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五十九章鍛體之痛

第五百五十九章鍛體之痛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五十九章鍛體之痛

隨著那團無形的火焰鑽進蕭炎等人頭頂。頓時,十一人身體皆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顫抖,緊接著,一張臉龐,猶如火炭般通紅了起來,甚至還有著絲絲白霧,從眾人腦門處滲透而出。

望著十一人那通紅的臉龐,蘇千微微點了點頭,對著兩名長老吩咐道:「看緊點,可別出岔子了。」

兩名長老躬身領命,其中一位灰袍長老嘆息道:「不知道這次,會有幾人能夠成功的扛過來?」

「這種心炎鍛體,可遠非在上面幾層修鍊時的那種心炎可比,那種灼痛,即使意志堅定者,想要熬過來也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蘇千淡淡的道。

另外一名長老苦笑著點了點頭,道:「上一屆熬過來的強榜前十,可只有四人,其餘六人,都是失敗,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內傷。足足調養了兩三月時間,方才痊癒,唉,這心炎鍛體好處固然引人眼饞,可也並不是那麼好享受的啊。」

「看他們各自機緣吧,失敗了也沒什麼,心炎鍛體成功,也只是令得他們日後晉入斗王時要輕鬆一些,並不能達到直接將他們提升到斗王的效果,能夠進入強榜前十,大多都是天賦優秀者,只要不是那種運氣極其背的人,耗費個五年十年的時間,總有機會晉入斗王。」蘇千隨意的道,旋即目光瞥向了身後的那巨大深洞,微微皺眉,道:「最近隕落心炎怎麼樣了?有沒動靜?」

聽得蘇千發問,先前的那名灰袍長老連忙道:「這段時間隕落心炎卻是出奇的平靜,甚至是連一點波動都未曾出現,若非我們探測到它的活動跡象的話,恐怕都會認為它悄悄的逃了。」

「沒有動靜?」聞言,蘇千不但未喜,反而臉色逐漸凝重了起來,這麼多年來,隕落心炎一直在衝擊著封印,怎麼可能會突然間完全沒有了東京?所謂反常既為妖,難道隕落心炎是在醞釀著什麼?

心中轉動著念頭。蘇千臉色卻是越加凝重,片刻後,沉聲道:「封印如何?」

「我們將內院所有長老都是召集了過來,湊了十八名人手,花費了五天時間,已經將以前被衝擊得有些潰散的封印徹底修補完全。」另外一名長老望著蘇千凝重的臉色,笑道:「大長老不用太過擔心,就算第一層封印不幸被破,但這天焚鍊氣塔表層處,還有當初院長大人親自設置的封印,這隕落心炎想要衝破,難度可不小。」

蘇千皺了皺眉,喝斥道:「不要小看隕落心炎,這等異火,是天地間最具毀滅性的力量,經過這般悠長歲月的凝聚,其力更是堪稱恐怖,若是一旦出現差錯,整個內院都會在頃刻間被毀掉,這種代表,我們迦南學院可付不起。」

被蘇千喝斥了一頓。那名長老也是有些慚然。

「多派點人注意一下隕落心炎,一有動靜,立刻發信號,我已經通知了外院,一旦隕落心炎出現問題,便會有人迅速趕來。」蘇千沉聲道。

「是!」兩名長老聞言,連忙恭聲應道。

「還有,這些小傢伙你們也要照看著一點,別出事了,我要去下面最後一層察看一下確切情況。」蘇千話落,身形一動,便是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兩位長老。

........................

痛,深入骨髓的痛!

這就是蕭炎此時的感受,在那團無形火焰進入身體之後,其整個人就猶如被丟進了火爐裡面一般,而且這火,還是從體內燃燒而起,熊熊烈火,熾熱溫度,那勢頭,似乎不把人燒成灰燼就不罷休一般。

白霧裊裊的從頭頂滲透而出,蕭炎體內的經脈,骨骼,乃至血液,似乎也是在此刻變成了透明顏色一般,無形的火焰從身體各處滲出,然後如跗骨之蛆一般,灼燒著體內任何可以灼燒的東西。甚至。連那潛藏在斗晶之中的鬥氣,都是逃不過此劫,雖然蕭炎並不能內視到斗晶之中,不過卻是能夠感受到,斗晶之中的鬥氣,都是猶如沸水一般,不斷的翻騰......

在這種深入骨髓的灼痛中,一分一秒都是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雖然蕭炎恨不得當場昏迷的衝動,但是在那無形火焰的煅燒中,他的感覺器官,似乎反而變得更加敏銳了起來,而這,也是不斷的加劇著疼痛感,這種鍛體,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經過這些年的修習與歷練,蕭炎對自己的意志的韌性頗感信心,並且還因為成功煉化了青蓮地心火,因此對於異火,倒也是有著一點適應,不過繞是如此,他也被這心炎鍛體搞得如此痛苦,難以想像。其他未曾經過適應的人,所受到的灼痛,又將是何種可怕的程度?

熬,咬著牙熬,這是蕭炎心中不斷念叨的話,這種時刻,他也只能用這近乎自我催眠的方法來使得自己能夠堅持到更久。

煎熬的時間,過得總是極其緩慢,不過,隨著這種劇痛的持久,蕭炎倒是逐漸的麻木了下來。在心中對疼痛的關注少了一點後,他終於是能夠分出心來感覺自己體內那在本源心炎的煅燒中,一絲絲的微小變化......

前段時間因為突然飆射兩星實力,而使得略有些虛浮的鬥氣,在這種心炎煅燒中,幾乎在以一個極為喜人的速度變得凝實,蕭炎能夠感覺到,斗晶之中,以前調動鬥氣時的那種虛感,正在迅速消失,斗晶,再度恢復了以往的那種凝實。

骨骼,經脈,乃至肌肉,也是猶如那烈火中的精鋼一般,以一個頗緩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