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二十七章冤家路窄

第五百二十七章冤家路窄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中央廣場,內院最為龐大的一處場地,平日這廣場並不對外開放。唯有內院舉辦比賽時,文教會將之開啟,而作為內院最勁爆的「強榜」大賽,舉辦地點自然是非此莫屬。

雖然這在中央廣場佔地極廣,但是在今日,卻依然是被無數黑壓壓的人頭所佔滿,放眼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帶著喧嘩聲,四處擴散,最後匯聚成一股,直衝雲宵。

當蕭炎一大群人來到此處時,望著那被擠得極為嚴實的人牆,皆是有些錯愕,不過好在參賽選手有著特殊的通道,而藉助著蕭炎的光。薰兒等人也是免去了那擁擠的麻煩,直接從那被導師把守的特殊通道中,進入到了場中一處視線頗為不錯的高台上。

站在高台上,目光對著下方掃去,只見得那寬敞的場地中,極為整齊的被分割成五個檯子,顯然,這應該便是此次的比賽場地。

蕭炎靠著欄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整個廣場,聽得那些由下方普通看台上響起的陣陣喧嘩聲,眼眸深處,略微火熱了一下,這場比賽,幾乎便是象徵著內院中最為傑出的一批學員間的交鋒,作為從大陸各處匯聚而來的天才,這些參賽者,那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想要從這個競爭力不弱的大賽中脫穎而出,沒有一點底子的話,恐怕只會成為別人向上的踏腳石。

「呵呵,蕭炎哥哥,這場大賽,可比當初那內院選拔賽水平高多了哦。」一旁的薰兒,手臂撐著欄杆,嬌軀在青衣的包裹下,延伸出嬌好的曲線,她偏過頭來,沖著蕭炎笑吟吟的道。

蕭炎點了點頭,懶懶的伸了個懶腰,隨意的道:「這內院本來就是天才雲集之地,能夠在這天才成堆的地方進入前五十名,自然是沒有庸手,這次大賽,就算是我,也得全力以赴,不然的話,怕想要進入前十。還真有些不太可能。」

「蕭炎哥哥一定行的。」淺淺一笑,那張清雅美麗的小臉,卻是有著比蕭炎自己都還要濃烈的信心。

「行不行倒是還不敢肯定,不過獅子博免,尚使全力,如今面對著一群與自己實力相差不多的對手,我自然是要竭盡全力。」蕭炎笑了笑,旋即瞥著薰兒,道:「不過你若是想的話,進入繩梯,應該並不困難,若是施展全部手段的話,我想恐怕能夠與柳擎等人相抗衡。

薰兒微笑不語,在他面前,她很少顯露自己的實力,但若真是有些因此而小覷她的話,握是會付出不小的代價,這個妮子的神秘乃至底牌隱藏程度,即使是蕭炎也是比之不上。

「她有實力卻不上,真是浪費機會。」身後的吳昊撇了撇嘴,很是有些痛心的道,放棄這等與強者戰鬥的機會,在他眼中,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聽說你在兩天前也是躋身進入了「強榜」?」蕭炎斜瞥了吳昊一眼,這個傢伙雖說實力停步在大斗師巔峰的級別,但若是真是徹底施展開的話,蕭炎明白,就算是尋常的一二星斗靈,也並不可能輕易將之擊敗。

「嘿嘿,四十一名,比你足足低了十個名次,希望我們別在大賽開始就遇見。」吳昊嘿嘿笑道,臉龐上倒是隱隱有著一些得意,進入內院僅僅半年時間,便是直接進入「強榜」,雖然這名次並不算高,但這等成就,已經能夠算做是極為拔尖的了,當然,這與蕭炎相比自然是有些差距,但是吳昊本人卻是已經極為滿足,畢竟為了得到這個名次,他不知付出了多少艱辛的汗水。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心中也是有些驚嘆,這個傢伙的天賦的確不凡。若是自己沒有天火三玄彎以及各種凡葯的協助,恐怕如今所取得的成就,也並不會高吳昊多少。

與吳昊再度交談了一會,蕭炎也就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轉過頭。目光在四處掃了掃,卻是發現已經有著不少人出現在了這層高台上。能夠進入這裡的黨員,大多都是參與大賽的選手,其他的,則是如同薰兒等人這般,被參賽者順便帶上來的。

轉頭的目光,在片刻之後忽然停留在了一位擁有著璀璨銀髮的冷艷女子身上,蕭炎微微一怔。目光微動,便是在韓月身旁發現了林修崖,嚴浩等人,似乎自從當日幾人共同在深山尋找了「地心淬體乳」後。便是一直形影不離一般。

在蕭炎發現林修崖等人時,他們幾人的目光也是投射了過來,彼此目光對視,皆是互相笑了笑。

呵呵,蕭炎,希望我們別在大賽一開始便是撞在了一起,那樣的話,可實在是有些尷尬了。以林修崖的氣質,無論身處何地,幾乎便是主角般的存在,因此,聽得他的笑聲,該台周圍,一道道蘊含著各種情緒的目光,也是轉移到了蕭炎的身上。

林學長可是強榜第二,除了紫妍之外,能與你抗衡的人屈指可數,如是比賽開始就遇見,那也只能說是蕭炎倒霉了。蕭炎輕笑了一聲,道。

那可不見得,對於你拿速度,我也是心悸的很啊。林修崖似笑非笑的到,見識過當日蕭炎在出手救韓月時所表現出來的恐怖速度,他可不會小視面前這個看似低調並且人畜無害的學弟。

林修崖的話並未怎麼壓低,因此周圍的一些參賽者,聞言後皆是一怔,以林修崖的實力竟然都要如此說,那這蕭炎的速度,難道真的是極為恐怖不成?

對於周圍那些驚疑的目光,蕭炎並未理會,沖著林修崖笑笑,旋即便是不在這個話題上停留。

對了,前幾日我們又去了一趟深山。與蕭炎笑談了一會,林修崖忽然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