奈的搖了搖頭,指著自己的眼睛,道:侯老哥,我所修鍊的功法雖然等級不高,可卻是有點特殊之處,那便是對於火毒等等毒素,有著一定的抗性,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因為火毒的入體而有什麼損傷,至於那適應度,你也放心把,我聽說,一般內院中,實力在五星大斗師左右,便是能夠進入第三層,我現在只恩能夠進入第二層而已,不會

盯著蕭炎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候虎一愣,在塔內工作多年,對於火毒這東西,他是極為的了解,因此,只要看一眼對方的眼睛,便是能夠分辨出其究竟有沒身著火毒,然而現在看蕭炎的眼睛,貌似還真是沒有受到火毒的侵蝕。

「好吧,我相信你對火毒有著抗性,可就算如此,也是有些不合規矩啊」許久之後,候虎嘆息著點了點頭,了依然是有些為難的道。

瞧得候虎那猶豫不決的模樣,蕭炎上前一步,收一翻,又是一個玉瓶被不著痕迹的塞進了候虎手中,小咪咪的道:「候老哥,你經常在這塔內工作,雖然本身實力強橫,可體內每日所吸收的火毒,恐怕也是難以消除,這瓶丹藥為「冰靈丹」,雖然品節不高,可卻是有著壓抑火毒的功效。「

手中被再度塞進玉瓶,候虎的心便是跳了一下,待得蕭炎將這丹藥功效解釋一遍後,那握著玉瓶的手掌立馬緊張起來,似乎生怕它立刻跑了一般,正如蕭炎所說,經常在這塔內工作,他們這些導師所受到的火毒其實比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