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六十章隕落心炎爆發

第五百六十章隕落心炎爆發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六十章

天焚鍊氣塔最底層。這裡與上面幾層幾乎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景象,熾熱的溫度升騰在龐大的空間中,乃至於連視線都是有些模糊虛幻,輕輕吸一口氣****,頓時有著吸了一口火焰般的感覺。

火紅的光芒不知從何處滲透而出,將整個空間照得頗為亮堂,在這處空間的中央地帶,也是有著一個極為寬敞的深洞,這深洞洞口,比前面幾層任何一層都要寬大,而且其中也並非是望不見底的黑色,而是充斥著一種淡淡的暗紅,猶如凝固的鮮血一般。

深洞之外,一片肉眼可見的能量罩成圓柱形將之牢牢的封鎖而進,能量罩表面,滿溢著頗為玄奇的各種紋路,宛如蛇過處,留下的彎彎曲曲凹痕般,並且此處的能量罩,也是極其的狂暴,一絲絲雄渾的能量漣漪不斷的擴散而出。甚至隱隱間還有著極為低沉的氣爆聲傳出。

在能量罩之外的不遠處,蘇千盤腿而坐,眼眸似閉非閉,藉助著龐大的鬥氣,意念將整個天焚鍊氣塔最底層都是包裹而進,任何細微的波動,都是逃不出他的感應。

安靜的底層中,突兀的響起淡淡的液體流動的聲音,那聲音,就宛如湖水滾動一般,然而就是這般細微的聲音,卻是令得蘇千凝重的臉色瞬間大變,雙目陡然睜開,兩道宛如利芒的眼光,直射向中央處的深洞,聲音,正是從那裡傳出。

閃電般的站起身來,蘇千身影一動,再次出現時,便已到了深洞邊緣,目光如電芒般,直射向深洞之內,然而半晌之後,先前突然響起的液體流動聲,卻是猶如在此刻完全消失了一般。

眉頭微微皺了皺,蘇千略微遲疑了一下,雙手緩緩貼上面前的那層極為狂暴的能量罩。

足以將任何一名斗王強者輕易震傷的狂暴能量。在蘇千手中,卻是猶如見到主人的寵物一般,迅速的變得安靜了下來,隨著前者雙手緩緩分開,那圓形能量罩也是分開了一個可容人通過的通道。

身形一閃,蘇千瞬間竄進能量罩,雙腳穩穩的立在了那深洞邊緣之上,頓時,一股極為熾熱的溫度,便是迎面撲來,在這種高溫下,即使是以蘇千的實力,也是不敢無視,袖袍一揮間,一股雄渾鬥氣將身體包裹,也是將那熾熱溫度隔絕開去。

做完這些防護,蘇千目光這才投向深洞之中,眼瞳之上,逐漸的覆蓋上一層淡淡的熒光,而在這層熒光下,那不見底的深洞深處。終於是出現了一點點其他景象,那是一片岩漿的海洋,只不過,這裡的岩漿顏色,與尋常岩漿想比,卻是要顯得格外暗紅,就如同在其中摻雜了無數鮮血一般,整個都是透著一股詭異的顏色。

望著那不知道深入地底多遠距離的一角岩漿世界,蘇千臉龐之上的凝重也是越加凝重,雖然明知道隕落心炎的本體便是潛藏在其中,不過在那種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就算是以他的實力,也是不敢輕易闖入,更何況,在其中還隱藏著一頭虎視眈眈,並且具有靈性的隕落心炎。

藉助著眼力的增幅,蘇千能夠模糊的看清一角岩漿世界,充斥眼球的暗紅,看得久了,就是以他的實力,也是感覺到心中有股煩躁在涌動,他清楚,這是隕落心炎在作怪,這種由人心而出現的火焰,最是詭異。

「怎會沒動靜?」岩漿世界中,依然一如既往的平靜,絲毫沒有半點異動的跡象,可在先前,蘇千分明的感受到了一股極其龐大的能量流動。在這沒有其他生命的地底深處,除了那隕落心炎之外,還能有誰具備這般連他都感到震驚的龐大能量?

眉頭緊鎖,以蘇千的實力,自然是清楚,那根本不可能是什麼錯覺,然而現在...

「嘭!」

突兀間,有著細微的聲音悄悄的從岩漿世界中響起,旋即傳過不知道多長的深洞,傳進了蘇千耳中。

這細微的聲音,猶如心臟的跳動聲一般,讓得聞者心臟也是忍不住的隨之一跳。

眼瞳在這一瞬間縮至針尖般大小,蘇千這次能夠確定,下面的岩漿世界中,絕對有著什麼事情即將發生,先前的那道奇異聲音,定然有著一些古怪!

不過雖然知道下方地底處有著事情發生,可蘇千依然是不敢進入其中,畢竟一旦他出事,到時隕落心炎再來個突然爆發,那麼這內院怕是得陷入滅頂之災。

「嘭!」

就在蘇千沉吟間,又是一道低沉的聲音悄然響起,並且。這道聲音,比先前更加嘹亮,那模樣...就猶如有著什麼東西即將破繭而出一般。

袖袍中的拳頭緩緩緊握,蘇千臉色陰晴不定,在暗紅的光芒反射下,顯得略有幾分陰沉。

「嘭!」又是一道類似心臟跳動的聲音,這次,聲音比上次更強。

「嘭!」在這道聲音緊接著五分鐘後,又是一道,然後...三分鐘後,又是一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有些詭異的聲音,跳動的頻率越加急促,到得最後,蘇千有些驚駭的發現,那聲音,竟然已經和自己的心臟跳動聲完全合拍!

「究竟發生了何...」嘴中低聲的喃喃道,蘇千臉色猛然大變,目光駭然的望向那地底岩漿世界中,那裡,一股極為狂暴與磅礴的能量,正在緩緩從岩漿之底湧出,並且,隨著這股狂暴能量的湧起,那岩漿世界中的平靜,也是轟然打破,不知從何處而來的狂風在岩漿之上呼嘯而起,將那岩漿帶動著翻捲起高達十來丈的火色浪潮,旋即重重砸落,那一霎那的轟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