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章敗敵第四更

第五百章敗敵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因為吞服&quot龍力丹&quot而龐大了幾分的拳頭,在藥力以及&quot八極崩&quot的鬥技振幅之下,其上所蘊含的恐怖勁風,幾乎是令得看台上絕大數人的臉龐布滿震驚.這等力量,就算是一些實力達到七八星的斗靈強者,怕是也難以施展出來啊.

罡風在拳頭之上成形,面前的空氣也是在這一擊之下被徹底驅散,拳頭划過虛無空間,隱隱間帶著熾熱拳風,拳頭過處,留下淡淡的拳影...

拳頭尚還示真正的接觸到白程,那因為強猛勁風而被壓縮的空氣,便已經是重重的彈射到了那厚實的深黃色鬥氣鎧甲之上,頓時,清脆炸聲響起,一個拳頭大小的抗洞出現在鎧甲之上,不過坑洞出現的時間僅僅持續了一瞬,其上急速流轉的鬥氣便是將之修復完全.

蕭炎的這一擊,凌歷的拳風封鎖了白程周身所有空間,令得其沒有絲毫可避之所,因此,後者也只能睜大著布滿恐懼的眼睛,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碩大拳頭。

在那蘊含著近乎蕭炎此刻全力一擊的拳頭之下,看台之上所有人都是放低了聲音,眼睛跟著那拳頭不斷的移動著.

&quot嘭!&quot

在全場所有屏住呼吸的目光注視中,蕭炎那蘊含著強猛勁氣的拳頭,終於是重重的與那厚實的鬥氣鎧甲接觸到了一起,接觸剎那,寂靜瞬間,旋即宛如驚雷般的炸響,從戰圈之中,爆發出來!

驚雷聲爆炸的那一霎,一般自雙方交戰以來最為恐怖的勁氣漣漪,陡然自拳頭與能量鎧甲接觸之巔,暴涌了出來。

這圈勁氣漣漪使用的肉眼能夠看得清清楚楚,漣漪擴散速度極快,僅僅幾個眨眼功夫,便是從戰圈之中擴散了出去,最後直至幾十米開外後,文教逐漸湮滅。

勁氣漣漪並未如同前幾次一般,讓得戰場立刻產生崩裂,反而是在了幾秒後,文教在周圍一道道震驚目光中,猶如時間到了的定時炸彈一般,轟然間爆發出毀滅盤的力量。

「轟!」

在漣漪擴散出去幾秒之後,原本的戰場猶如被炸彈襲擊一般,在短短的瞬息時間,石板爆裂,手臂精壯的裂縫四面八方的蔓延而出,拳頭大小的碎石胡亂飆射,讓得看台上的人慌忙躲避,這一該,這個極為堅硬的戰圈,終於是徹底的報廢了!

煙霧升騰間,戰圈中唯有蕭炎與白程所處之地依然紋絲不動,消炎拳頭依然緊貼著後者鬥氣鎧甲之上,拳頭看似平穩無力,然而那隨著顫抖的加劇,越加變得虛幻起來的鬥氣鎧甲卻是讓的人明白,這個防禦力極為驚人的鎧甲,似乎即將進入崩裂的地步...

一絲血跡從白程嘴角溢出,雖然有著鎧甲抵禦了絕大部分力量,但那股隱隱間的勁風,依然是讓得他受了一些傷。

咬著牙。眼神暴怒陰冷的望著面前的蕭炎,白程拼了拿的催動著體內鬥氣,將盡數灌湧進入鬥氣鎧甲之內,讓得上世紀的鎧甲,再度凝實了許多,他心中清楚,在這種時候若是鬥氣鎧甲消散。那麼蕭炎拳頭之上殘留的勁氣,將會讓得自己在一霎那之前,陷入重傷!所以,他就算是拚命,也必須的熬下去!

只要了下去,或許他不罕有著勝利的希望,因為他也清楚,施展了如此強猛一擊的蕭炎,恐怕也是已經達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

現在,但是要看誰堅持得更久!

鬥氣鎧甲之上,宛如水波一般的能量急速盪瀾著,白程本身實力遠比蕭炎強,並且其所修鍊的功法也是玄階中級,這種等級的功法在鬥氣恢復程度,也是極為不弱的,因此一時間,白程竟然也是有著逐漸鬏下來的模樣。

「嘿,蕭炎,咳....看來連老天都是站在我這一邊啊。」感覺著蕭炎拳頭之上隨著時間轉移而逐漸減弱的勁力,白程蒼白的臉龐上忍不住的浮現笑容,陰聲嘶啞道。

「那可未必。」蕭炎微微抬頭,臉龐上卻是色起一未冷笑,瞧得這笑容,白程心頭泛起一未不安,由於對方拳風的減弱周圍被封鎖的空間也是在此刻煙消雲散,後者頓時一腳狠狠的對著蕭炎喉嚨處踢了過去,手掌下撲,將白程腳尖抵下,蕭炎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了一塊崩裂的地板之上,或許是因為力竭的因故,蕭炎此時的速度,明顯比先前緩慢了許多。

「嘿嘿怎麼?到極限了么?那麼接下來。。。。你幹什麼?」瞧得蕭炎的速度,白程眼睛一亮,然而還未說話,便是見到蕭炎忽然對著他遙遙的伸出手掌,當下心頭不安更威。歷喝道。

「抱歉了,白程學長,結不了,你那」強榜「排名,我幫你坐著吧。」嘴角勾起一未冷笑,蕭炎對著白程的手掌陡然一握,沉聲道:「爆!」

蕭炎聲音剛剛落下,眾人尚還有些一頭霧水時,卻是猛的聽見一道沉悶的爆炸聲響起,眾人目光急忙順著爆炸聲移動,最後錯愕的停在了臉龐突兀如白紙般怪白的白程身上,此時的後者,原本相那若隱若現的鬥氣鎧甲已經徹底崩裂,鎧甲之下的衣袖,也是被震成粉碎,胸口之上,一個血紅傷印極為刺眼的出現在周圍目光注視下,看這傷勢情況,倒不像是外力所傷,反而更像是體力的衝撞所造成。

臉色慘白,白程有些艱難的低下頭來,望著胸膛處的血印,先前他極為清楚的感應到,一般極為隱晦的暗勁,偷偷的在體內爆發了開來,這縷暗勁的暴發,徹底的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