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三十章大賽開始

第五百三十章大賽開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當蕭炎在報出自己的號數時,那白程臉色頓時僵硬,而且那僵硬之餘,甚至還略有一分蒼白。

雖然總是對自己敗於蕭炎手中耿耿於懷,而且或許是因為不願承認的緣故,白程一直將自己失敗的最終原因歸咎於蕭炎吞服了龍力丹之上,不過,在這一霎時,其心中卻是升起了四股極淡的恐懼,似乎,雖然他嘴上並不願承認,可其心中深處,的確實實在在的對蕭炎有著一分恐懼心理。

緊了緊手中的竹籤,白程望著蕭炎嘴角掛著的那抹玩味笑容,臉龐抽了抽,微微低垂下眼睛,那目光猶如一頭孤注一擲的兇狠餓狼般:

泡「該死的混蛋,書這一次就算是拼了命,吧更新也要讓你失去爭奪強榜前十的機會!」

平淡的望著那垂頭的白程,蕭炎把玩著手中的竹籤,心中並未有太多的擔心,在當初身為一星斗靈時,他便是能夠打敗白程,如今實力又是精進不少,勝過他,已經不再需要類似卜次一般,將自己同樣搞得精疲力竭。

在蕭炎之後,又是陸續一此人抽取了竹籤,其中吳昊的對手是一名排在「強榜「四十三名的一星斗靈,這種級別,在榜上僅能算是末端,雖說吳昊實力方才大斗師巔些,可他若是全力以赴的話,勝算不小,而看他那副笑眯眯的模樣,顯然也是為自己的運氣感到慶幸。

當最後一名參賽者在眾目睽睽之下抽籤完畢之後,場中對決順序便是大多已經落定,其中自然是不乏一些垂頭喪氣滿臉無奈的人,因為他們的對手,都是那些排行強榜前面的高手,其中有一名實力達到四星斗靈的傢伙,正好抽到了與柳擎相同的號碼,在號碼報出的那一霎,這個傢伙的臉色瞬間便是灰暗了下來,雖然他的實力在強榜上也能算上中游位置,可與柳擎這等狽尖強者相比,勝算無疑將會達到一個低得足可無視的地步。

而頗為有趣的倒是紫研的一個對手,這傢伙是近段時間強榜風雲上風頭頗勁的一頭黑馬,而且看其模樣,也似乎是那種只知閉關修鍊的人,因此,對於紫研,他倒是不怎麼認識,因此,在瞧得自己對手竟然是一個小女孩後,頓時就在周圍一些看待白痴般的目光中咧嘴不屑的笑了起來,而瞧得這一幕的蕭炎等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等比賽開始的話,或許這個傢伙會立馬哭得天昏地暗吧。

蘇千目光緩緩的掃過全場,瞧得所有參賽者都已經決定順序之後,這才微微點頭,淡淡的蒼老聲音在全場回蕩著:「既然抽籤已經完畢,那麼便請諸位先回到自己的位置吧,比賽順序隨機抽取。」

泡語落,蘇千隨手從面前的一個竹筒中抽出一支竹籤,瞟了一眼,淡淡的道:「七號。」

書聽得蘇千所念號碼,場中參賽者內,頓時便有兩人身體猛的綳直了起來。

吧「藍底竹籤與紅點竹籤七號留下,其餘人,離開場中。」揮了揮手,蘇千命令道。

隨著蘇千備令聲落下,場中眾人頓時閃掠而出,而後在場中留下了兩人。

場中遺留的兩人也是頗懂規矩,在下一刻,便是迅速凝神,臉龐緊繃,淡淡的鬥氣滿溢身軀,各自取出武器,目光尖銳的望著自己的對手。

望著場中逐漸瀰漫的火熱戰意,安靜了許多的看台上,也是再度響起竊竊私語,一些目光,也是在這霎那間變得火熱滾燙了許多,期待已久的強榜大賽,如今終於是要正式的拉開帷幕。

蕭炎與吳昊皆是回到高台,前者與不遠處的林修崖目光對觸了一下,彼此含笑點頭。

「這兩個傢伙一個排名三十五,一個排名三十八,實力都是相差不太遠,這打起來可是有些焦灼了啊。」吳昊望了一眼場中二人,笑著道。

蕭炎隨意的點了點頭,身子斜靠著欄杆,目光懶散的停在場中。

「沒想到蕭炎哥哥的對手又是白程。」董兒掩嘴輕笑道。

手下敗將罷了。」蕭炎淡笑道,目光中有著些許莫名的意味,雖然如今經過自己當初那擂台迎戰,已經很少有人會再說他勝過白程是依靠丹藥之助,可也並未根除,如今再度相遇,正好能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明明白白的證實給所有人看,他能打敗白程第一次,便能打敗他第二次,乃至第三次!

「不過那傢伙對你似乎也很是記恨啊,這次相遇,附是真正的會拼起命來,雖然你不懼他,可也要小心點,萬一被其拼金下打傷,那對你接下來的比賽,可是有些不利。」吳昊皺了皺眉,提醒道。

蕭炎笑著點了點頭,他為人本就謹慎,自然會對這種事小心提防,能否進八強榜前十,可是關係到隕落心炎會不會落進其手中的重要之事,所以,對於這場比賽,他可是抱著一萬叮「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什麼差錯,導致自己計劃出現偏差。

在幾人互相談話間,下方場中的兩人,已經在看台上一陣陣火熱喧嘩聲中猛然對碰,強橫鬥氣彼此接觸,爆發出陣陣低沉的炸響,人影閃掠旬,清脆的金鐵聲響帶著火花不斷的閃現,戰鬥從一開始,便是省略了熱身之塞,直接便是進入真正的火拚之中。

場中兩人一位是火屬性鬥氣,一位則是木屬性鬥氣,雖說後者實力稍強,可猶如鬥氣被克制的因故,倒是在防禦對方攻勢間顯得略有此吃力,而那位火屬性鬥氣的參賽者卻是頗為聰明,深得一鼓作氣的精髓,攻勢展開間,熾熱勁風連綿不絕,淡紅色的鬥氣猶如一簇簇實質火焰在升騰一般,在半空中划起道道弧度,狠狠的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