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五百五十六章殘卷焚決第二更

第五百五十六章殘卷焚決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五十六章殘卷焚決

突如其來的笑聲。直接是令得那響徹而起的歡呼聲噶然而止,無數學員一臉錯愕的望著天空上突然出現的大群人,皆是有些搞不清楚現狀。

天空上,蘇千臉色陰沉的望著破開結鏡出現的一行人,目光緩緩的停在了領先一位身著煉藥師袍服的男子身上,當下,眼睛便是緩緩的虛眯了起來,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黑角域的葯皇韓楓啊。」

「呵呵,大長老客氣了,那名諱,不過是黑角域的朋友隨意送的,可當不得真。」被稱為韓楓的男子,薄薄的嘴唇微微帶起一抹笑容,沖著蘇千微笑道。

「韓楓,這是我迦南學院的地方,你們不請自來,是想幹什麼?」琥乾的臉色同樣是因為韓楓等人的出現變得頗為難堪,身形緩緩升至蘇千身後,沖著韓楓喝道。

「他就是韓楓?」地面上,蕭炎聽得這名字。猛的一怔,旋即低聲驚詫的道,目光不住的打量著這位能夠算做是自己師兄的煉藥大師。

韓楓輕輕一笑,目光卻是瞥向了那破裂的天焚鍊氣塔尖,聲音溫和的道:「異火乃是天地奇物,你們這般將之封印在此,可是有些太過殘忍了點,我身為煉藥師,火焰甚至能說是我們心中的一種信仰,所以,韓楓想請大長老將這異火釋放而出,可不要行這等囚禁之事。」

韓楓此話一出,不僅蘇千等人臉色變得極為怪異,就是在其身後的一干人,也是一臉古怪,他們黑角域的人,殺戮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更別說這什麼狗屁囚禁,而且最重要的...還是那囚禁的東西根本就不是人類,而只是一團火焰而已,雖然這團火焰,擁有著莫大能量。

「真是滑稽的借口,真當我迦南學院的人是三歲小孩不成?」琥乾冷笑了一聲,手一揮,只聽得漫天破風聲響起,旋即將近二十來道背生鬥氣雙翼的人影閃掠而上,虎視眈眈的盯著對面的韓楓一群人。

「想搶異火。就直接明說,拐彎抹角的可不符合你的身份。」蘇千一拂衣袖,目光忽然掃過韓楓背後的一眾造型古怪之人,袖袍中的手掌頓時微微緊了緊,淡淡的道:「呵呵,果然不愧是葯皇啊,連血宗,地炎門,八扇門這些勢力的首領都能請出來,這號召力,黑角域中恐怕也就唯有你一人了吧。」

「呵呵,大長老可真是心直口快之人。」韓楓笑了笑,旋即嘆了一聲,道:「既然大長老也猜出我的目的,那就麻煩通融一下吧,你應該知道異火對於我們煉藥師如何重要,只要你能將異火交於我,不管你開何種條件,我也會儘力辦到。」

蘇千嘴角噙著一抹譏諷,一揮袖袍,嘲笑道:「你韓楓是何為人。我還不清楚?如果是你老師葯尊者來說這話,我還真要考慮考慮,不過你嘛,還是繼續去修鍊幾十年時間吧,我迦南學院能夠屹立在鬥氣大陸這麼多年,可不是憑的虛傳。」

臉龐上的笑容微微收斂,韓楓那充斥著溫和的目光終於是逐漸變得陰冷:「既然大長老不想交,那麼也就別怪韓楓出手硬搶了啊。」話音落下,一股如同水液般的深藍色火焰,猛然自其體內升騰而起,一股熾熱的高溫,緩緩的散發而出。

「異火?!」

深藍色火焰一出現,整片天空都是響起了陣陣驚呼聲,以眾人的眼力,自然是能夠一眼分辨出韓楓火焰的底細。

地面之上,一簇火焰中,蕭炎那緊盯著天空的目光,也是在此刻陡然一縮,輕吸了一口涼氣,喃喃道:「這個傢伙...竟然也是擁有異火!」話音剛剛落下,蕭炎臉色忽然微微一變,他只察覺到手指上的那枚漆黑戒指,在這一霎變得極為熾熱了起來。

強忍著那股灼痛,蕭炎卻是默然不語,在第一次聽見韓楓這個名字時,黑色戒指便是因為葯老靈魂力量的暴動而變得火熱,而如今,這種火熱,也是越加劇烈...

「老師...」蕭炎輕輕的在心中呼喊了一句。

聲音落下好片刻後。葯老的聲音方才帶著一絲低沉緩緩響起:「我沒事,不用擔心,只是沒想到這欺師的叛徒,竟然還能有這種際遇。」

蕭炎輕輕撫摸著漆黑戒指,在心中輕聲道:「放心吧,老師,清理門戶的事,交給我來做...」

「你有這心便行了,現在的你,還不是他的對手,他修鍊時間遠高於你,並且如今他也是擁有異火,所以短時間內,不要與他有衝突。」葯老嘆息道。

蕭炎默默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葯老所說不假,以他如今的本事,不管是在實力還是煉藥師等級上,都是遠遠比不上自己的這位師兄。

「不過...」突然間疑惑的皺了皺眉,蕭炎在心中低聲的道:「老師,我記得尋常煉藥師,頂多只能擁有一種火焰的吧?這韓楓既然有了一種異火,為何還要來搶奪?」

蕭炎的話語一落,葯老便是陷入了沉默。好半晌後,方才有著低沉的嘶啞聲音響起:「因為...他也修習了「焚決」!」

身體猛然僵硬,蕭炎一臉震驚。

「不過他所修習的「焚決」,僅僅只是殘卷。」葯老後面的聲音,方才令得蕭炎稍稍鬆了一口氣。

「殘卷?這是什麼意思?」

「當年他尚還是我弟子時,趁我不備,偷了「焚決」,不過在修習的時候被我發現,因此那倉促間,他也只能得到一小部分的「焚決」功法路線。」似是想起了當年的回憶,葯老的聲音頗有些嘶啞:「不過我也說了。他在煉藥術上