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四百九十六章激戰

第四百九十六章激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突然出現的黑袍青年,也是令得喧鬧的競技場之內陷入了極為短暫的寂靜,而在聽得其嘴中吐出的話語後,眾人頓時明白來者何人,當下磐門的成員立刻爆發出驚雷般的歡喝聲,而其他的圍觀者,則是目光略帶著幾分興趣的打量著蕭炎,眼神之中倒是頗有些期待,蕭炎的煉藥術在經過與韓閑的比試後,倒是內院人人皆知,但是煉藥術的傑出,卻並不代表著本身的戰鬥力也是無人能及,在這個充滿暴力的場所,唯有最硬的拳頭,方才能夠讓得人對其心懷敬意,其他的什麼身份等等都是沒有半點作用!

因此,瞧得蕭炎現身,眾人倒都是有些想看看,這個煉藥術上傑出的青年,是否也有著足以讓人正式的戰鬥力?

薰兒在被震退的那一霎,戚受著那股熟悉的力量,其玉手間凝聚的強橫金光

卻是逐漸消散,任由那股柔力將自己送到戰圈之外,美眸望向場中的那道挺拔身形,這才將提起的心悄悄的放了下去。

「蕭炎哥哥,接下來,便是屬於你的時間了。」

「嘿,蕭炎,你終於是捨得出來了啊?」白程肩膀一抖,腳掌狠狠地一踏地面,便是將那股勁氣卸去,抬頭望著場中的黑袍青年,不由得冷笑道。

蕭炎瞥了他一眼,手掌翻動間,碩大的玄重尺閃掠而出,右手緊握尺柄,狠狠的一揮,頓時,強猛的勁風便是帶著嗚嗚聲響在場中響了起來:「看了白程學長對我很是想念啊,不過可惜,白程學長非是女兒身,不然我倒也是樂意得很。」

「哈哈。」

聽得場中蕭炎的戲謔聲音,周圍看台上不由得爆發一陣鬨笑。

眼角抽動了一下,白程冷聲道:「牙尖嘴利,這一次,我看你還能找什麼借口脫身?」

「不要找借口,吳昊對你發的挑戰書,我接下來了,這一天,我倒也是等了許久,以前恩怨,一併了了吧。」一聲輕笑,蕭炎重尺重重的落在堅硬的地板之上,強猛的重量讓得地面裂出一絲絲細小的縫隙,抬頭對著白程笑道。

「哈哈,好,有膽識,不過你要自取其辱,那也休怪我全力而為了。」瞧得蕭炎這次竟然沒有再逃脫,反而是主動迎戰,白程臉龐上頓時流露出一抹喜意,大笑道。

「白程學長,你的廢話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多。」蕭炎含笑,面容雖然祥和,可吐出來的話語,卻是令得白程臉龐越加陰沉。

「待會洗完你這張嘴不要吐什麼求饒的話。」陰森森的說了一句,白程卻是終於住了嘴,緊握手中的深黃色長槍,槍身微微一振,濃郁的黃色鬥氣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轉眼間便是將槍身籠罩其中。

「土系鬥氣么……」瞧得白程鬥氣的顏色,蕭炎眉頭一挑,這種熟悉的鬥氣最是悠長厚實,與同等級別的人相比,戰鬥時間無疑將會持久許多,並且此種鬥氣重在防禦,與人戰鬥,憑藉其鬥氣悠長以及渾厚,倒是能夠將對手拖的疲累不堪,與這種屬性鬥氣的人戰鬥,短時間內爆發狂猛力量進行壓制攻勢倒是最合適的方式。

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雄渾的青色鬥氣自蕭炎體內涌探而出,而隨著鬥氣的湧現,一股強悍氣息,也是自其體內蔓延了出來,而當感到這股氣息的強度時,不少人愣了下來。

「斗靈?」

看台上,熏兒與琥嘉,吳昊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詫異於驚喜,沒想到兩月不見,蕭炎竟然還真的突破到了斗靈階別,一月一級,這般修鍊速度,就算是整日在「天焚鍊氣塔」種閉關修鍊,也是趕之不上啊。

「這傢伙……分開時間不到半個月,竟然到斗靈階別了?」林修崖等人同樣是滿臉詫異,當日在深山中見到蕭炎時,後者實力頂多便是處於大斗師**星的位置,雖說到了這一級別的人,距離那斗靈一級並不遠,但是親身經歷過這一步的他們,非常清楚的知道想要突破大斗師到斗靈的障礙,需要多麼艱辛的累積,因此,瞧得此時蕭炎的氣息強悍程度時,都不免有些感到錯愕。

「難怪這次會直接和白程對上,原來是晉階了的緣故,但是就算如此,他與白程之間,也是有著六星的差距,這可不是一個能夠輕易彌補的啊。」嚴皓驚詫之餘,也是笑著道。

「我相信他能贏。」

一旁,韓月冷艷的臉頰上浮現一抹笑容,當初蕭炎尚還僅僅只是一名五六星的大斗師,便是能夠令得三星斗靈都是忌憚不已,如今實力大漲,晉入斗靈階別,就算是那白程比他高了六個級別,但韓月依然是有著不小的信心。

「我也對他有些信心,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想的?」林修崖懶懶的伸了一下腰,眼光卻是投向那一個隱隱身影的黑暗地帶,嘴中笑道。

在看台上為蕭炎所展現的氣息而沸騰時,那白程也是愣了一下,眼中划過一抹震驚,半響後,臉龐上逐漸多出一分凝重,冷笑道:「難怪這次更加囂張,原來是因為因為晉階了的緣故。」

蕭炎身予細微的顫動著,清脆的骨頭碰撞聲響在體內猶如故鞭炮一般,不斷的響起,如灶好一陣後,蕭炎方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感受著肌肉骨骼之中所蘊含的龐大力量,微微一笑,抬頭望著的白程,手掌悄然緊棍著尺柄,腳步彼紋向前走了幾步,手中重尺抱著地面,在發出沙沙聲響時,也是在堅硬的地板上帶出一道白色痕迹。

玲冷的望著遂浙走近的蕭炎,感受著那赴加極高的氣務,白程緊捉著遺色長槍的手掌,略微攀了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