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三十二章尺法

第五百三十二章尺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寬敞的場地之中,兩道人影遙遙對立,一黑一白,在這淡灰色的場內,顯得格外的耀眼。

「竟然是蕭炎和白程?這兩個傢伙又碰一起了,「嘿嘿,這可有好戲看了,聽說上次敗在稽炎手中後,白程一直對外說是因為蕭炎服用了龍力丹的緣故,如今在這種不準服用丹藥的比賽上遇見,不知道他能不能扳回上一次的失敗?」

「我看怕是很難吧,蕭炎上一次擺擂台可連程南都打敗了去呢,這可也是六七星的斗靈強者啊,實力並不遜色白程」

望著場巾對立的兩人,人山人海的看台上,頓時爆發出了不少竊竊私語,對於這兩個曾經爆發了激烈戰鬥的兩人,內院幾乎大多數人都認識,上一次競技場的戰鬥,奠定了蕭炎強榜上的地位,不過作為失敗者的白程卻是聲望落了不少,如今再次遇見,不得不說是冤家路窄。

對於那在周圍響起的竊竊私語無動於衷,瀟炎手掌微旋,碩大的玄重尺閃掠而出,隨手一揮,一股強猛勁風在身下成形,將地面上一些灰塵吹得四面擴散。

陰冷的注視著蕭炎,瞧得他拿出武器,白程也是取出一桿淡黃色的長槍,槍身微震,以極快的速度猛然抖動,頓時間便是舞出一朵槍花,旋即迅速湮滅,雖說內心深處隱隱有著一分恐懼,不過到了這種時刻,這分恐懼也是隨風消散,現在,只要他能打敗蕭炎,那麼以前那屬於自己的榮耀便會再度歸來,他失去的強榜「排名」也同樣是能夠回來。

「一定要打哦這個混蛋!不惜一切!」咬了咬牙,白程眼神更是森冷了許多,為了這場比賽,他已經打算不擇手段,什麼勿下殺手等等規矩,都去見鬼吧,勝者王敗者寇,只要勝利了,什麼流言蜚語都會自動停止!

蕭炎瞥了一眼對面臉色變幻不定,最後凝固在陰沉的白程,然後便是將目光投向了裁判席上。

察覺到蕭炎目光望來,蘇千緩緩站起身來,而隨著他的站起,場中的喧嘩聲自動的消減了許多,目顧四方,並未有太多的廢話:「第四場比賽,開始!」

話音落下,滿場注視著場中兩人的目光頓時變得滾燙了許多,這場比賽,或許是這屆,強榜」大賽前面幾場中最為精彩的。

當然,變化的不僅是周圍的目光j,場中的瀟炎與白程,也是在這一剩間爆發出兇悍氣勢,一青一黃兩色鬥氣從兩人體內暴涌而出,最後猶如光圈一般,將兩人籠罩而進,兩股由強橫鬥氣而產生的壓迫感蔓延而出,令得一些靠近比賽台的學員呼吸微微一滯。

「不愧是強榜排名靠前的高手,與前面幾場比賽相比,可不止高了一個檔次。」感受著那蔓延的氣勢壓迫,周圍的學員皆是在心中暗自讚歎道。

蕭炎微微扭動著脖子,一股股雄渾鬥氣在經脈之中急速流淌,給身體各處部位帶來源源不斷的充盈力量,手掌緊握著玄重尺,清色鬥氣繚繞其上,偶爾司有著極淡的青色火苗升騰而出,而且每當這縷火焰竄出時,周圍的空司都會出現短暫的扭曲,若是眼力不毒辣之輩,根本難以察覺。

兩人抬頭,四目在場中接觸,火花四濺,各自蘊含著些許冰冷意味。

「咳。」

四道目光緊緊對視,劍拔弩張的氣氛在場中蔓延而出,如此將近一兩分鐘後,一道在場夕響起的咳嗽聲,終於是成為了那壓倒滕恥的最後一根稻草,將這緊繃氣氛,徹底可爆!

「嗤!」

兩道被雄渾鬥氣所包囊的人影,在咳嗽聲響起的那一霎,幾乎是同時如箭松般暴射而出!並且由於速度之快,導致場外不少人都只能看見兩道模糊影子暴射而出,最後在中央處,猶如隕石般,帶著無可比喻的衝擊力,極為震撼眼球的狠狠對撞!

「叮!」

場地中央,兩道模糊人影交錯而過,鋒利的長槍閃電般的刺出,可卻被猶如一面厚實盾牌般的黑尺輕易擋住,頓時,火花四濺,一圈細」、的能量端漪在接觸點擴散而出。

身形交錯霎那,蕭炎面無表情,手中重尺卻是條件反射般的狠狠對著身後掄去,重尺之上所接帶的強烈勁風,直接是將空氣撕裂,尖銳的破風聲響,令得人耳膜刺痛。

「叮,叮,叮!」

重尺揮動司,白程強行扭轉身軀,手中重尺在極短的時間中暴刺出十幾槍,每一槍,都是點在重尺的一個點上,那清脆聲響,幾乎都是凝合成了所個聲音,極為的整齊,與上一次想比,這一次的白程似乎變強了一些。

場地之外,看台上無數人滿臉驚嘆望著那場中閃掠的人影一以他們的眼力,大多都只能看見火花的濺射,以及在兩者武器接觸旬一閃即逝的人影。

「那白程好像變得比上次強了不少。」高台上,林修崖望著場中激烈的戰鬥,忽然皺了皺眉,道。

「的確是強了不少,這次倒不像是吃了什麼丹藥,反而像是突破了等級。」嚴浩沉吟道。

「看來上次敗在蕭炎手中,竟然還讓他得了一些好處啊。」韓月縴手鋒著一縷銀色長發,淡淡的道。

「短暫的進步而已,那一次的戰敗,已經令得他心中出現了陰影,他這次若是真能打敗蕭炎,不僅能將這陰影剔除,日後實力或許會大漲,但若依然失敗的話,他恐怕將會永遠止步於斗靈階別正。」林修崖平淡的道。

「那似乎有些制難。」拂月冷艷的臉頰上浮現一抹極淡的笑容,美眸瞥著場中那道如司跗骨之蛆一般的黑影,道:「短短兩月時間,蕭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