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三十六章大裂劈棺爪

第五百三十六章大裂劈棺爪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三十六章大裂劈棺爪

望著場中那如槍桿般筆直站立的柳擎。滿場都是寂靜無聲,這般態勢,就算是先前紫研出場,也是未曾享受到過,畢竟她雖然是真正的強榜第一,不過由於平日極少露面的緣故,所以其名聲在內院中,卻是比不上柳擎林修崖等人。

柳擎安靜站立場中,也不理會周遭的各色目光,眼眸緩緩閉上,雙臂抱在胸前,等待著自己的對手出場。

『嗤!『

在滿場目光注視下,一道淡藍人影忽然閃掠上台,來者是一名身穿藍衣的青年,年齡約莫在二十四五左右,一張臉龐倒也算得俊秀,不過此時,這張臉龐正布滿著苦澀,這內院之中除了寥寥可數的幾人之外,恐怕其他任何人抽中柳擎做對手,怕也是會這般哭喪吧。

一般說來。在這第一輪抽籤便是遇見柳擎,幾乎便是能說,徹底的失去了進入前十的機會,這個藍衣青年本身實力也並不弱,強榜排名也是在中游位置,不過遇上幾乎半隻腳踏進斗王階別的柳擎,那勝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對於這點,不僅場外學員清楚,就是藍衣青年自己,也是知道,這場比賽,怕是勝少輸多。

『參賽者已到齊,比賽,開始吧。『望著場中對恃的兩人,蘇千一揮手,淡淡的道。

隨著蘇千聲音落下,滿場視線頓時間變得火熱起來,一道道目光中,充滿著期盼。

雖然心中對自己並不抱多少希望,可藍衣青年怎麼說也是能夠名列強榜的高手,這點心理素質倒還是具備,因此,在蘇千宣布比賽開始後,他倒也是緩緩壓制下了心中的慌亂,眼神凝重的望著對面的柳擎。手掌一晃,一柄淡藍長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劍身之上隱隱有著奇異水紋,微微抖動間,宛如活動的一般,頗為奇異。

長劍在手,藍衣青年氣勢也是變得凝實了許多,一股股淡藍色的鬥氣從其體內急速湧出,最後順著手臂,將那長劍也是包裹而進,霎時間,劍身上竟然隱隱傳出海浪翻滾的聲音。

似是感受到對方逐漸凝聚的氣勢,那柳擎也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眼眸,平淡的掃了對方一眼,微微點頭,還好,對方的膽識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般低。

『柳擎學長,讕言領教!『藍衣青年長劍直指柳擎,沉聲道。

微微扭頭,柳擎身體輕抖了抖,體內頓時響起一連竄的骨頭脆響。雙手平攤而出,那對手掌,竟然是有些異於常人的寬大,緩緩曲卷,宛如鋒利手爪。

雙掌隨手在面前交叉撕裂,隱隱間,幾道無形勁風閃掠而下,最後擊打在地板上,留下淺淺的痕迹。

高台上,蕭炎緊盯著柳擎的眼瞳微微收縮了一下,他發現先前柳擎的隨意而為,沒有動用一絲一毫的鬥氣,竟然完全都是依靠的肉體力量......

『這個傢伙,肉體居然也是如此強橫,果然是個強勁對手。『蕭炎輕聲驚嘆道,錘鍊肉體,其艱難程度,比修鍊鬥氣痛苦許多,他若非是藉助諸多藥材外力的話,恐怕也是難以有這般力量,而現在柳擎所展現出來的肉體力量,看來似乎並不比他弱。

在蕭炎驚嘆間,場中那名叫做讕言的青年,也是率先發起了攻擊,他實力並不弱,以蕭炎看來,怕至少也是有四星斗靈實力,這般等級,在內院之中也是屬於佼佼者。此時全力以赴下,那雄渾鬥氣更是猶如海浪般在其身上涌動,細微的海浪聲音,緩緩擴散,傳進所有人耳中。

讕言也清楚自己的對手是何等的棘手,所以他從一開始便是沒有絲毫的保留,鬥氣與速度,都是在身體動的那一霎,施展到極致!

短短几十米的距離,那讕言頃刻間便是閃掠而至,手中長劍被濃郁的藍色鬥氣所包裹,攜帶著濕潤的水氣,狠狠的對著柳擎暴刺而去,鋒利的劍芒在水氣沾染間,顯得格外森冷。

『三鯊刺!『

低喝聲,自讕言喉嚨間傳出,藍色光芒陡然大漲,隱隱間,有著模樣猙獰可怖的鯊頭浮現,巨嘴大張,腥風夾雜著水氣,對著柳擎暴沖而去!

讕言的這記攻擊,幾乎是他短時間內能施展出來的最強攻擊。雖說水系鬥氣並不擅長攻擊力,可在這般雄渾鬥氣配合下,再柔軟的水,也是能夠有著子彈般恐怖的破壞力。

隨著讕言長劍刺出,整片場地都是被布上了一片濕氣,甚至在其腳底下,都是凝聚出了兩團細小的水漬。

面對著讕言這出手就是極為兇悍的攻擊,柳擎臉色依然未有著多大的波動,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長劍,雙掌,卻是緩緩曲捲成了一個頗為奇異的弧度。

『喝!『

攻擊距離眨眼便至。讕言一聲低喝,手中長劍暴刺而出,一道藍色劍芒陡然凝聚成凶鯊形態,張開猙獰巨口,對著柳擎腦袋噬咬而去。

『嗤!『

淡淡的望著暴涌而來的凶鯊劍芒,柳擎曲卷的雙爪猛然湧上一股淡金顏色,右爪驟然探出,猶如一抹閃電般,直接與那道凶鯊劍芒對撞一起!

在兩者對撞瞬間,柳擎手爪卻是變幻出一陣奇異弧度,兩根手指一曲一卷,旋即猛的一夾,那縷兇悍劍芒,居然便是被其牢牢的夾在了雙指之間。

『破!『

一聲厲喝,柳擎手掌之上淡金光芒暴漲,那道劍芒,便是被利馬衝擊得崩潰消散.....

『唰,唰!『

第一道劍芒被破,讕言臉色頓時變了許多,手臂急忙振動,又是兩道劍芒暴射而出,兩道劍芒依然是鯊魚形態,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