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零七章最後一種材料第四更

第五百零七章最後一種材料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安靜的密室之中,許久之後,蕭炎終於是從紫研吐出的震撼消息下回過神來,使勁的揉了揉臉龐,苦笑了一聲,沒想到那被林炎說得神乎其神的「強榜」第一,竟然是這麼一個小女孩,不,應該說是一個有這人類外貌的強悍魔獸。

泡「這小女孩也是挺可愛的,不真的為什麼林炎這麼懼怕她,不過以她的實力,到還是真能夠坐上那第一的位置,從她那恐怖的力量來看,就算是普通斗王強者,恐怕都不敢與之硬拼吧。」蕭炎低聲喃喃到。

書「這小女孩的卻力量恐怖得有些過分,從其先前出手來看,完全是憑藉肉體的力量,並未施加半分能量。」葯老的聲音,忽然緩緩的在心中響起。

吧「老師能否看出紫研究竟是何種魔獸?」蕭炎詢問到。

「看不出來。。。她吃了化形草,若她不自己顯出本體,常人很難辯別出她是何種魔獸。」葯老沉吟了一下,接著道:「不過從她這般靈智以及所展示出來的恐怖力量來看,想來其本體也應該是一種極為罕見的上古異獸,畢竟尋常魔獸的想要修鍊到斗王階別,若非沒有機緣的話,沒有個將近百多年的時間是絕對不可能的,而觀這小女孩的氣息,倒不是修鍊了百年的魔獸,所以,其本體應該來歷不凡。」

「哦」微微點了點頭,雖說紫研實力強橫,但是似乎心智也就如十二三歲的人類小女孩一般,當然,這是這是排除掉偶爾間她所展示出來的那抹淡漠氣息。

將心中對紫研的好奇收斂,蕭炎將注意力放回到面前的擺滿的藥材之上,煉製這「龍力丹」。連他都不敢說自己能夠一次性成功,所以開口便是索取了兩份材料。

「唉,這東西的煉製,可是有些費神啊,但是為了那龍鬚冰火果,也只能拼了啊。..」苦笑了一聲,蕭炎再度召喚出一縷青色火焰,丟進葯鼎之中,片刻後,心神逐漸凝聚,全神貫注的開始了再次煉製。。。。

「龍力丹」的煉製,繁瑣程度比先前替紫研煉「金剛菩」複雜多了將近百倍,不過好在如今蕭炎實力已經晉入斗靈階別,無論是在鬥氣雄渾程度上,還是在火候控制程度上,都是有著極為明顯的進步,所以,這一次的煉製,到時比與韓閑比試時要顯的輕鬆許多,但是,這也僅僅是相對而言,從蕭炎額頭上不斷滲透而出的密集汗水來看,煉製這「龍力丹」,還是需要他傾盡全力方可才行。

安靜的靜室之中,青色火焰透過葯鼎,印射在牆壁之上,張牙舞爪的升騰舞動,猶如一頭惡魔一般,火焰升騰間,那擺放在蕭炎面前的藥材,正在急速的縮減著。

...............................

時間在煉製之中迅速度過,在花費了將近八小時真的時間之後,那繁瑣的煉製終於是落入了尾聲。更新最快訪問

泡「凝!」書

吧低喝在靜室之中響起,頓時,一道暗紅光芒從葯鼎之內飆射而出,最後被蕭炎牢牢抓在手心中,上下打量了一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之放進玉瓶收入納戒之中。

這一次的煉製,雖然成功的煉出了一枚「龍力丹」。但是也有損毀了一份藥材,對此蕭炎倒並未有什麼心疼,他清楚,能夠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已經能算是極為不錯的成績了。

昨晚這一切,蕭炎頓時虛脫的萎痱了下來,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回氣丹,塞進嘴中,顧不得渾身散發的疲憊,連忙盤腿進入修鍊狀態,在這中體內鬥氣盡數枯竭之時修鍊,都會有著事半功倍的效果。修鍊之事,滴水成河,可不能有著半絲的鬆懈。

這次的修鍊,足足花費了一個多小時,蕭炎體內空蕩蕩的感覺房才消散,感受著流淌在經脈之中的雄渾鬥氣,他略微感應,確實微喜的發現鬥氣精進的少許,看來這次雖然煉丹累的半死,可也並非是完全沒有收穫。

「如今這龍鬚冰火果已經到手,那地靈丹的煉製,便只差最後一種六階的水系魔核了。」蕭炎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納戒,頓時那冰火同體的誘人果實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quot六階....唉,那可是相對與斗皇階別的強者的魔獸呢,去哪弄啊....&quot苦惱的揉了揉腦袋,蕭炎低聲道。

「想想辦法吧,我隱隱有些感應,那天焚鍊氣塔中的隕落心炎,最進的波動越來越強,恐怕我所說的暴動,不遠了」葯老緩緩道。。

「隕落心炎暴動時,將會是我們奪取的最好機會,可萬萬不能錯過,否則的話日後想要再搶奪。恐怕將會麻煩上十倍不止,所以,她靈丹的煉製,必須儘早提早了。」

苦笑這點了點頭,蕭炎嘆息道:「我盡量吧。」

「呵呵,放心吧,若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大不了進入深山尋找六階魔獸而已,這麼大的山嶺,是不能沒有六屆魔獸潛藏其中。」要老笑著安慰道。

聽得葯老安慰,蕭炎笑了笑,但依然是沒有徹底放心,或許這山脈之中的確隱藏有六階魔獸,但是這種階別的魔獸,想要擊殺,談何容易?並且就算能夠將至擊殺,那也是絕對會爆發驚天動地的大戰,到那時候若是驚動了內院的院長,恐怕連老師都會是被暴露出來,那可是有些麻煩。。。

再度的嘆息一聲,蕭炎只能先將這擔心收斂而下,把葯鼎緩緩收入納戒,拍了拍手,站起身子來,對著靜室之外緩步行去。

房間之中,赫長老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