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五十二章陀舍古帝玉

第四百五十二章陀舍古帝玉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望著蕭炎那一臉錯愕以及震驚的模樣,凌影笑著點了點頭,沖著薰兒微微彎身:&quot小姐&quot

逐漸的從錯愕中回過神來,蕭炎聽得凌影對薰兒的稱呼,不由得將目光轉向後者,眼中略有了一些茫然,眉頭微皺的道:」你們「

「呵呵,蕭炎少爺,自從你離開烏坦城之後不到半年時間,我便是聽從小姐的派譴,來到加瑪帝國,並且尋找到了你的蹤跡,然後一路暗中保護你。「凌影笑了笑,道:」你不要責怪小姐自作主張干涉你的事情,只是那時候你勢單力薄,單身獨闖加瑪帝國,很是有些危險性,來到迦南學院後,小姐實在是有些放心不下,於是便是讓我前去暗中保護。「

」本來我是家主安排組小姐的最後防護,那段我不在其身旁的日子,或許是小姐周圍防備最差的時候,現在的你或許也能模糊知道小姐背後的勢力的龐大,因此打著小姐主意的人也並不少,不過好在這迦南學院不愧是名聞大陸的古老學院,倒也示讓得小姐出什麼岔子,不然的話,我恐怕將會受到家主極其嚴厲的斥責。「凌影含笑道,他這話的潛在意思,便是想讓得蕭炎清楚薰兒為了他的安全付出多大的風險,而不是再因為這事,對薰兒產生什麼不滿的情緒,與蕭炎接觸過一段時間的他心中清楚的知道,這個傢伙對暗地監視很是有些排斥。

對於凌影話中之意,蕭炎自然是聽了出來,當下輕嘆了一口氣,手掌拍了拍一旁的薰兒的腦袋,苦笑道:」你這個妮子我能有什麼事情?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瞧得蕭炎臉色並未有什麼責怪,薰兒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嫣然一笑,並未開口辯解。

「凌老,上次分別倉促,些次見面,蕭炎再次為你老的出手說聲感謝了。」蕭炎站直身子,對著凌影微微彎身,沉聲道。

」呵呵,蕭炎少爺何必客氣?我也只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凌影連忙擺了擺手道。

」蕭炎哥哥,此次讓得你與凌老見面,主要是前段時間我讓得他回去仔細調查了一下族中高手出動,其中並未發現有斗皇強者在幾個月前進入過加瑪帝國「薰兒輕聲道。

聞言,蕭炎一怔,他原來只是心中有些懷疑父親的失蹤與薰兒背後的勢力有關係,但經過與她談論之後,那些懷疑倒也是淡了下去,可沒想到這妮子竟然還真的大費周折的派遣人去調查。

」蕭炎少爺,你父親失蹤之事,的確與我們無關,蕭家或許應該說很久以前蕭家,與我們有著一些頗深的淵源,但這淵源之中,思怨太多族中的確曾經有強者建議直接將你蕭家所有人全部帶回去,可最後因為爭議的巨大,而選擇了放棄。」凌影沉吟了一下,緩緩的首:「最後幾年,也很少有人再提起這事,所以,你父親失蹤之事,應該是另有其人所為。「

蕭炎緊皺著眉頭,嘆了一口氣,聲音低沉的首:」可我蕭家如今只不過是一個帝國二流家庭而已,怎麼可能會驚動斗皇強者對其出手?如些說來,或許最大的嫌疑還是得落在雲崗宗身上,唉,那個該死的大長老「

蕭戰是在那雲嵐宗大長老的追擊中失蹤的,而且當時並未有其他人在場,所以人究竟是失蹤的,還是被暗中虜走,除了他,恐怕沒人知道,可如今當事人已經死了,蕭戰的行跡,則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起來,但是,不管如何,這事無論怎樣看待,都是與雲嵐宗有著一些關係。

當初在暴怒之下,蕭炎有些失去理智的當場擊殺大長老,事後便是被雲嵐宗傾力追殺,一路逃亡,最後逃出加瑪帝國,期間卻是根本沒有半點空閑時間來深思這之中的一些蹊蹺,如今再度提起雲嵐宗,冷靜下來的蕭炎,心中則是開始有著幾分懷疑,但是從哪大長老臨死前的表現來看,又不是像是在撒謊。

「唉....」使勁的甩了甩頭,蕭炎嘆了一口氣,不管如何,父親失蹤之事,都暗中與雲嵐宗牽扯著些許迷霧,這事,或許會在日後再度回來加瑪帝國時,會得到一些端倪。

而現在么,被一路追殺出來的他,尚還未具備那種與整個雲嵐宗抗衡的實力,所以,些時蕭炎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靜苦修,隨時將那隕落心炎得到手中,他清楚,若是按照正常修鍊的話,沒有個五年時間,他或許根本不可能具備回去向雲嵐宗復仇的實力,所以他的指望,全部都落在了那隕落心炎之上,只要有了這第二種異火,那麼修鍊神秘焚決的蕭炎,或許便是能夠得到真正與雲嵐宗抗衡的力量。

「雲嵐宗」凌影嘴中也是念叨了一下這個當初不被他太過重視的勢力,渾濁老眼中卻是忽然閃過一抹異樣神爭,瞬間後,便是歸於元形。

「雲嵐宗又和他們扯上關係,當初被他們追殺出加瑪帝國,我說過,我遲早會回去!而到時候定要將這事搞得水落石出不可!」蕭炎狠狠的握著拳手,聲音之中壓抑著暴怒與殺意。

薰兒微微點頭,輕聲道:「我會讓得人注意雲嵐宗..蕭炎哥哥也不用太過著急,安心修鍊方才是征途。」

蕭炎臉色略有些陰沉,片刻後,點了點頭,手掌揉了揉額頭,再度與凌影交談了一會後,興緻有些不太高興的他,便是緊皺看眉頭獨自離開了薰兒的房間。

望著蕭炎離開的背影,薰兒縴手輕揮,一股勁風將房間門帝得緊緊關上,旋即似是有些怕不保險,一道金光從掌心中射出,最後得房門覆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