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七十三章半成品第三更

第四百七十三章半成品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聽的下方廣場上響起的笑聲,那韓閑臉色明顯難看了許多,一道壓抑著怒意的哼聲從喉嚨間傳出,眼睛直直盯著葯鼎之中依然升騰的金色火焰,手掌快速的再次抓起石台上的藥材,然後對著葯鼎之內投擲而去。

這一次,韓閑明顯比先前更加凝神許多,但是,同樣的,似乎心境也是因為第一次的失敗而略有些漣漪波動。

另外一旁的蕭炎,此刻已經完全閉緊了眼眸,絲毫沒有因為韓閑的舉動而有半分動靜,而瞧得他這般詭異姿態,廣場下方的人群不由得有些詫異。

廣場之中,石台上的藥材被韓閑一株株投入葯鼎之中,而這一次,他明顯比先前走的更遠,在其寧神之下,短短五分鐘時間,便是提煉了二十多種藥材,見到他這次狀態竟然如此之好,那些前來替他助威的葯幫人員,不由的喝彩了起來。

「這韓閑不愧是四品煉藥師。的確是有些底子……蕭炎這傢伙,究竟在幹什麼?」望著那提煉藥材已經逐漸超過蕭炎第一次的韓閑,琥嘉不由得微微皺眉,低聲道,聲音中略有些擔心。

黛兒點了點頭,眸子望著閉目的蕭炎,輕聲道:「不急,時間還有的是,而且蕭炎哥哥還有兩次機會。」不過話雖如此,可她心中,也是略微有些焦慮,關於煉藥師的這個界面,黛兒知之不深,所以也並不能保持平常對蕭炎的那般濃烈的信心。

在韓閑那越來越快的煉製速度下,場中原本的一些笑聲已經完全淫滅了下去,不過與這些學員不同,一些眼光毒辣的長老,在沉吟了許久後,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煉丹並非講究速度,而是需要一顆不為外物所動的心,韓閑心中已經因為先前的失敗在心境波動。雖然現在走勢良好,可……或許並不能持久。」台上,郝長老雙手負於身後,望著那極其忙碌的韓閑,眉頭微微皺了皺,在心中低聲嘆道。

「這點,蕭炎做的極好,而韓閑,則是落了下乘,不愧是大長老點名要求關照的人啊,如此年紀。便是有這般心境定力,潛力的確不凡。」目光轉向那閉目的蕭炎,郝長老能夠從其越來越平和的呼吸聲中感覺到,先前的失敗,並未令的他心境有半分波動。

「噗……」

低沉的聲音陡然在廣場之上響起,而聽得這聲音,眾人心頭便是猛地一沉,目光順著聲音望去,便是瞧得臉色蒼白,身形搖搖欲墜的韓閑,當下一片嘆息響了起來,沒想到看起來極其順利的煉製,竟然依然會出現差錯。

「怎麼會……怎麼會又失敗了?」韓閑臉色蒼白,眼睛死死地盯著葯鼎之中,嘴中不斷地喃喃道,先前他已經將所需要的藥材全部提煉成功,就等著小心融合就行,然而在這等關頭,心情稍稍波動了一下,壓抑的火焰便是爆發出一陣炙熱溫度,將辛辛苦苦提煉出的藥材精髓,盡數焚化成漆黑灰燼,這如何能令韓閑不受打擊?

嘴中不斷的喃喃著,接連兩次的失敗,並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令得韓閑蒼白的臉色漸漸地多了一抹鐵青。

「呼……」就在韓閑還沉浸在失敗之中時,一旁,忽然有著長長吐氣的聲音響起,前者偏頭一看,原來那閉目了將近十幾分鐘的蕭炎,此時已經睜開了眼睛,並且還伸了一個懶腰,哪模樣就猶如剛睡醒一般。

見到蕭炎從閉目狀態中蘇醒過來,下方的薰兒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望著現在蕭炎那微笑從容的臉龐。他們雖然並不知道確切發生了何事,但是卻是覺得現在的蕭炎,似乎與先前有些不大一樣,可雖然這般感覺著,但是嘴上有事說不出那種變化究竟是什麼,頗為玄異。

而台上的郝長老,瞧得蕭炎這般氣質,倒是不由的略微有些驚訝的咦了一聲,旋即目光不著聲色的與幾個老傢伙藏身的地方目光交織了一下,都是從對方眼中敲出一抹詫異。先不說究竟蕭炎能否煉製成功,可就這副古井不波的心境,就足以讓他收穫不淺。

望著蕭炎再次開始煉製,韓閑在看了一眼石台上最後所剩的一幅材料。伸出的手忽然停頓了一下,旋即收了回來,這最後一次的機會,可不能再這樣隨便的浪費掉……

停下手中的動作,韓閑再度將目光轉向蕭炎,心中惡意的想到「裝蒜的傢伙,相信我,你也肯定會失敗的……」

或許是韓閑的詛咒有著一定的效果,就在蕭炎將最後幾種藥材丟進葯鼎中時,由幾十種藥材的精髓鎖凝聚而成的一團淡紅色藥液,忽然劇烈的翻滾了起來,旋即猛然間爆發出極為強橫的衝擊力,嘭的一聲,便是將葯鼎蓋子沖飛上天,而隨著蓋子的飛起,裡面的藥液也是潑灑而出。最後灑落在地面上。

「誒……」

廣場中,眾人望著蕭炎這邊的動靜,都是不由得張大了嘴,最後再度發出惋惜聲。

「嘿嘿。」瞧得蕭炎煉製失敗,韓閑這才鬆了一口氣,笑了笑,轉頭將目光投向石台上的最後一份藥材。心中笑道「看來這龍力丹是都煉製不出來了,我也不用打算煉製成功。只要煉製出來的失敗品能夠比蕭炎好,那便行了……」

心中閃過這般念頭,韓閑也是再度生火,然後開始最後一次的煉製。

不過這種煉丹是都已經抱著煉製失敗品的心境,還能煉製出真正的丹藥么?

蕭炎並未在意下方的惋惜聲,探出手掌,一股吸力暴涌而出,將即將落下地面的葯鼎蓋吸掠而回。然後輕輕地蓋在葯鼎之上,漆黑眸子反射著青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