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六十四章呼朋喚友第四更

第五百六十四章呼朋喚友第四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六十四章呼朋喚友

內院綿延山脈之外。一處名為楓城的城市,坐落在此,城市並不大,然而在黑角域中,卻是擁有者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為他,只是因為黑角域的葯皇韓楓居住在此地。

作為黑角域中煉藥術中的第一人,早已經成為六品煉藥師的韓楓,在眾多勢力乃至強者心中,有著頗高的地位,當然,一名六品煉藥師,即使是放眼整個大陸,那也是頗為罕見,就算是尋常斗皇乃至斗宗強者,與之見面,都得客氣三分,畢竟,誰都知道,一位六品煉藥師,擁有者何等的號召力!

楓城。這座城市,便是以韓楓名字而命,這個殊榮,在充斥著混亂與殺戮的黑角域中,僅僅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人能夠享受到,而韓楓,便是其中之一!

城市最中央處,是一片與外面喧嘩的市場截然不同的竹林,這片竹林,有著極為森嚴的防禦,尋常人莫說進入,就是接近到一定範圍,便是會受到無差別的攻擊,每年因為這些緣故被竹林守衛擊殺的人,並不少,因此,這裡雖然幽靜,不過卻也是楓城中很多人心中的禁地。

在竹林深處,有著一座竹樓,蔥鬱的顏色猶如翡翠般,滲透著一種淡淡的竹香。

竹樓之中,一處頗高並且臨窗的竹房中,一位男子盤腿而坐,身著一套煉藥師袍服,在袍服後背,有著一個作工極為精細的「楓」字,此時。男子正沉神在手中的一張藥方之中,心無旁騖的模樣,顯得很是專註。

安靜沉神間,低垂著腦袋的男子猛然間一抬頭,銳利目光,直射向遙遠的北方天際,在那裡,他感受到一股奇異並且隱隱間有些熟悉的異樣能量波動。

眉頭微微皺著,男子面容頗為英俊,略微有些薄的嘴唇緊緊的抿著,有種冷厲的味道,不過也正是如此,方才使得他多出了幾分異樣魅力。

「這種感覺......」手中捲軸緩緩的敲打著額頭,男子輕聲呢喃著。

腦海之中,不斷的閃過無數信息,好半晌後,那敲打著額頭的捲軸猛然僵硬,男子眼芒如電,再度射向能量波動傳出之處,驚疑的聲音帶著幾分錯愕:「這...好像是異火的波動?」

平靜的心境,在這突如其來的能量波動下變得波盪了起來。男子眼眸虛眯,片刻後,眼睛突然緩緩閉上,指尖輕彈,一股猶如清澈湖水般的深藍色火焰,詭異的從男子體內冒探而出,最後將其嚴實的包裹而進。

這深藍色火焰,頗為的奇異,看上去,竟然猶如是一團清澈湖水在流動一般,然而最真實的感官,卻是清楚的告訴人,這並非是一灘水,而是一種火焰......

隨著那深藍色火焰的升騰而起,男子的靈魂力量,卻是在此刻猛然大幅度的增漲,先前那還有模糊的感應,此刻,卻是猶如在身邊涌動一般,極為的清晰.........

「果然是異火!」渾身深藍色的火焰猛的一收,男子豁然站起身來,目光熾熱的盯著遙遠的山脈,片刻後,似是辨認出了什麼,眉頭再次一皺,自語的喃喃道:「能量波動傳來的方位,好像是迦南學院那所謂內院之處吧?難道是他們的?」

雖然他在黑角域中擁有極其龐大的號召力,不過迦南學院卻也是一個龐然大物,一般說來。就算是他也是不願輕易招惹,當然,這種不願招惹,在達到一定的利益時,定然也是會自動消散,就比如...異火的誘惑!

「韓崩!」突兀的轉身,男子沉聲喝道。

聲音剛剛落下,一道宛如鬼魅般的身影便是閃掠而出,最後出現在竹屋中,單膝跪地,聲音雖然嘶啞可卻不失恭敬:「主子有何吩咐?」

「拿著這些令牌,通知地炎宗,八扇門,血宗,還有......讓他們宗主在兩個小時內,趕來「楓城」,我有事需要他們幫忙,另外,這兩張令牌,由你親自送去那個地方,請兩位先生也是來一趟。」男子隨手揮出好幾道造型詭異的令牌,將之甩向跪在地上的人影,而後者也是快若閃電般的將之藉助。剛剛收進納戒,又是兩道一金一銀的令牌,射了過來。

雙手接過這有些特殊的金銀令牌,一直面無表情的人影,臉龐上也是略微有些動容,低聲道:「主子連他們也要請?一般人他們連見都不見,這次請他們,怕主子需要拿出他們心動的東西啊。」

「照我所說去辦就好,我若能達成目的,他們想要的東西,自然不成問題。」男子淡淡的揮手道。

「是!」聞言。那人影也就不再遲疑,恭敬的應了一聲,旋即身影迅速投入黑暗之中,然後消失不見。

望著黑影消失,男子這才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緩步走至窗前,目光眺望著遙遠的山脈,眼瞳中,突然湧上深藍色的火焰。

「異火...呵呵,尋找了好多年,沒想到竟然便是隱藏在那深山之中,只要我能得到第二種異火,並且將之吞噬煉化...那...」一直冷厲的臉龐,突然湧上一股狂熱,男子手掌猛然緊握,剛欲說話,眉頭突然緊皺,手掌捂著胸膛,急促的咳嗽了幾聲,氣息也是在此刻稍稍變得紊亂了一些。

咳嗽持續了半晌,方才緩緩消退,男子深吐了一口氣,咬著牙低聲道:「該死的老傢伙,當年把「焚決」給我修習不就一切沒事了,什麼狗屁的心性不正,我的煉丹天賦,可比你強多了!」話到最後,卻是低了許多,不過從其緊握的拳頭來看,可以想像出其心中的憤怒與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